6. 别笑,这就是傅青主治病的传奇故事。 休息一两天就没事了。小伙子回去休息了一天,果然痊愈。

Mixed Accent - - 经典逸趣 -

在小说《七剑下天山》中,梁羽生把傅青主的武功和医术写得神乎其神。《谭瀛》一书记载,傅氏的一个同乡旅居京都,一日突然头部剧痛,太医院某太医诊脉后告诉他:你病不轻,怕在一月之内有生命危险,快回家去吧。患者闻言,急忙打点行装,启程回家。在路上遇到傅氏,傅氏为其诊脉,结果与太医所言极符,于是叹了口气说:“这位太医真是国手,他的诊断一点不错啊。”患者哭求救其一命,傅氏想了一会,说:“你的病有一方或许可治,且试试吧。”嘱咐他寻找青壮年戴旧了的毡帽十余顶,水煎浓汤过滤成膏,早晚各服一次。患者照法服用,经过月余,病果然好了。原来,患者所得是脑髓亏损证,傅氏借用少壮之人脑髓丰满,精气溢蒸帽上,故服之有效。

这种治法,实在不可思议。

傅青主先生处方,十分神奇。比方说,他治疗妇女血崩,用固本止崩汤、平肝开郁止血汤、逐瘀止血汤、青海丸等几个方剂,不去止血而唯补血,又不止补血而更补气。血崩一证,分为气阴两虚、肝气郁结、血瘀、血热等几个类型。傅青主用药有大熟地、白术、黄芪、当归、黑姜、人参。此方以参、芪、术大补其气,以无形固有形;归、地以补阴血,黑姜引血归经,是补中又寓收敛之妙。

关于傅青主先生的治病的故事很多,下面随便举几个例子,估计你看了之后也会和我一样笑出眼泪来。

先说一个穷村民的医案。一个村的男村民,家里很穷。这村民患了伤风感冒,没办法走了两里路,来找傅青主看病。傅青主把了脉看了舌苔,突然说了句:“小伙子,你的病不要紧,现在你家房子着火了。赶快回去救火吧,完事后,你再来,届时我再为你开药”。小伙子一听,了不得啦,撒腿就往家跑。当他大汗淋漓地跑到家,发现家好好的,没有着火啊。先生弄错了。于是,立刻返回,找傅青主开药。傅青主见他回来,望着他头上的汗,说你的病已经好了,不用开药了,你回去吧。经先生这么一说,小伙子也觉得身上轻松多了。只是非常不解地问:你吓得我白跑了一趟,也没有给我开药,怎么病就轻了呢?傅青主微笑着说,你身体很壮实,平时也没有什么病,只是近来气候异常,你不小心伤了风,得了轻微感冒。被我一吓,让你跑了几里地,出了一身汗,病自然就轻了。回去吧,别再受了风,回去喝点热开水,

村民嘛,大都是穷人。看病用贵的药他们也买不起。傅青主所住的村,有个孩子,头上长秃疮,孩子的父亲带着孩子,找傅青主看病。傅青主看了秃疮,就对孩子的父亲说:这样吧,这病得这么治:你带着我,咱们去找有牛的人家去治疗。

孩子的父亲一头雾水,稀里糊涂地领着傅青主,见有牛的人家就进。走了十家,傅青主都说不行,这牛膘肥体壮,摇摇头,不中意。到了第十一家,傅青主看见这头,严重营养不良的样子,骨瘦如柴,正在拉屎。傅青主说:找到了,就在这里治吧。随即抓起一把牛屎,抹在小孩头上。对孩子的父亲说:不要洗掉,过几天就会好的。孩子父亲很不理解,心里直嘀咕,这叫什么药啊,用牛屎治疗。但他知道先生名气大,也不好多嘴。过了几天,孩子头上的牛屎脱落了,秃疮真的不见了。孩子的父亲又惊又喜,赶紧带着小米,向傅青主道谢,并问孩子头上的秃疮,是怎么好的,都没有抓药啊。傅青主说:治秃疮要清热解毒,需要牛黄。牛黄贵啊,你家没钱,哪里能买得起。那瘦牛肯定有了病,病牛嘛,就有了牛黄。病牛拉屎,从粪里总会渗出一些牛黄来。我是为了让你省钱,给你孩子涂了牛粪,所以就好了。孩子的父亲连连道谢。傅青主不仅医术高,更重要的是,医德高。

孙思邈曾经说:“凡大医治病,必当安神定志,无欲无求,先发大慈恻隐之心,誓愿普救含灵之苦。我将学无止境。”傅青主真正践行了“大医精诚”的医道。以德行医,解除患者病痛。

牛黄,说白了,就是牛的结石,能清热解毒、治抽搐,偏瘫。牛黄为什么有此神效?相传是战国时期名医扁鹊发现的。一位邻居中风偏瘫,叫扁鹊来治疗。扁鹊拿出炮制好的青礞石,准备为邻居治病。正碰上该邻居家在杀一头黄牛。扁鹊问邻居,为什么要杀呢?邻居说,黄牛养了多年,最近日见消瘦,不能再耕种了。杀牛的人发现,牛胆里有块结石。扁鹊也很好奇。邻居说,牛生病正是因为牛胆里有结石。扁鹊拿青礞石和牛的结石,放到一起,发现两块石头差不多一样大。

正说着牛结石的话题,邻居的病情加重:双眼上翻,喉中碌碌痰鸣,肢冷气急。扁鹊急忙取出针刺患者穴位,同时

吩咐患者的儿子把青礞石拿来。扁鹊满头大汗地接过石头,研为细末,取用少量给患者灌下。很快,患者停止了抽搐,气息平稳,神志清楚。扁鹊这才放心了。等他收拾东西时,发现青礞石还在桌上,而牛结石不见了。一打听,才知道,他刚刚给患者用的是牛结石。原来,牛结石可以豁痰定惊。于是,他从此就将中药里的青礞石改换为牛结石。几天后,患者竟然奇迹般地康复了。偏瘫的肢体也能够动弹了。牛结石久浸于胆汁中,苦凉入心肝,有清心开窍、镇肝熄风之效。扁鹊想,此结石生于牛身上,凝于肝胆而成黄,于是,称它为牛黄。咱们现在在药店买的安宫牛黄丸主要成分为:牛黄、犀角、麝香、珍珠、黄连、郁金、栀子、雄黄、朱砂等,可用来治疗中风、脑外伤,高热神昏惊厥等。

上面说的都是傅青主为穷人治病的故事,下面说一个他为富人治病的故事。

有一次,山西巡抚蔡大人的母亲得了病,差人去请傅青主。傅青主一听,问,他本人怎么不来?摆官员的臭架子是吧,不去。傅青主素来不和清朝官吏交往,拒绝了。差人好说歹说,说患者不是巡抚本人,是他的老母。傅青主答应去看,但提出三个条件:一是让巡抚亲自来请,二是我坐巡抚的轿子、巡抚跟在轿后,三是打开巡抚衙中门迎我。差人回去如实禀报。巡抚一一答应。到了衙门,傅青主仔细端详了老夫人的面色,不说话。巡抚问:我母患的是什么病?

等老夫人回避后,傅青主才非常肯定地说:老夫人得的是——相思病。

巡抚听了勃然大怒:我忍你很久了!我母虽已早寡,但从未有闲言碎语。你信口胡言,实在欺人太甚。于是,令衙役将傅青主拉出去,重打四十大板。

傅青主淡定地微笑说:大人勿怒,请问一下尊老夫人,再处置我也不迟。此时,巡抚母亲从屏风后出来,对巡抚说:神医!真乃神医!我是前几天翻腾箱子时,偶然翻出你父亲的一双鞋,悲伤了一阵,病就发作了。

巡抚听了转怒为喜,向傅青主道歉,恭恭敬敬地请先生开了方子。

所谓“医者,意也”,并不是凭空臆想。其含义之一就是顺着病人之意而用药,你不能扭着来。比方说,患者是河南郑州人,你用药却告诉他不能吃烩面;患者是南阳人,你却告诉他不能吃新野板面;患者是开封人,你却告诉他不能喝胡辣汤;患者是鹿邑人,你却告诉他不能吃“妈糊”,不能吃辛集的麻花和烧鸡,以及观堂的麻片和月饼,这不是纯心找别扭么? “良药苦口利于病”,这话其实有劝慰的成分。高手用药,良药也未必要苦口,相反煮出来的药,不一定很苦,那口感病人喜欢喝,不至于难以下咽。傅青主用药就是故意顺病人之意而用之。如果病人平常最喜欢吃寒凉之物,就不妨以寒药投之。如果病人平常最喜欢吃甜食,就尽量避免用大苦之药。患者是河南人,你就让他吃面食,吃了面,唇齿留香,病已好了一半。偏让他吃米饭,他的胃也不习惯是吧。河南人嘛,不管吃什么饭,最后不来碗面,给人感觉这顿饭就没吃完似的。随病人之性,在大的方面不违就行。如果一味违其性,病人本来患病胃就虚,再让他吃平时都不肯吃的味道,他岂肯服药?从前的比较有经验的医生,当病人问:可食蜻蜓蝴蝶否?马上回答:可食。这话正顺其意。所谓同气而相求,也就是这个意思。起码他的心情舒畅些。患者如果对你不信任,再好的药,效果也会打折扣。比方说,《伤寒论》第一方——桂枝汤,这是最平稳不过的药吧。“太阳中风,阳浮而阴弱,阳浮者热自发,阴弱者汗自出,啬啬恶寒,淅淅恶风,翕翕发热,鼻鸣干呕者,桂枝汤主之”。当病人受了风寒,身上有汗,脏无他病,时发热自汗出而不愈者,此卫气不和也,先其时发汗则愈,宜桂枝汤。可是,这个病人吃了桂枝汤之后,瞎折腾,喝大酒,该睡觉时就是不睡,那么,再好的药也治不好他的病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