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. 傅青主为“嫉妒不孕”开的方名叫“开郁种玉汤”。

Mixed Accent - - 经典逸趣 -

子嗣繁衍,自古都是家族的大事。在《傅青主女科》当中设有种子专篇,对后世的影响很大。《傅青主女科》证简方明,药量突出,临床效果显著,犹如仲景之方,方简效宏。

傅青主提倡“王道”之法,他注重病症的生理、病理特点及患者体质,提倡医疗与保健相结合。傅青主确定治法以扶正培本为宗旨,强调调气、养血在妇科的重要性,组方严谨,

用药和平。祁尔诚评价傅青主先生:“谈症不落古人窠臼,制方不失古人准绳,用药纯和,无一峻品,辨证详明,一目了然”。已故名医岳美中曾说,看妇科以《济阴纲目》《傅青主女科》为优,特别以傅青主的书为最好,“读傅氏书,须知最大创造发明处就在他的方剂,这是他几十年研究医学经过实践总结出来的经验,万勿忽略”。

一些中医名方,名字就是文化。你看,失笑散,这名字就意味着能令痛者破涕为笑,故谓“失笑散”。失笑散首见于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,由五灵脂和蒲黄组成,其中,五灵脂性味甘温,主入血分,其功专于破血行血,故凡瘀血停滞作痛,在所必用;蒲黄甘平,亦入血分,以清香之气,兼行气分,故能导瘀结而治气血凝滞之痛,二药相须为用,活血祛瘀、散结止痛之功相得益彰。

在《傅青主女科》当中设有种子专篇,共载方有10首,分别是:治疗身瘦不孕的养精种玉汤、胸满不思饮食的并提汤、下部冰冷不孕的温胞饮、胸满少食不孕的温土毓麟汤,还有少腹急迫不孕的宽带汤、嫉妒不孕的开郁种玉汤、肥胖不孕的加味补中益气汤、骨蒸夜热不孕的清骨滋肾汤、腰酸腹胀不孕的升带汤,以及便涩腹胀脚浮肿不孕的化水种子汤。

大家看,傅青主其实是非常重视心理治疗的,他专门将“嫉妒不孕”列出来,而且给这类妇女开的方名就叫“开郁种玉汤”。

打开张仲景的《伤寒论》,在开篇“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上篇”第一条,仲景第一句就说“太阳之为病,脉浮,头项强痛而恶寒”。这是太阳病的一个总纲,接下来,仲景说:“病有发热恶寒者,发于阳也。无热恶寒者,发于阴也。发于阳七日愈。发于阴六日愈。以阳数七,阴数六故也”、“太阳病,头痛,至七日以上自愈者,以行其经尽故也。若欲作再经者,针足阳明,使经不传则愈”、“太阳病,欲解时,从巳至未上”、“中风表解而不了了者,十二日愈”,这里仲景把病好的时辰都讲出来了,这是咱们中华医药独特的诊疗传统:“子午流注”,也叫气血流注。用句通俗易懂的话,这叫“时间医学”,就是说我们身体有自己的生物钟,或者叫生理时钟。

梁冬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一档节目《重新发现中医太美》中,有一期对话倪海厦。其中谈到子午流注问题,倪海厦说:关于子午流注,有个地支歌诀:“肺寅大卯胃辰宫”,肺开寅时,大肠开卯时,胃开辰时;然后“脾巳心午小未中”,就脾脏开巳时,心脏开午时,小肠开未时;“申胱酉肾心包戌”,申时开膀胱,酉时开肾,心包开戌(戌时就是晚上7点

到9点);“亥焦子胆丑肝通”,就是亥时开三焦,子时开胆(就是晚上11点到1点),丑时开肝。这个十二地支落实上面的十二时辰,我们的脏腑,正好配得好好的。这是一个人的循环。换句话说,如果这个东西,我们以科学的证据来看,假设它存在,我们去验证,你会发觉到肺癌的病人呢,过去,仅你现在查完你有肺癌,可是,过去一年,两年来,你可能每天晚上3点钟准时醒过来,到5点钟才能睡。有些人说,中医的理论可以侦测到你肺癌最初期的时候,就可以知道你肺有问题,这个时候我们就要下手预防治疗,这叫“上工治未病”。那下手的方式很多,比如说,针灸。五俞穴,井、荥、俞、经、合,我们的荥穴,井、荥,荥穴呢,是专门调理、校正时间的。比如说这个病人一开始,3点到5点不能睡觉,我们用针灸的话,我们可以扎肺经的荥穴,就是我们的所谓的鱼际穴。这是最初的时候,针灸就可以解决。如果说,每天晚上都1点到3点醒了,我们知道里面的“阴实”正在形成,这个时候我们就用攻坚的药,把阴实清出来,把肝里的毒素清出来。

倪海厦所讲,我未必完全同意,但这个“子午流注”确实有道理。生什么病,吃什么药,什么时辰吃药,中医是很讲究的,有自己的规矩和规律。这个也不难理解,比方说,冬至以后,天冷了,人体对应于天象运行,毛孔封闭,这个时候吃点羊肉之类的进补,时机刚刚好;反之,夏至以后,毛孔张开,这个时候人体就应该泻火和排毒。这就是最简单的“子午流注”,也就是“时间医学”。“时间医学”的根据则是“空间医学”,因为它是根据地球的自转和公转运动而来,就是人顺应天时的表现,也可以理解成顺势疗法。陶渊明的养生方法,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就是中医讲的“子午流注”,就是中医摄生的静性养生观点。老子讲:“致虚极,守静笃”,就是顺应天时,顺应阴阳变化则长寿,违背则夭折。这就是《黄帝内经》中所说的“法于阴阳,和于术数,食饮有节,起居有常”。

《黄帝内经》认为,影响人体健康的因素,除天时气候、地理环境、水质空气等外在因素外,人体自身的精神情态、生活起居、饮食习惯、劳逸房事等内在因素也相当重要。比方说,久视伤血,久卧伤气,久坐伤肉,久立伤骨,久行伤筋。因此,人体养生是全方位的,不能孤立强调某一方面。要想防病健身、延年益寿,就必须采取各种措施进行全方位的综合调摄。正如《灵枢·本神》所说:“故智者之养生也,必顺四时而适寒暑,和喜怒而安居处,节阴阳而调刚柔,如是,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