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. 傅青主用哲学理念看病,其实是治疗人的心病。

Mixed Accent - - 经典逸趣 -

傅青主先生一生曲折,生活困苦,甚至在一个时期里无衣、无食、无住处。他曾经留下一句让写作者相当欣慰的话: “人无百年不死之人,所留在天地间,可以增光岳之气,表五行之灵者,只此文章耳……”。

记得前几年,在山西的一家报纸上,读到侯慧琴采访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钱超尘教授的文章。钱老说:《霜红龛集》中提到一件事情,傅青主先生48岁时被投入大狱,受尽了刑罚,绝食9天之后被释放。当时他已是粒米未进,生命垂危。他的朋友阳曲县一位姓陈的大夫给他开了个方子,用以调养傅青主先生虚弱的身体,但这个方子受到其他大夫的质疑:傅青主先生身体这么弱,为什么方子里没有人参等补药?傅山先生看了方子后却认为此方子开得

好,用了此方后,第二天傅青主先生的元气就恢复了很多。这个记载既说明了傅山先生的谦虚,也说明了他在医学方面的造诣。当时,傅青主先生在狱中还作诗感慨,如果有一天他死了,他的奇方异术还保存在他的“密经”中可留作后人翻阅检查,他将这些著作称做“密经”,这说明在傅青主先生48岁之前他就有许多医学著作。

傅青主先生的医学理论以《黄帝内经》、张仲景的《伤寒杂病论》作为他的理论和方剂学的基础。另外,他对宋朝的医学著作和明朝的医学著作也很有研究。

傅青主先生秉承了“医圣”张仲景的中医学理论。每个药方看似简单,只有几味药,但确能治疗十几种、甚至是几十种不同的疾病。

傅青主与经方学家不同,其使用的方剂往往是独创,这一点与汉代的华佗有相近之处。华佗使用的方子往往是独出心裁,而且有立竿见影之效。《霜红龛集》中记载一个故事。一个妇人怀疑其丈夫有外遇,两人打架生气,结果,妇人肚子绞痛难耐,躺在地上直打滚。丈夫请傅青主先生治病。傅青主没有开方,而是用了心理疗法,嘱咐这个丈夫找个瓦罐,如果妇人犯病,就在妇人床前拿杵子捣瓦罐,至少要捣一千下。丈夫回去一试,捣了还不到一千下,妇人被感动了,说不要再捣了。妇人的病也痊愈了。这个“捣瓦罐”方,完全是傅青主随“意”而用的心理疗法。

傅青主用哲学理念看病,其实是治疗人的心病,以达到自愈的目的。

《傅青主女科》为清代著名医家傅山之代表作,其学术思想独树一帜。傅青主尤擅调经“种子”。《傅青主女科》辨证详明,方药精当,注重调治肾、肝、气血、奇经,理法自成体系。《傅青主女科》又名《女科》。《傅青主女科》分上下两卷,上下卷共77条80证83方。上卷载带下、血崩、鬼胎、调经、种子等五门,每门下又分若干病候,计38条、39症、41方。下卷则包括妊娠、小产、难产、正产、产后诸症,亦五门,共39条、41症、42方。《产后编》上卷包括产后总论、产前产后方症宜忌及产后诸症治法三部,分列为17症;下卷继之而分列26症,并附补篇一章。

我多次翻阅《傅青主女科·种子》,从十证十方的用药特点来看,傅青主的“种子”方,病位必涉胞胎,兼顾奇经带脉。调经注重肝肾,辨证以脏腑辨证为主,以气血阴阳偏失来探究病机。

傅青主善于抓主证,以虚立论,尤重先后二天。结合其所记载的清经散、二地汤、定经汤、止血汤、加味四物、宣郁通经汤、调肝汤等,可以看出傅青主遣方用药的特点,喜欢用白术、人参和巴戟天等,活用芡实、茱萸等,以扶正补虚为主,同时兼以固涩之药。

傅青主在论病审证时着重调肾、肝、脾三脏;灵活运用五行理论,协调脏腑气化“种子”;培补元气,调中健脾,除痰湿之源“种子”;处处以照顾精血为其思想核心,着重扶正毓麟;倡方证对应,独创效方,注重炮制,用药醇和。

傅青主说:“舒肝肾之气,非通经之药也;补肝肾之精,

非利水之品也”。他认为调经应从肝经论治,主张扶正解郁。肝经的病机多见“郁”和“火”。肝郁与肝火既可以互相转化,也可以互相促进,治法以养肝肾阴为首,次而平肝开郁,再次清肝泄火。白芍能养肝脾阴血,养肝阴敛。傅青主疏肝解郁时,常常重用白芍,同时配伍大剂量补益肝肾之当归、熟地黄等,而少佐宣散之柴胡、荆芥等。

傅青主辨治不孕症着重肝脾肾并结合奇经立论,法以补肾调经以“种子”,调中健脾除湿以“种子”,解四经之郁以开胞胎之门。

气血充盛,是妇人经、带、胎、产、乳的物质基础。陈自明认为:“然妇人夹疾无子,皆由劳伤血气生病”。《素问》云: “夫精者,身之本也”。就是说,肾精充盛则月事规律,胎孕得安。脾统血,脾胃化生的水谷精微,经脾“灌四方”,为脏腑之精。肾中精气亦赖于脾的培育充养才可日渐旺盛,施精育胎。故而各脏腑精气充沛皆需脾脏功能正常。脾为气血生化之源,傅青主《种子篇》非常注重治脾思想,注重健脾益气。在种子孕胎中,脾的作用至关重要,无可替代。傅青主尤重先后天之本源,补肾兼以调肝脾。治病求本重扶正,首重气血之盛衰,同时其用药少而平和,主次分明,炮制适宜。

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云:“肾气盛,天癸至,冲脉盛,任脉通,月事以时下,故有子”。傅青主就是根据这个思想,把肾阴阳提到重要地位,在论治不孕症中形成了以补肾为主的精辟见解。

傅氏种子强调调经助孕,经调子嗣。善调肾脾肝心,尤重补肾。善运五行协调脏腑,尤重扶土。重视任督带脉,尤重带脉。

妇科病为什么叫带下病?为什么用带命名呢?这是因为带脉对女人来说太重要了。带脉属奇经八脉之一,“足少阴之证,至腘中,别走太阳而合,上至肾,当十四椎,出属带脉”、

“阴阳总宗筋之会,会于气街,而阳明为之长,皆属于带脉,而络于督脉。故阳明虚,则宗筋纵;带脉不引,故足痿不用”、“带脉者,起于季胁,回身一周”、“带之为病,腹满,腰溶溶若坐水中”。

腰痛是临床上常见痛证之一,表现在腰的一侧或两侧。因腰为肾之府,又足少阴肾经“贯脊属肾”,故腰痛与肾的关系最为密切。督脉“并于脊里”,带脉环绕腰部;足太阳膀胱经“挟脊抵腰中,入循膂,络肾”。因此,腰痛还与督脉、带脉、足太阳经有关。腰痛的原因虽多,总不出外感、内伤两大类。外感为感受风寒,涉水冒雨,久居湿地,劳汗当风,衣着湿

冷,外邪闭阻腰部经脉而作痛。跌仆闪挫,损伤经脉气血,导致筋络气血阻滞,瘀血滞着腰部而发生疼痛。内伤为先天不足,或久病亏损,年高精衰,房事伤精,腰中脉络失养而痛。

有经验的医生常用白术、炙山甲治疗程度不同的腰腿痛患者,疗效比较满意。

带下俱是湿热,而以带名者,因带脉不能约束,而有此病。盖带脉通于任督,任督病带脉始病。带脉者,所以约束胞胎之系也。带脉无力则难以提系,必然胞胎不固。白带乃湿盛而火衰,肝郁而气弱,则脾土受伤,湿土之气下焰,是以脾经不守,不能化荣血以为经水,反变成白滑之物,由阴门直下,欲自禁而不可得也。

治法宜大补脾胃之气,稍佐以舒肝之品,使风木不闭塞于地中,则地气自升腾于天上,脾气健而湿气消,自无白带之患矣。参苓白术散,就是主治脾胃虚弱、纳呆腹胀、便溏泄泻、咳嗽痰多、胸闷脘痞等症的常用方剂,对于治疗溃疡性结肠炎、肠易激综合征等均有良好疗效,有助于消除肠道炎症,恢复脾肠蠕动。

湿为阴邪,具有冷、寒的特性,容易阻滞气机。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云:“诸湿肿满,皆属于脾”。湿邪归脾,易伤脾阳,影响脾胃气机的升降和运化功能,因此会出现胃纳呆滞、脘腹痞闷胀痛、泄泻,甚至小便不利、水肿等症。湿邪致病隐匿,初起症状轻微,患者往往感受到而不自知。由于湿邪使正气生化减少,无法抗邪,从而造成“湿性黏滞”,即湿邪为病,缠绵难愈,病程长而易复发。湿邪引起的疾病很多,湿邪存在于人体的不同部位,可以有不同病症。比如痰湿在肺,就会引起咳嗽、肺炎、支气管炎;痰饮湿邪如果停留在乳房位置,就容易造成乳腺囊肿、甲状腺肿大、淋巴腺肿大;湿气困厄在关节,就会造成关节的麻木、重滞、肿胀,若下肢积水还会造成水肿;如果湿气停留在皮肤,则会引起诸多的皮肤病,如皮肤的肿胀、瘙痒、湿疹渗出。

从中医的角度怎么来祛湿呢?宣上、畅中、导下。

宣上,即在上宣肺,肺为水之上源,肺气肃降,水湿才能下达膀胱;畅中,就要健脾利湿,让脾恢复正常的运化和升降功能,湿气才会化掉;导下,就是要通过利尿把湿气排出体外。此外,还要根据不同患者的个体差异,采取不同的办法辨证施治,如芳香化湿,祛风化湿,苦寒燥湿,淡渗利湿等。

脾益肺(土生金),脾气健运,将饮食精微运输给肺,从而保持肺的功能正常,脾虚精微不升,废浊不降,轻易产生

痰湿,出现痰多、咳嗽等肺的症状,治疗则需健脾化痰,即“培土生金”健脾补肺的方法治疗,往往取得较好的效果。

那么,傅青主是怎么调脾的呢?《傅青主女科》当中有三个补中益气汤加减方,通过分析其病机、药物组成,可以看出傅青主遵的是李东垣原方之补脾之旨,这说明脾病在妇科致病层面上有着基础作用。

《内经》曰:胃为水谷之海。又云:肠胃为市,无物不包,无物不入,寒热温凉皆有之。其为病也不一,故随时证于补中益气汤中,权立四时加减法于后。

从五行学说来看,胃属“燥土”,“喜润恶燥”,“就像干涸的土地一样,希望有水滋润”。从功能上来说,胃主受纳、腐熟水谷。就是说,我们的胃要接受和容纳各种饮食水谷。这些被我们吃进嘴里的饮食水谷,全部容纳于胃中的,由胃来完成运化吸收(腐熟),然后下传给小肠,再经过小肠进一步消化吸收。如果我们吃得太多,胃就会超负荷运转。

肝属木,胃属土,木克土。这个肝如果生气了,就老欺负脾胃。胃的运化功能有赖于肝气的疏泄,“气伤肝”,紧张、焦虑等情绪都容易伤肝,造成肝气不疏。

胃的运化功能得看肝的脸色,肝气疏泄了,胃才能比较好的运化。肝气不疏,胃的运化也会受到影响,从而导致一系列消化道症状,这在中医上叫肝气犯胃。所以说,不要轻易动气,伤肝,又犯胃。心境平和,肝火疏泄,精神矍铄,豁达开朗,心旷神怡,这样才能更好地养肝护胃。心里干净,必不生病。

补中益气汤(丸)是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李东垣创立的中医名方。他提出“内伤脾胃,百病由生”的观点。补中益气汤由黄芪、炙甘草各五分,人参、当归、陈皮、升麻、柴胡、白术各三分组成,主治:“脾胃气虚,少气懒言,四肢无力,困倦少食,不耐劳累,动则气短”等。补中益气汤治疗内伤脾胃之证,是“始得之证”、“始得之则气高而喘,身热而烦,其脉洪大而头痛,或渴不止,皮肤不任风寒而生寒热”。主证是:身热而烦,脉洪大而头痛。临床表现和外感风寒之证相类同,需要认真辨认才能区别。

“脾胃一虚,肺气先绝,故用黄芪以益皮毛而闭腠理,不令自汗,损其元气”。既然李东垣认为自汗会损人元气,那么,补中益气汤加人参补益元气,就顺理成章了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