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.深究当下“喜剧综艺热”背后的“怪状”

Mixed Accent - - 流光飞影 -

现代社会中,大众的消费对象和消费场所都较之此前有着明显的变化,打破了传统的以“生产表现为起点,消费表现为终点,分配和交换表现为中间环节”[7]的社会生产总过程。先前大众的生活理念与消费理念是吃饱、穿暖,现在简单的衣食住行不再是大众日常生活的消费目标,表层的生理需要向更高层次的“审美需要”发展。但是,大众在消费领域更多的是对物质生活的追求。因此,面对经济大潮的冲击与大众的消费倾向,作为艺术门类的喜剧艺术的“生产者”,也不得不调整自己的艺术创作的方式,比如,伪造情感,导致煽情;伪造本真,凸显低俗;伪造纯情、追求快感,这就导致了大众的喜剧综艺节目的“怪状”频出。

(一)伪造情感,导致煽情情感能够成为商品符号进行兜售,这是与当代社会现状分不开的。技术的进步,经济水平的提高,却使人类越来越感受到生活在网格之中。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和大众对“情感”的需求,被电视媒体捕捉到,并将“情感”作为一大卖点,正如阿多诺所说:“现代文化产业就是一种商品的生产,起决定作用的不再是什么灵性的表现或者风格的追求,而是创造需要,占领市场,实现最终的目标——交换原则,即把产品变成一种交换的商品”[8]。运用到各种真人秀的节目之中,比如歌唱比赛被吐槽为“比惨”等等,当然在当下的喜剧综艺节目中,伪造情感,导

致煽情,骗取眼泪和选票,并不少见。

上文在“后情感”的表演性上已经多少涉及到了喜剧综艺节目伪造情感与煽情的内容。再举另一个喜剧综艺的例子:《笑傲江湖》。这个节目类似于歌曲中的选秀节目,因此在表演者的节目之外,节目组更多的是对其身世的曝光。《笑傲江湖》第一季20140309期,一个得了脆骨病的表演者,为观众带来一个悲伤与快乐交融的故事,这与歌曲竞技中“比惨”有什么区别?之后的一期(20140330期),又来了从公务员转行当街头艺人的表演者,不论其演技如何,其身世肯定给观众造成冲击,评委冯小刚称赞其了不起,宋丹丹坦言:“其实人生就这么几十年,你选择非常独特的生存方式,特别好,特别勇敢”[9],很明显的将同期在舞台上卖凉皮调侃大鹏的表演者比了下去。这种“情感的兜售”不仅贯穿三季《笑傲江湖》,还是其他喜剧综艺节目的通病,煽情过剩,待观众觉察过来,只会使节目口碑下滑。这样将“严重影响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识与态度,对整个社会情感层面的积极健康发展来说,无疑是弊远远大于利的”[10]。

(二)伪造本真,凸显低俗本真的情感是纯洁无暇的,大众对其的喜爱与赞赏也是发自内心的。因此,制片方为了收视率,表演者为了得到认可,都在大肆地伪造本真情感。不仅是喜剧综艺节目,相亲综艺节目也“为了一定的节目效果,涉及个人隐私的话题可以被大肆讨

论,嘉宾们要敢说露骨的言语、要敢秀出格的行为,节目中所呈现出的情感特征更是残缺的、不完整的,甚至是为了效果而人为制造的”[11],这样就使得大量的低俗情节凸显出来。低俗搞怪、博人眼球的表演,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长久的,观众会产生“审美”疲劳。

这里的典型代表是以东北喜剧人为圆圈的一帮表演者,他们的师父赵本山因其小品内容“低俗”而退出春晚,已是众人皆知的事情,他们非但没改变表演风格反而变本加厉,风风火火地号称“东北F4”,出没于当下的各大喜剧综艺(《欢乐喜剧人》《喜剧总动员》《笑傲江湖》等等)。小沈阳从《欢乐喜剧人》第二季开赛时信誓旦旦,到第六期的退赛证明了其戏路单一,单靠性别转换是难以长存的(第一期自己扮女装,第二期妻子扮男装,第四期妻子扮男装,第五期自己扮女装)。宋小宝也是活跃的喜剧表演者,凭借着黑肤色、低身高和一句“瞧你那损色(sai)”,在第一季的《欢乐喜剧人》中一直冲到决赛,在第一季的《喜剧总动员》中也陪着跨界演员一起到达决赛,他的《甄嬛后传》《新鹊桥会》等作品无不体现东北喜剧嘲笑别人的缺点短处的特质。文松在第三季《欢乐喜剧人》十二期节目中(《你好打劫》《翡翠西瓜》《不诚不找》《阴阳双捕》《新琅琊榜》等),不变的“娘娘腔”,“稍有不慎”就趴地大哭,可谓是把“大俗”发挥到了极致。

(三)伪造纯情、追求快感快感本身并无贬义,但随着人类进入现代社会,快感一词也被引进了电视领域,约翰·菲斯克把它分为“两种类型,一种是躲避式的快感,倾向于引发冒犯与中伤;另一种是生产诸种意义时所带来的快感,它们围绕的是社会认同与社会关系”[12]。 也正如日本电视学者藤竹晓所说:“大众以电视为桥梁能够接触到以前无法接近的秘密,这个秘密往往被作为人的弱点的社会性暴露而展示在大众面前”[10]。因此,在消费时代的快感就变成了贬义的快感,节目制作商并不关心观众能否从节目中获得艺术享受,而是关心节目的收视率,由此能够满足大众本能欲望的节目,就成为他们热衷的话题。纵观当下的喜剧综艺节目大致可以分为:“偷窥的快感,游戏的快感,狂欢的快感”[13]。

1.偷窥的快感

大部分媒体还是以社会责任为准则的,但也不排除一些被经济利益“冲昏头脑”的娱乐媒体,展示日常生活中最私密和乏味的空间,以此满足大众的偷窥心理,换得高收视率。

首先,在喜剧综艺节目中,隐私的揭露是主动的,这是为配合观众的偷窥心理而生成的。《欢乐喜剧人》与《喜剧总动员》中,贾玲的胖一直被观众和其他表演者调侃,她本人也在《木兰从军》的节目中扮演一个贪吃的傻大妞形象,在《请回答》中主动露腰自我嘲讽。其次,身体与性也是隐藏在偷窥之中的。主要体现在语言上,比如《我为喜剧狂》中的台词:“是啊,您多出名啊,拍过100多部电影,就是现在扫黄不让播”、“没有癞蛤蟆,天鹅也会寂寞”;《笑傲江湖》中的台词:“你一个月工资不到1500,你别想包养女明星”;《中国喜剧星》中的台词:“你们想好了啊,领走这样一个人,很费粮食的”。最后,美丑的强烈对比中,对丑的嘲讽也是偷窥的眼光所在。宋小宝在《美人鱼之恋》中扮演美人鱼,美人鱼,一个充满童话般的名词,在宋小宝极度夸张的造型里,美感荡然无存。

2.游戏的快感

各式各样的游戏规则,也能使观众得到快感。当下的喜剧综艺节目制作中也充分利用了游戏给人带来快感的功能,规定一些游戏规则,比如淘汰制、踢馆制、评委投票制、大众投票制、导师制等等,来满足大众对快感的追求。《中国喜剧星》的导师制;《笑傲江湖》的评委投票与观众投票相结合制;《欢乐喜剧人》的队长制与踢馆制;《喜剧总动员》(第二季)的现场观众投票制,可以看到各大喜剧综艺节目都强调观众的参与、看重观众的意见,这是满足大众快感的一种表现,也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使得节目的关注度、收视率、受益率提高。

3.狂欢的快感

在游戏的快感中已经内涵了狂欢,也就是大众投票的狂欢。

游戏规则、大众投票是一种表现,另一种表现就是大众参加节目的狂欢。就像《超女》《快男》一般,喜剧综艺节目的大众参与也是空前的。《我是喜剧狂》《笑傲江湖》等喜剧综艺节目吸引着

大众的关注和参与,还诞生了大量“段子”:“你是猴子派来的救兵吗?”等等。在喜剧综艺节目中,有的是以明星参与为主,有的是草根民众,都能参与到喜剧中来,这也与喜剧综艺“制作

者”要达到的结果相一致。全民狂欢背后,更多的是经济利益的驱使。

俄罗斯经典默剧《瞧这一家人》剧照。意想不到的惊喜简直让观众觉得没有时间眨眼睛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