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.潮汕文化的生动描写

Mixed Accent - - 小说小评 -

作家孙丽生是有“根”的,作为一名广东潮汕籍的作家,潮汕就是他的文化之“根”。潮汕之于孙丽生的重要性,就如同约克纳帕塔法县之于福克纳,东北高密乡之于莫言,湘西世界之于沈从文一样。作家成长的地理环境将对他的写作产生重大影响,故而沈从文的文字带有“水”性,而莫言的语言则多“糙”性。

地域性是乡土小说的最大特色,尽管,部分乡土小说家在极力提倡“去地域化”,但地域性始终是乡土小说的重要特质。丹纳在《艺术哲学》中有著名的“三要素”说,他认为无论是物质文明还是精神文明,其性质和面貌都取决于种族、时代和环境。

这里,他肯定了“地理环境”的重要性。

潮汕文化历史悠久,又有它的独特性。这篇小说充斥着浓郁的潮汕特点:小说中反复描写了“翰林府”,它作为一个“历史流传物”,沟通着过去与现在,历史与当下。小说里写道:“翰林府是孙肃恭十代前祖宗的府第,建成于清朝乾隆十六年,两百多年来,几乎成了翰林公后人心中的丰碑、精神上的图腾。每逢过年和大节,尤其是翰林公翰林嫲(婆)的诞辰和忌日,都要在府里的拜庭、中厅或者府外的广场,由家族的房长(辈分最高者)和老大(德高望重者)主持仪式,举行隆重祭礼”。由此可见,翰

林府不仅是后人的精神图腾,也是潮汕地区独特的宗族祠堂文化、家族文化的典型代表。

在潮汕农村的“剧变”与“疼痛”中,“翰林府”是一个恒古不变的“精神支柱”,“图腾”一般地存在每个寒门子弟的心中。作者说:“肃恭内心深处,一直将翰林府作为家族昌盛登峰造极的标志,引以为荣,对生为翰林子孙感到无比骄傲”。

“翰林府”是乡村伦理精神的代表,是它的文化内核。正是这个“内核”,支撑着家族伦理,维系着乡村秩序。尽管在“破四旧”中,翰林府风采不再,但仍然延续着它古老的生命力。小说中数次回望“翰林府”就是不断返回“精神深处”。而孙丽生的小说,也正是以退守的姿势不断回到我们的“精神家园”和“灵魂居所”。

除了宗族文化以外,小说还间或渲染着一丝巫魅气息,带有传奇性。“大家都说,三旦‘邪神’(阴阳眼),不仅能看见阳界的一切,还能看见阴间的鬼怪。传得最多的是‘牛牯战鬼救主’的事,飞凤村几乎人尽皆知”。无论是三旦的阴阳眼,还是后来鬼擎长杉入了粟仔的厝等等,这些鬼神传说也是潮汕文化的又一典型。《史记·封禅书》就曾记载:“越人俗鬼……祠天神上帝百鬼”。潮汕文化中有对越文化的继承与保留,而越人又是信巫术和占卜的。

如果说“翰林府”是当地文化乡绅精神的反映,是乡村文化的“立”的一面,那么书中弥漫的巫气、鬼气也是乡村蒙昧文化的一面,是需要“破”的东西。作者如实地写出了一个优缺点并存的潮汕农村,孙丽生没有在笔下写出一个假象的“乌托邦”的乡村图景,而是以写实的方式还原了一个真实的、淳朴与蒙昧并存的潮汕农村图景。

除了宗族文化、鬼神祭祀文化以外,潮汕方言也别具特色。作者在使用书面语的同时夹杂了大量的民间俚语和方言谚语。这样,小说的语言有意为之地含了杂质,使之带有“粗糙”的性质。语言是一个小说家区别于另一个小说家的重要特质。莫言说: “把方言土语融入叙述语言,才是对语言的真正贡献”。孙丽生的小说正是这么做的,如:

豆腐佬、振仁、秀才,三个人是潮汕话说的“蜈蚣、母鸡、蛇——互相制约”,豆腐佬能够搞定振仁这门大炮,振仁的大炮又经常要乱轰秀才,秀才还有点“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”,而豆腐佬很尊重秀才,秀才的话全听。

孙肃恭高兴得卵跌,兴冲冲挑起尿桶到村边的自留地浇菜,浇完“凤坟”菜地,又去浇“饭胡(漏勺)窟”菜地。

他的小说语言具有“原生态”的特色,读起来原汁原味儿,诸如此类比比皆是。总而言之,孙丽生的小说浸透了地道的“潮汕味儿”,这种语言让人物形象更加鲜活生动,也打破了读者的阅读惯性,造成某种“陌生化”的效果,让读者在阅读的时候不仅隔着书本似乎就能闻到海腥味,嗅到泥土味,而且对潮汕文化充满新奇感。

结语

孙丽生的小说《寒门子弟》通过各种人物的典型刻画,以及系列事件的细致描绘,真实地还原与再现了乡土人物生存现状,展现了他们生存的焦灼疼痛等生命状态,体现了作者对底层人物命运的关注、同情与悲悯。作者以写实的手法再现了潮汕乡村青年跳出农门的苦涩与不易,也通过潮汕一隅反映了整个中国农村社会的剧变。

孙丽生的小说在“传统写作”中有着多方面的突破:它糅合地域、乡土、军旅、自传于一体,并纯熟运用书面语和民间方言,体现了作者高度的语言驾驭能力。作者的可贵之处在于他的写作既不服从于商业性,也不服从于政治命令;既非为了塑造高大全的英雄形象,也非为了歌功颂德;他并不效仿当下的时髦写作和时髦用语,丝毫不见花哨和做作,而是返回自身,返回写作的源头。

孙丽生的意义在于——即使身处“后现代”甚嚣尘上的今天,仍以逆流而上的勇气不断回望“精神家园”,返回灵魂深处,坚持以看似笨拙的方式写着小说,以真实的目光打量现实和洞察大地,摆出一个作家最诚恳的姿态,向“传统”致敬。wy

美编敏子 [email protected] 编辑闫莉[email protected]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