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.傅青主:字不如诗,诗不如画,画不如医,医不如人。

Mixed Accent - - 经典逸趣 -

傅青主是明末清初我国著名的诗人、画家、书法家、思 固涩药在治疗女子不孕时配伍使用,多有画龙点睛之效。在想家和医学家。傅氏医著包括:《傅青主女科》《傅青主男科》 《傅青主女科·种子》中,方药多以补益之纯和,少用峻品, 《傅青主男女科》《太原傅科》《女科摘要》等八类医著。

说到傅青主与张仲景的差别,张凤翔在《傅氏女科·序》中这样说:“昔人称张仲景有神思而乏高韵,故以方术名。先生既高韵又饶精思,贤者不可测如是耶?”

青主先生博大精深。《傅青主女科》制方用药的特点为重补慎攻,考究药量比例;燮理脏腑,注意生克配伍;顺畅气血,融合升降行止。尤其在不孕症治疗方面,傅青主先生有独到的贡献。

不孕症作为全世界关注的生殖疑难疾病,是被全世界关注的人类自身生殖健康问题。中医药在治疗不孕症方面有其独特的优势,《傅青主女科》专列种子一门,介绍10种不孕证,从脏腑、气血、经络理论、五行学说对其进行指导,辨证治疗,重视肝脾肾辨证,倡导方证对应。

纵观历代医家对治疗不孕症的理论阐述,并无明确指出配伍固涩药的必要性,而探究《傅青主女科·种子》可知,

收益良好。他在制方用药方面根据女性的特质灵活运用方药。重视脏腑辨证,灵活运用八纲辨证。施治独特,重肝肾,扶脾,调冲任。疏肝解郁,调气血。

傅青主擅高韵,饶精思,精益于女科调经种子,具有鲜明的学术思想,注重脏腑经络气血之间的联系,用药精当,临床效彰。正如《医宗金鉴·凡例》中所说:“医者书不熟则理不明,理不明则识不清,临征游移,漫无定见,药证不合,难以奏效”。

傅青主以脏腑辨证为主、重在肾并与多脏腑有关。运用五行生克理论,子病治母。治法灵活多变,血虚不纯于补血而重补肾精,子病治母,上下同治,上分下消,多经并治。重在辨明病因、寒热虚实。

《伤寒论》《汤液经》《神农本草经》,其实是一脉相传的,都是从草药到草药组合为主线来研究治病。《内经》是从人的生理规律到治病。所以医经派开方常常出人意外,如几十

斤牛肉熬稀烂治痹证、针刺腧穴之类,而经方派则方子有板有眼,往往是XX汤加减。

旧时,常有靠半部《论语》做良相、靠一本《伤寒论》做良医的美谈。这大约与旧时读书人见书就读有关,不论经史子集,还是笔记小说,都能读得津津有味。旧时读书人奉“一事不知,儒者之耻”为座右铭。捧起《黄帝内经》《伤寒论》《本草纲目》等医书,照样读得津津有味。像陆游、苏东坡这样的读书人都能自己开方治病。旧时讲究点的读书人顺手就可以开得出若干常用方子,治感冒、呕吐等小病基本没有问题。故常有“不作良相,即作良医”的自负。

但是,一般读书人毕竟不是华佗、张仲景,开方误人的事情也不少。学医前的自负,那是因为浅薄。行医后的自卑,那是因为知道了天高地厚。古人有个感叹:学医三年,天下无病不可医;行医三年,天下无可治之方。

前段时间看了一本《易演伤寒论》。用《易经》的十二辟卦来解《伤寒论》,令人耳目一新,可惜作者只是易演了通行本的《伤寒论》,作为人为分割了的《伤寒杂病论》之《金匮要略》部分完全没有涉及。真正有系统、博大精深的还是《伤寒论》,可惜真正重视的人并不多。中医有十大名方。其中有四个来自《伤寒论》,即:小青龙汤、小柴胡汤、五苓散、大承气汤。第五个名方是逍遥散,来自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。第六个名方是血府逐瘀汤,来自清代王清任的《医林改错》。之所以叫改错,是因为此书的具体内容,就是对前任各位医家在对人体解剖学定位的纠正。这是其中一部分,另一部分是对前人对气血认识方面的改错,认为气血不仅是构成人体生命的来源,同时也是致病因素。第七个方是补中益气汤,来自《脾胃论》,此书由金朝李东垣所著。第八个方是归脾汤,来自《济生方》,此书是宋代严用和所写。从病症到分析到用药都有详细的记载。这本书收集的方子特别广泛,从汉代到唐宋的许多名家的名方都有记载,既综合了名方,也记载了很多具有使用价值的民间偏方。第九个是六味地黄丸,来自《小儿药证直诀》,此书是由宋代太医钱乙所著,这本书也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儿科著作。书中不仅对儿科的各种病有分析,还记载了儿科的许多病案。第十个是温胆汤。

傅青主辨证以肝、脾、肾三脏立论,处药以培补气血、调理脾胃为主,尤善以活血化瘀法遍治女疾。

孕妇不小心摔倒了,导致胎动不安,孕妇自然害怕流产了。像这种情况,怎么治疗呢?傅青主的治疗原则是:以血养胎,如遇外伤,胎元受戕,瘀血阻滞,血不孕胎,则胎动不

安,只有瘀散,方使胎安。傅青主说:“惟内之气血素亏,故略有闪挫,胎便不安……必须大补气血,而少加以行血之品,则瘀散胎安矣”。处以救损安胎汤,方中所用酒制当归、生地、乳香、没药、苏木,均为活血化瘀之品;白芍虽无活血之效,然用酒炒,亦备行血之性;以白术、人参、炙草补气。颇合孕妇气血素亏,外加跌闪瘀滞之证。

“心(脉)生血”理论属中医五脏生血理论之一,具体包括“心体生血”和“心脏生血”,并通过“化赤”“血精生血”“协助其它脏腑生血”等3个方面发挥生理作用。其病理表现为“心血虚证”、“瘀不生新证”。在治疗上,心血虚证可选炙甘草汤。瘀血在经,不生新血,可选生化汤。生化汤是《傅青主女科》治疗产后病的主方,该方对产前、新产、产后诸病及产后兼症的辨证施药规律别出心裁,论述独辟蹊径。瘀血在络,不生新血,可选大黄虫丸。

傅青主辨治不孕症可归纳为十方十法,以脏腑及经络辨证为主;四诊重问诊而轻舌脉,注重审视患者脾肾状况;条文关键词以“肾”、“虚”相关字词出现次数最高;最常使用药物为补虚。

傅青主根据水火既济、心肾相交的理论,坎离相济,则阴阳交泰。同时,心肾赖于子宫达到交合,水火交济,精神相依,燮理阴阳。因此,傅青主在治疗上注意心肾水火交合,心肾阳气互济,同时,也兼顾他脏对心肾相交的作用。

肾济心(水火相济),肾主水,心主火,肾藏精。正常时,心肾互济,心助肾以阳,肾助心以阴,互相交往,保持平衡状态,中医叫“心肾相交”。如肾水不足,则不能滋润心阳,就会引起心火亢盛的症状,出现“心肾不交证”。治疗应当滋肾水(阴)降心火,使病证得以痊愈。

通过统计分析《傅青主女科·种子》中10首种子方剂的用药规律及单方药量。可以发现,这10首方剂共用药38味,所用药物频率前8位排序为:白术、人参、巴戟天、当归、茯苓、熟地黄、白芍、肉桂。排在第一位的是白术。傅青主喜用白术,扩大了白术在妇科不孕症中的应用,使白术不再局限于健脾燥湿,白术对带脉、胞胎、任督等都有影响。

“黄芩、白术乃安胎圣药”。这个说法始于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。朱丹溪曾言:“黄岑、白术安胎圣药,俗以黄芩为寒而不敢用,盖不知胎孕宜清热凉血,血不妄行,乃能养胎。黄芩乃上、中二焦药,能降火下行,白术能补脾也”。明确提出了黄芩与白术同为安胎圣药之说。《丹溪篡要》云:“安胎清热,条芩(即黄岑)、白术各等分,炒为末,米饮和丸梧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