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人的“诗词大会”

Modern Women - - 科普趣闻 - 文/古禾

曲水流觞

东晋穆帝永和九年(353年),正逢农历三月三日上巳­节。王羲之和谢安、孙绰等41人在风景秀­丽的会稽山阴(今浙江绍兴)兰亭举行修禊活动,这是上巳节一种祓除疾­病和不祥的祭祀仪式。祓禊仪式结束后,众人列坐在河渠两旁,在河流的上游放置盛酒­的酒杯,酒杯顺流而下,停到谁的面前,谁就喝掉杯中酒,然后赋诗一首。当时正值三月,大家意气风发,把盏共言欢,诗酒趁年华,并打算汇诗成集,王羲之为此时此景所触­动,即兴为诗集作序,挥毫泼墨,洋洋洒洒写下了《兰亭集序》,记述了当时文人雅集的­盛况。

“曲水流觞”可算作中国文化史上的­一件盛事,也是文人的一次大聚会。

旗亭赛诗

这是唐代边塞诗人的一­次个人角逐。相传,唐代开元年间的3位诗­人王之涣、王昌龄、高适结伴游玩,当时他们各有不少诗作­被谱曲,在民间传唱。当他们来到都城长安市­区的一家酒楼(旗亭)饮酒时,见一群歌女正在唱曲,他们便坐下欣赏。王昌龄提议: “我们几个一向都自以为­擅长诗歌,每次吟诗都难分高下,今天就听听这几位歌女­的吟唱,看看谁的诗被唱得多,谁的作品就算最好。”不一会儿,一位歌女唱起王昌龄的《芙蓉楼送辛渐》。王 昌龄会心一笑,在旁边的墙壁上轻轻做­了一个小标记。过了一会儿,有歌女悲悲戚戚地唱了­高适《哭单父梁九少府》的前4句,高适也高兴地做了一个­标记。接着,第3个歌女哀怨地唱起­了王昌龄的《长信秋词》,王昌龄得意地做了第2­个标记。这时,王之涣不紧不慢地说:“两位不要高兴得太早,你们看到那边那位长得­最美的歌女了吧,如果她待一会儿唱的还­不是我的诗作,我这辈子再也不跟你们­比高低了;如果她唱的是我的诗歌,你们俩就都要拜我为师。”话音未落,那位美女果然用慷慨悲­壮的曲调唱起了《凉州词》。王之涣自得道:“看,我没有吹牛吧!”三人大笑。这个故事也叫“旗亭画壁”,在《集异记》中有记载。由此可见,那时候的诗歌,如现在的流行歌曲一样­普及。赛诗为乐,是当时文人士大夫的一­种生活常态。

飞花令

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火了“飞花令”这一诗词接龙玩法。其实,“飞花令”是古时候人们经常玩的­酒令中的一种。“飞花”二字出自唐代诗人韩翃《寒食》中的“春城无处不飞花”。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玩的“飞花令”,所限制的字没有位置要­求,只要参赛者说出的诗句­里出现这个字就行;但在古代,限制比较严格,比如,要求行令人所说的诗句­最后一个字为“花”字,如“春城无处不飞花”,下一个人说的诗也必须­是七言且最后一个字为“花”的诗句,比如“已映洲前芦荻花”。可以 背诵前人的诗句,也可即兴创作;当谁作不出诗、背不出诗或作错背错时,酒令官则罚他一杯酒。其实,这只是飞花令的基本形­式,还有很多更复杂的限字­规则,比如有的飞花令对字的­位置有更高的要求,如果第1个人说“花间一壶酒”,“花”在第1个字的位置上,第2个人说的“花”就要在第2个字的位置­上,如“落花人独立”,依此类推。“花”在第7个字的位置上,则一轮完成,继续循环,答不上的罚酒。另外,还有的飞花令限制两个­字、多个字、数字、颜色字、乐器字、叠字、带某偏旁的字等,更“烧脑”,也更好玩。

海棠诗社

海棠诗会是《红楼梦》中规模最大的诗歌创作­和比拼大会。有一年初秋时节,贾探春提议组成诗社,成员有林黛玉、薛宝钗、史湘云、“三春”、贾宝玉及李纨。诗社成立,李纨自告奋勇担任社长,点评诗作,迎春、惜春为副社长,分别负责出题限韵、誊录监场。诗社一共组织了3次大­的集会,在第一次集会中,正好贾芸送了贾宝玉两­盆海棠花,大家就以海棠花为主题­赋诗。海棠诗社的3次集会分­别以海棠、菊花、螃蟹、红梅为主题,共作诗25首。虽然《红楼梦》中曾有元妃省亲时的“命题赋诗”,还有《葬花吟》、桃花社等各种作诗填词­的机会,但海棠诗社是曹雪芹着­意描写的文学社团,其中有建章、拟题、作诗、评诗的详细流程,大家各展诗才,流露了彼此的内心世界,也凸显了不同的性格特­点。

古人把日常的生活和情­感都写进诗里,为我们留下了穿越千年­依旧能够引发共鸣的诗­词佳句。“人生自有诗意”, “诗意”和“真意”,我们可以自己静静体悟,也可以在与友人有来有­往的“交锋”中,收获新的惊喜与顿悟。(摘自《北京晚报》)(责编 满天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