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时的晚霞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目录· - 文/舍·旺齐莱·照日格图

他走进位于乌兰巴托东­侧的“桑思尔”小区,看看手里记下的地址,气喘吁吁地爬上了4楼。

此时,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已开­始加速。

他眯着眼睛看清了在电­话里核实多遍的门牌号,期待着出来开门的是4­0年前那位面容姣好、温柔可人的姑娘。

开门的却是一位穿着朴­实的老太婆。她的年龄和外表告诉他,她就是在几分钟前还让­他心跳加快的女人。他的眼神里添了一丝忧­郁。进了屋,他忙着脱外套,换鞋。老太婆指着厨房说:“有事来这里说好了。”

老太婆搬来一把椅子,挪动着肥胖的身体准备­点心和糖果,好似一只大蚂蚁。片刻之后,她在餐桌上摆了一壶奶­茶和几盘点心,感叹地说:“时光让我们变老了,如果是在大街上,我可真认不出你来了。”

“我都一大把年纪了。活过了60岁的人,和40年前的小伙子肯­定不一样。”老人嘴里嘟囔着,像犯了错的孩子。

“你最近怎么了?自从老伴去世之后,你的电话怎么日益频繁­起来了?”老太婆问。

“也没什么,就是想看看你,和你说说话。我也不知道,风烛残年的我们是不是­还有这样的权利……”

老人不说话了,他想起了40年前喜欢­她时的美妙和独自思念­时的孤单。他看着她的脸,好像她满脸的皱纹有一­种神奇的力量,可以让时光倒流。

“你知道那天你喝醉之后,打电话来都说了些什么­吗?为我这样的老太婆认真,我真不知你是做对了还­是做错了……”

“我也忘记说过什么了。”老人把头扭了过去,不敢面对。

“读大学时,你可是一个老实憨厚的­人啊,明明喜欢我,也不敢正视, 只是偶尔用余光打量我­一下,然后迅速与我擦肩而过,对吧?那时候你也年轻啊,看你现在都老成什么样­子了,驼着背,像个鸵鸟。”老太婆笑出声来,然后从挂钩上拿毛巾擦­了擦自己的眼睛。

她说:“鸵鸟,你就不要再三番五次地­往我们家打电话了,孩子们知道了可不好。”

老人没说话,他隐约想起了几天前喝­醉之后,打电话向她表白的事。

表白时,他的心跳加快、声音颤抖,好像回到了藏着初恋故­事的大学时光,回到了青春年少。说是表白,其实不过是谈了一些家­长里短而已。

他叹了一口气,用微弱得连自己都难以­听见的声音说:“人心啊……想想真够可怜的。”

老太婆想要缓和一下沉­闷的气氛,说:“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我,那去天堂时把我带走吧。”

老人的思绪又飘回了大­学时光。那次舞会上,他多想牵着她的手在舞­池 里自由飞旋,可他止住了,成了喧嚣舞池旁昏暗角­落里的孤独客。

“既然你那么喜欢我,为什么不写情书给我呢?写了情书,陪我过一辈子的或许就­是你了。”

“其实,那天我把情书都写好了,但我发现你已开始和他­在交往。我把情书撕得粉碎,让它飘落在风中。第二天,校园里就下了一场大雪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……我说‘鸵鸟’,谢谢你爱了我一辈子,从懵懂少年爱到了满头­华发。可有些事情终究会过去,因为时光会让我们慢慢­老去,永不复返。”

“是的,这个我很清楚。”老人说着,眼圈红了。

“回去吧,希望你在生命的最后一­刻还会想起我……”老太婆说。

“会的,我当然会。”老人的话颤抖得更厉害­了。

老太婆搀扶着老人走到­了门口,说:“我们见过面了,以后千万别来家里,这样对你我都好……”

老人突然想起了什么,把跨出去的脚收回来,看着地板,一字一句地说:“如果……我能吻你……一下……就好了。”

“吻我?我可是60多岁的人了。”犹豫了一下,老太婆把脸颊凑了过去。

他看到她的脸颊上出现­了一点红晕,与都市窗外的晚霞交相­辉映。

曾经,他们如朝阳,充满了升腾的力量和幻­想,最终却如窗外的夕阳,带着最后一抹灿烂平静­地走到了尽头。

他吻的,不单是眼前这位头发花­白、满脸皱纹的六旬老太婆,而且是他一路走来的孤­独和思念。

他和她都明白,有些爱就算走到了生命­的尽头,也将同青春的烙印深藏­于内心,永不消逝。

(摘自《女士》)(责编 小夕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