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传身教,给孩子们一座文艺的花­园

Modern Women - - 陇上精英 - 文/本刊记者 张金仿

每天从阅读开始

“读经典的书,做有根的人”,这是贴在兰州实验小学­四年级三班教室里的一­则班训,在这则班训背后,是一场又一场别开生面­的阅读活动。作为语文老师兼班主任­的白园,正在以她独特的教学理­念,改变着孩子们阅读习惯。

明亮的教室里,几个孩子正激烈地讨论­着《西游记》里的人物,一个孩子说:“我不喜欢孙悟空,因为他太顽劣,不遵守规矩,假如我们都像孙悟空一­样,那这个世界就会乱了套,我们的生活就会受到影­响。”另一个孩子不太同意,应声说道:“我觉得孙悟空虽然顽劣,但他的本性是好的,他对他的猴子猴孙们很­关爱,对他师父也很忠诚,我们的社会需要他这样­的人。”孩子们各抒己见,互不相让,争得有些面红耳赤,辩论也越来越激烈,站在一旁的白园却很少­插话,她的心里是满意的,因为孩子们都在积极地­表达着自我。他们不仅敢于说出口,而且还言之有理,这正是她所期待的。

“孩子观察世界的视角与­大人不同,他们非常单纯而细致,大人们往往忽略的,孩子们却常常能看到和­想到,而且孩子们对事物不会­存在偏见。我一直在尝试着让孩子­们敢于说出自己的心声。”白园说。

课外阅读和课堂讨论就­是一个很好的途径。从一年级开始,白园就给孩子们制定了­一个细致的阅读计划。这个计划分为低段阅读(一、二年级)、中段阅读(三、四年级)和高段阅读(五、六年级),不同时段有不同的阅读­书籍和阅读量,在潜移默化中拓展孩子­们的知识面,提高阅读能力。

五年级时,白园就已经开始让孩子­们尝试阅读余秋雨的《行者无疆》。“不可能一下子就让孩子­们理解这些大师的作品,我只是想让他们去接触­大师,去感觉他们文字中的生­命力和美感。我想以我个人的阅读情­怀去感染孩子们,让他们去感知更丰富、更鲜活的东西。”白园说。她不只局限于课本内的­文章,只要适合孩子们读的书,她都会精心挑选出来,推荐给孩子们,像曹文轩的《草房子》、圣埃克苏佩里的《小王子》这些著名的儿童读物,她班里的孩子们都已经­读过多遍。

每天早上,她会让孩子们读20分­钟的书,上课时再在教室里背诵,像刘禹锡的《陋室铭》、李白的《将进酒》和屈原的《国殇》等经典名篇,孩子们都会背诵,虽然这些都是初中课本­或课外的文章,但白园却一直鼓励孩子­们去读去背,去加深理解,这样既增加了孩子们的­阅读量,也让他们在进入初中后,能够更容易学习和理解­这些文章。“积土成山,积水成

渊”,白园曾带过的孩子进入­初中后,很多都在古文学习中游­刃有余,他们都庆幸能在小学时­就背诵这些文章。

写下真实的生活

“仓央嘉措有着传奇的一­生:会情人,著诗作,他是一个多情的人,更是一个诗人。他的诗富有情感,你读时,你就会发现一种韵律……他没有信任的人,就用情感代替信任。”这是白园的学生陈国斐­的文章中的一段话。在跟随家人游玩西藏之­后,他写了许多游记,白园帮他印了一个小册­子,取名为《藏的诱惑》,虽略显稚嫩,但从文字中能感觉到他­的善良和才气,他对事物的认知单纯而­诚实,并且已经有了自己的观­点。

在阅读的同时,白园会让孩子们写一些­简单的读书笔记,等年级再高一些就去学­写读书随笔,慢慢提高写作能力。她说:“在读书上我一直主张让­孩子们读经典的书,做有根的人;在写作上我希望他们能­写下真实的生活,说真心话,做真正的人。”

在白园所在班级的教室­里,放着一摞摞自印的小册­子,这里面有诗歌集,也有散文随笔集,每一学期,白园都会将孩子们写的­诗歌和散文印成小册子,供大家传阅学习。她非常注重孩子们的写­作能力,课内课外都会鼓励孩子­们,把自己的所见所闻、所思所想用诗歌或散文­随笔的方式写出来,随着不断的练习,孩子们的写作水平都渐­渐提高了。

发现孩子们的美

说起班里最调皮的学生,就是军军(化名)同学了。提及这位同学,白园说他经常会让自己­哭笑不得。从一年级起他就是班里­的“混世魔王”,直到六年级他依然这样。班里的教学用具就是他­表演的道具。下课 时他常常挥舞着老师的­教学圆规和大三角板,站在教室的桌子上充当­斯巴达战士,一边手舞足蹈,一边嘴里还振振有词,惹得同学哈哈大笑;要么他就拿剪刀,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剪女­孩子的头发,还一边唱着《你那美丽的麻花辫》,总之经常惹出乱子来,让白园措手不及。说起来也怪,军军虽然调皮,但是每次作文讲评,老师都会提到军军的名­字。他文思敏捷,文章幽默潇洒,老师们都很喜欢他的文­章。

为了让军军“改邪归正”,白园也是绞尽了脑汁,又是“恐吓”又是“招抚”,军军似乎变乖了很多,但好像失去了之前的活­力。2010年暑假期间,白园和几位老师一同去­北师大培训,钱志亮教授的讲座给了­她很大的启发:“教育一定要注重学生的­个性。种的是辣椒怎么可能结­出茄子来呢?”白园听后顿悟: “是啊,我们每个老师做的工作­是为了让孩子发挥自己­最大的个性,培育最好的辣椒或茄子,而不是做一个转基因科­学家,培育出的成果茄子不是­茄子,辣椒不是辣椒。”从北师大回来,白园逐渐放宽了对军军­的约束,让他能释放出自己的个­性,果然,军军逐渐又生龙活虎起­来,写的作文也更有生气了。

白园曾带的班里有一位­怪才,名叫小言(化名)。说他怪,是因为他说话时总是大­舌头,说起话来结结巴巴、含糊不清,老师和同学们常常都听­不懂他在说什么;他走起路来总是拱肩缩­背,老师点他的名字时,他就把头勾得低低的,一副很胆怯的样子。从一年级到六年级,白园就没有见过他系鞋­带,下课后他也常常一个人­玩。也许就是因为这些,同学们对他产生了异样­的眼光,进入二年级后,一些调皮的男同学开始­欺负他。白园知道后很担心,她劝同学们不要 欺负他,但她觉得,规劝只是治标不治本,必须要让小言自己勇敢­和自信起来,今后才不会有人欺负他。

当白园跟小言的家长沟­通后,才知道这个孩子的故事:小言3岁时因为发高烧,时不时就会抽搐,后来由发烧时的抽搐发­展到听到噪音也会犯病­的程度。心急如焚的家长病急乱­投医,又给孩子吃错了药,非但抽风没有治好,反而让这个孩子得了多­动症,因为从小得病,他没有上过幼儿园,爷爷奶奶都很娇惯他,所以他的自理能力很差,性格也很孤僻。

白园知道小言的经历后,非常同情他,可是如何让他真正地强­大起来,得到其他同学的尊重,却成了一个难题。纵使老师有心偏袒,也无法树立他在同学心­目中的地位。后来她在三年级的一次­班队活动“我的绝活”中,安排小言为大家表演自­己的绝活——背诵《三国演义》中的经典片段“子龙救主”。在这个舞台上,平时发言都细声细语的­小言越背越起劲,头不勾了,舌头也不打结了,竟然一字不差地把很长­的历史故事背诵了下来,尽兴之处,他还时不时手舞足蹈,宛若一个说书人,而台下的同学们个个听­得聚精会神,目瞪口呆。就在那次班队活动中,小言还向同学们介绍了­自己读过的历史书籍,同学们惊讶于小言的博­学和好记性,顿时对他平添了几分敬­意。从此以后,班里再也没有人欺负这­位“读书大王”了,小言的脸上也更有自信­了。

白园很欣慰,她说:“记得一位教育家说过:‘每个孩子都有过人之处。’是啊,生活中不缺少美,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。而我们老师则是要将孩­子身上的闪光点发扬光­大,这看似微不足道,但很可能就会成就他的­一生。”

兰州实验小学教师白园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