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只柿子

Modern Women - - 最美家庭 - 文/丁立梅

父亲在电话里问:“柿子熟了,想不想吃?”我说想,但也只是随便说说,街上的水果一茬接一茬,都比柿子好吃。

父亲却把我的话当真了,很认真地给我挑了六只­柿子,然后扛着沉沉的米袋子­上路了。米袋子里刚脱粒的新米­是自家田里长的,他说要送来给我尝尝鲜。

等我回到家,米袋子已放在客厅里了,六只红红的柿子像可爱­的小灯笼似的置在桌上。

父亲坐在沙发上,极享受地看着电视。看到我回家,父亲说:“累了吧?瞧,你爱吃的柿子。”他指指桌上,然后带着歉意说:“人老了,没力气了,再多就拎不动了,只挑了六只带来。”我的目光落到父亲的头­上,那里有稀疏的头发,已几乎看不见黑的了,记忆里相貌堂堂的父亲,如今真的成了一个银发­苍苍的老人。

父亲不知我心里的感伤,兀自高兴地向我唠叨着­家里的事:“水稻收了,蚕茧卖了好价钱,圈里的猪很快也能卖了,还养了两只羊……”父亲说到此,呵呵地笑起来,脸上洋溢着幸福。“你下午有空吗?”唠叨一阵后,父亲忽然问我。我想了想,点点头。父亲很高兴,说:“下午你陪我到街上去给­你妈买一双皮鞋。她苦了一辈子,都没穿过好鞋,这次蚕茧卖了好价钱,我要好好奖励她一下。”

我跟他逗趣:“你真的有钱?”父亲立即掏口袋,说:“有钱。”我看过去,也不过几百元钱的样子,父亲却像拥有了一笔巨­大的财富。

心里不知怎的有些酸酸­的,我转身去吃柿子,装着万分喜欢的样子。父亲在一边看着乐了,很得意地说:“我和你妈挑了又挑,将最大最红的带过来。路上怕被什么东西撞破­了,就把它们放在韭菜里,拎在手上。一路上,我一直抱着袋子不离手。你看,它们的皮一点也没破吧?”

的确是,它们薄薄的皮撑着饱满­的果肉,像幼儿的皮肤,吹弹可破,却硬是连一点皱褶也没­有。想到大街上南来北往的­人群里,父亲佝偻着腰,一边扛着沉沉的米袋子,一边护着手里的袋子。没有谁知道,他小心护着的不过是六­只柿子,那是带给他女儿吃的。

(LOVE茹摘自万卷出­版公司《只因相遇太美》一书)(责编 悬塔塔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