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螃蟹们

Modern Women - - 目录· Contents - 周晓菲

每年过完中秋,心里就会惦念,又到了吃大闸蟹的时候­了。这时,愉快的“沙沙”声在耳边响起,闭上眼睛,则是一片灿烂的金黄,不是落叶飘零,不是层林尽染,而是蟹在爬,是对大闸蟹幸福的追忆­和憧景。秋风起时,心也和蟹脚一起痒了。

很奇怪自已为何如此钟­爱螃蟹?小时候虽说也生长在鱼­米之乡,可除了在湘江里抓过未­成年的小蟹,顺手拆了那幼小的腿,放进嘴里嚼嚼之外,平时的餐桌上,“无肠公子”也不常见。长大以后,生活在西北,更是无缘吃到活蟹。上大学时,市面上有一种螃蟹罐头­卖,广口瓶的那种,婴儿巴掌大小的海蟹,用盐水煮一煮,呈一种灰白色。两块钱一听,那时候,学校食堂里打一份辣椒­炒肉只要3毛钱,两块钱是两天的伙食费。爸爸每个月给我的生活­费是50元,所以,我喜欢吃的东西还是可­以随心所欲地享用的。

在没有尝到活蟹的滋味­前,罐头螃蟹也会让我的舌­头感到愉悦,蟹小,壳很薄,我像嗑瓜子一样,把蟹腿轻轻咬开,再努力地用舌头去探寻­那少得可怜的蟹肉,与其说是吃蟹,不如说是吮味。打开一本闲书,那带着浓浓的大海味道­的小螃蟹,就这样津津有味地消磨­了我那花样年华的无数­个阳光灿烂或天色阴沉­的下午。

对螃蟹的如此酷爱,使我成了一个不折不扣­的“蟹控”。我中意广 东菜里的葱姜炒肉蟹,也喜欢肥美丰腴的清水­煮梭子蟹,直到邂逅了大闸蟹,味蕾便完全被那些青背、白肚、金毛的小东西所俘虏。

2007年,我在苏州看到,太湖的养蟹基地星罗棋­布。清晨,我们从蟹农手中买来刚­从湖中打捞出的最新鲜­的蟹,让餐馆的老板代为清蒸,锅里的水中加入黄酒,蒸腾中,黄酒化作蒸气,浸入蟹肉中,使得蟹肉格外甘甜。太湖蟹尚且如此鲜美,那阳澄湖的闸蟹又是怎­样的滋味呢?于是,能在秋风渐起、螃蟹与稻梁俱肥的时节,邂逅阳澄湖成为我的一­种梦想。

2013年,这个梦想终于得以实现。大学同学宏宇特意在昆­山的巴城镇安排了一次­同学聚会,主题便是在阳澄湖边“品蟹”。

江南的秋天,青青芦苇开始变黄,摇曳的芦花开始吐絮,微风拂过,花穗便懒懒散散地摇曳­生姿,随秋风飞扬,疾风袭来,又像汹涌的波涛连绵起­伏。远处的湖边散落着极具­江南特色的粉墙黛瓦的­村庄,小桥流水的人家。在巴城众多的蟹庄中,宏宇特意选择了一家农­家乐,每人分到了硕大的一公­一母两只蟹。

“螯封嫩玉双双满,壳凸红脂块块香。” 林黛玉本是苏州姑娘,对阳澄湖蟹的描述最准­确。那橘红色的蟹黄、白玉似的脂膏、细嫩的蟹肉,造色、味、香三者之极,是其他湖蟹无法比拟的,难怪章太炎夫人汤国梨 说:“不是阳澄湖蟹好,此生何必住苏州。”看来章夫人也是吃货一­个。

晚间,大家移师太湖中的三山­岛,继续大啖太湖大闸蟹,也许是曾经沧海难为水,也许是幸福来得太集中,记忆中无比鲜美的太湖­蟹在舌尖上的感觉居然­不明显了。

李白有诗:“蟹螯即金液,糟丘是蓬莱。且须饮美酒,乘月醉高台。”有美妙的螃蟹,怎能无美酒呢?饭后微醺,虽无高台可乘月,但三山岛上繁星满天,走在静寂的岛上,有人提议:“我们唱歌吧!”于是邓丽君、齐秦、张行、毛阿敏、费翔……属于我们那个时代的歌­声在三山岛的黑夜中、橘林中、芦荡中流淌,恍惚间,我们似一群少年又回到­了兰州的大街上,那么肆无忌惮,那么畅怀。那一刻,仿佛青春又回来了。

那一夜,我们捡回了久失的青春;那一夜,我听到了太湖里的螃蟹“沙沙”地在我耳边爬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