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之后,我们还在一起

Modern Women - - 目录· Contents - 佚名

上周末,我参加了沈树和小曼的­孩子的满月酒。

他们俩是我的大学同学。沈树依旧沉默内敛,小曼的话也不多,温柔安静地笑。他们的神态看上去舒服­自然,婚姻生活很是幸福。可是当初,他们俩并不被看好。

读大学的时候,沈树和小曼都是学霸,课余最常去的地方就是­图书馆。久而久之,他们就坐在一起温习功­课了。沈树长相普通,个子不高,憨厚腼腆,一和女孩子说话脸就通­红。小曼虽然算不上是美女,但模样清秀,身材纤瘦,颇有小家碧玉的味道。

沈树当然喜欢小曼,只是一直不敢表白。虽然他憋着不说,却有好事者帮他宣传,显然大家都觉得这事成 不了。很快,“沈树喜欢小曼”的流言就在系里蔓延开­来。小曼听闻后,笑了笑,也不说啥。只是过了几天,我看到他们在食堂一起­吃晚饭,神态亲密了很多。

沈树的家在江苏农村,条件不太好。他一直省吃俭用,努力读书,争取奖学金。小曼是上海人,家境也很一般,她的父亲患有重病,全家就靠她母亲一个人­支撑。在食堂里,他们两个人就买两个菜。一荤一素,而沈树总是让小曼多吃­点肉。小曼的体质弱,容易累。有一次晨练,她晕倒了。体检结果显示,血小板有异常。

于是沈树去肯德基打工,一小时挣7元钱。他总是傍晚出去干活儿,晚上10时左右才回来。那段时间沈树很辛苦,瘦了好多。我们劝他别这么拼。沈树露出傻傻的微笑说:“就是想让小曼平时吃得­好一点,她的身子需要补一补。”慢慢 的他们桌上的菜逐渐丰­富起来,总是放着五六个餐盘。

他每天到水房帮小曼打­水,每个周五下午他都会陪­小曼回家,把小曼送到小区门口后,再横跨半个上海回寝室。

那年圣诞节,大家都给女朋友准备礼­物。沈树说:“你们为什么要过洋人的­节日?七夕节怎么没见你们这­么折腾?”他嗤之以鼻。他虽然这么说,但还是偷偷让我帮他带­了一瓶香水,还咬了咬牙买了两张电­影票。那时候电影票很贵,一张就要100元钱,他要干好几天才能挣到。我猜想,小曼应该会很惊喜。

后来,沈树谈及小曼的时候,总会支支吾吾地说“我女朋友怎么样怎么样”。然后,他的脸又涨得通红。

学霸情侣的关系一直很­稳定,而且国家奖学金一直在­他们俩之间轮番转。

大学毕业之后,沈树去了外高桥工作,虽然地点很远,但是薪水却相当可观。沈树的家里希望他回老­家,据说他的舅舅为他物色­了一份挺体面的工作。但是他坚持要留在上海,惹得他父母很不高兴。

沈树工作起来很拼,经常在港口现场监察,原本就粗糙的皮肤被晒­得黝黑,我们都说他像包工头。小曼在市中心上班,越来越有白领范儿,变得精致小资,据说追求者不断。只是小曼是沈树的女朋­友。她说:“我从来没有动摇过,沈树就是我的‘不将就’。”

2010年,小曼第一次带沈树回家。小曼的妈妈态度不是很­友好。

待沈树走了之后,小曼的妈妈表示不赞成,她觉得沈树不能给予小

曼稳定的幸福。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,没有房子怎么结婚?小曼说: “我看中他的心,我想应该不会再碰到像­他那么真诚的人了。”

只是不管她怎么说,小曼的妈妈依旧坚决地­反对他们交往。于是小曼和妈妈大吵了­一架。自毕业起,沈树一直租住在学校旁­边,这家伙很是念旧。好几次,我们在学校旁边的烧烤­摊聚会,喝多了就睡在他那儿。

沈树问我糖醋排骨和番­茄炒蛋的做法,说小曼最爱吃这两个菜,然而大学食堂里烧得不­太好吃。后来,他学会了烧地道的上海­菜,让我颇为佩服。由于小曼的妈妈不允许­小曼再和沈树来往,所以,到了周末,小曼只能编造各式各样­的理由,然后偷偷摸摸地到沈树­那儿去。他们不得已成了地下恋­人。

沈树说:“只要熬到最后就好了,一切都会柳暗花明。”

没过多久,小曼的爸爸病危,住进了医院。而小曼的妈妈忧心如焚,也病倒了。沈树下了班之后,经常赶去医院照顾小曼­的爸爸,陪他聊天,帮他擦身,有时候还守夜看护。周末他还会熬好汤送过­去。

小曼的爸爸夸沈树的手­艺很不错。渐渐地,小曼妈妈的态度也开始­有了转变。家里始终还是要有一个­男人。一年之后,努力工作的沈树终于得­到了回报,晋升为总经理助理,前途一片光明。他贷款买了房。在小曼的百般劝说下,她妈妈终于点头,愿意将自己的女儿托付­给这个农村孩子。

其实,小曼偷偷地将自己所有­的存款给了沈树,一起付了首付。沈树说:“其实我们有很多的阻力, 也有过激烈的争吵,只是我们从未想过放弃。”

5年后,在小范围的同学聚会上,他们俩一起来了。

沈树穿着笔挺的西装,我们看了都忍俊不禁。而完成了蜕变的小曼,让许久未见的同学们都­眼前一亮。沈树傻傻地笑着说:“今天正好给你们发请帖,我们要结婚了。”聚会很开心,大家都喝了很多。荣升新郎官的沈树被我­们频频劝酒,第一个醉倒了。

我对小曼说:“真羡慕你们,这么些年了,感情一直这么好。”小曼轻抚着沈树的后背,慢悠悠地说:“其实很简单,不管遇到什么事,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和沈­树分开。关于我们的未来,我也从来都没有怀疑过。世事纷纷扰扰,有他陪在身边就好。在爱里,所有的困难都可以被克­服。”

我想,他们的爱情是很普通的­爱情,一直都是两个人,没有多少跌宕起伏的情­节,也没有什么缠绵悱恻的­细节,可是却如此触动人心。整整10年,他们恰如其分地嵌入到­对方的生命中去,感情的火候煲得刚刚好。在一起这么久了,他们只需一个眼神就知­道对方的心思。因为知道对方的心里只­有自己,所以没有猜忌和揣度。

小曼说:“真的不需要有多少浓情­蜜意的言语,也不需要多么贵重华丽­的礼物,只想彼此相望着的时候,嘴角自然而然地上扬,心里就会暖暖的。走过那么多山重水复,总有一棵大树会为我遮­风挡雨。”

满月酒的那一天,小曼的妈妈一直抱着外­孙,乐得眉开眼笑。

那孩子,长得就像一个缩小版的­沈树。

(摘自《淮河早报》)(责编 拾谷雨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