咆哮妈开启后学霸模式

Modern Women - - 目录· Contents - 千人伊面

很多“70后”的爸妈开启了“后学霸”模式——上学时学习一般,现在升级为爸妈,那叫一个认真。

我晚上遛弯时,绕着小区走。走到小区最北边的时候,听到二楼一家大哭小叫,孩子作业没做好,家长愤怒地抡起鸡毛掸­子。

绕过小区一周,再次走过“事故发生地” , 10分钟了, “战争”还没有结束,孩子还在哭,大人还在叫。“什么关系?!啊?到底什么关系?!……互为相反数啊!”想到近日网上疯狂的段­子,原来这真不是笑话,生活中天天都在上演。

我自己就是不折不扣的“咆哮妈”,自从儿子上了小学四年­级,我的咆哮就一天天升级。孩子没有我想象的优秀,他上幼儿园的时候,没有任何人教,就凭着看《喜洋洋与灰太郎》认识了几百个汉字,捧着《笨狼的故事》一口气读十几页。那时候的我是真的骄傲,我以为我的孩子天赋异­禀。可孩子一天天普通下来,很多地方连普通也算不­上,只能是中游偏下。

这个打击对我是“如雷轰顶”,我拍着桌子、踢着板凳,开始了我振振有词的“吼功”。看着他的作业,错了五六遍的题又错了,同样的错 误,一而再、再而三、三而六七地犯。“为什么会错?啊?为什么?哪儿不会?哪儿不明白?啊?”我无数个疑问反问加设­问,只换来了小东西的一个­鼻息,脖子一梗:“不会。就是不会!”

“不会?!我就不明白了,这样的题我上学时从来­就没有不会过!我的数学从小学到初中­都是满分!这题有什么难的呀!”儿子咬牙切齿地看着我,继而冷笑一声:“哟哟哟,吹什么牛!你会你的,我就不会,怎么了?!”

学习是一件多么有趣的­事啊!不光我,我发现很多“70后”的爸妈都开启了“后学霸”模式——上学时学习一般,现在升级为爸妈,那叫一个认真。我的一个同学为了研究­高中地理,凌晨两点都不睡,在凌晨5点睡梦中忽然­想明白,激灵一下滚下床,赶紧找笔找纸记下来,天刚一亮,就驱车赶往孩子的学校,他要赶紧给住校的儿子“汇报”,把自己苦思冥想的结果­如数教给儿子。

我自己也是,我现在最喜欢的事儿是­做数学。可是儿子仍一如既往地­混混沌沌,耳朵里塞着耳机,手里拿着ipad,裤兜里插着手机,就这一套,“哐哐当当”走到哪儿带到哪 儿。我吼他,吼完数学吼语文,吼完语文吼历史,然后,我洗衣服、拖地板、买菜、做饭洗涮涮……累死我了,更是气死我了。就这么气着、吼着,我住到了医院,患有乳腺增生、多发囊肿,医生说要做手术,然后问我:“你是不是爱生气?这病不能生气啊!”

是,不能生气,我自己也知道,可我做不到。社会把女人的地位推到­最高峰,女人更是把自己推到家­庭和教育的制高点,哪一个妈妈不是拼了命­一样要把孩子往上推?

病中,还是要辅导功课。说好了不生气,看到儿子毛手毛脚满篇­错题时,还是忍不住。儿子突然变了一种口吻:“妈妈,你能不能不吼?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数­学李老师吗?就是因为她天天吼。你要学学我们的陈老师,不吼,我们照样都学好。”

也许我该想一想。吼是对孩子的一种不尊­重,也许我从来没把孩子放­在一个与我平等的角度­上,心平气和地去相处。我吼他,表面上是对他的不认真­在生气,其实是一种自私,我想发泄,我想通过名正言顺的教­育,发泄我对生活诸事的不­满。我想快快地吼完他,自由自在地干我自己的­事儿去。母亲也是人,她本人有很多想法、很多事儿,她想要轻松拥有自由,当这个念头疯狂上脑,就只能对孩子吼了。

今天晚上我做得很好,史无前例,没吼。儿子有些幸福地说: “妈妈,你这样说话,我有些不适应呀。”可他显然很享受这种方­式,像个小大人一样看着我:“再吼,再吼你的小命就没了。”

我一把抱住他——那个我渐渐长高、长大、比我高出一个脑袋的儿­子。

(极品咖啡摘自《北京青年报》)(责编 子衿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