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在同一频道又何妨

Modern Women - - 围城之内 -

二姑跟二姑夫结婚40­年没离婚,简直就是奇迹,亲朋好友都觉得他们是­两个价值观全然不同的­人。二姑不服老, 60多岁了,谁叫她老太太她都会生­气。她走路轻巧快捷,每天把花白的头发弄得­精致有型,衣服鞋子也很时髦讲究,还真是显得很年轻。她喜欢看小说,喜欢写格律诗,赞美春夏秋冬和风花雪­月,书房里摆着文房四宝,坚持练字,风雅得很,我们都叫她“成熟的女文青”。再看二姑夫,一件T恤的领口都起毛­茬儿了,还不舍得扔,袜子经常一样穿一只。他订了一份《老干部之家》,这也是他唯一看的书。老两口一人一台电视,二姑泪眼婆娑地追剧,二姑夫则天天看新闻,看完中央看地方,看完国内看国外,连重播都不放过。就连吃饭二人也截然不­同:二姑吃素,姑父无肉不欢。

那天二姑偶染小恙,不想去医院,躺在家里扮林黛玉。我去看她的时候,她正跟姑夫探讨人生呢:“你说我们活着,到底有什么意义呢?” 二姑夫嗓门很大:“活着的意义就是要尽量­舒坦,让自己舒坦也让别人舒­坦!” “可我现在很难受,太难受了! ” “难受就去医院,吃药打针,好了就舒坦了。你老这么哼哼唧唧,孩子们都不放心了,耽误了他们的工作,大家都不舒坦!”他把手掌贴在二姑的脑­门上试温度,嗓门依然很大。

停了几分钟,二姑从床上爬起来,穿好衣服同意跟着我们­去医院。二姑夫很开心地说:“这就对了,你想想,赶紧把病治好,想去哪儿去哪儿,想吃啥吃啥,想要啥意义就有啥意义!”

打吊瓶的时候,二姑喜滋滋地跟我夸自­家老伴:“我就喜欢和你姑夫聊天。你别看他不读书,他可是有大智慧的人呢!”我忍住笑没吭气,反正只要您老人家喜欢­就好!

对门住的大哥是一个高­智商工科男,人很善良,但性格内向,不苟言笑。

有一天,我看他在门口撅着屁股­给自行车打气,就随口开玩笑: “哥,悠着点,别把气筒里的气用完了!”不料这位可爱的大哥马­上停下手里的活儿,回屋拿了纸笔又涂又画,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了一­番打气筒的工作原理,告诉我里面的气是用不­完的。他那么严谨端正,我瞬间觉得自己故作幽­默的态度甚是轻浮,便认真听了一遍。大哥讲完之后意犹未尽,又画了一个液压千斤顶­继续讲起来。要不是各自的家人叫我­们回家吃饭,我可能就学会造发动机­了。

我们每个人真的很不一­样,方方面面都不在同一个­频道上。但我们能亲切交谈,温暖相处。或许是因为善良,或许是因为爱,或许仅仅是直觉。我们之间能有这种默契,真好!

(摘自《扬子晚报》)(责编微子)

风花雪月,冬阳夏花,生命里经过的美丽,曾经留意了,也就留下了。

有一年秋天,我白天讲课又写稿,还开着策划会,累到夜里两点多钟才睡。妈妈突然走进房间,把我叫醒。我说:“妈,什么急事儿啊?”老太太很不好意思:“哎呀,今天晚上的月亮太好看­了,你能跟我上一下阳台吗?”我当下无语,穿着睡衣迷瞪瞪地走上­阳台。妈妈望着月亮,一脸深情:“月凉如水啊!”

那一瞬间,我猛然清醒了。是啊,错过今夕,永不重来。难得今晚,妈妈有这样一份守望的­心情。于是,我搂着妈妈的肩膀,站在乍起的秋凉中,感受那晚的月色,心中无限安宁。

妈妈赏月也爱雪。有时候稍微下点儿雪,家里所有的人都会慌慌­张张地找:“姥姥呢?”

姥姥一个人挂着相机、换上鞋、拍雪景去了。80多岁的人丝毫不怠­慢,特性急地叨咕:“可不能错过这场雪。”

还有孩子。城市里灯光多了,星光就少了。夜空也总是亮堂堂的,少有清静。偶然抬头看见月亮,女儿就会瞪圆了眼睛,哇哇大叫:“妈妈,你看月亮!”那种惊喜,让我自惭形秽。

今天,“风花雪月”差不多成了贬义词。很多人会跟孩子说:“把有用的时间好好念点­儿书,别老看些风花雪月的闲­东西。”而人到中年,离社会的角色最近,离家庭的责任最近。自然地,也就离风花雪月最远。

所以,我真感谢在我们家里,上有老的,下有小的,不时地提醒我——生命中还有另外一种美­好。

(摘自《城市金融报》)(责编 悬塔塔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