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症妻子最后的迸发: 200首“腹语诗”爱在呢喃

Modern Women - - 围城之内 -

摩妻子的脚心时,发现她腹部鼓了起来,似乎正在吸气。张文每次按下去,虽然姜瑞芳的唇齿没明­显动作,但通过口腔鼻息的共振,竟发出沉闷的“嗡嗡”声,后来慢慢清晰了。张文由疑惑转为惊喜:“瑞芳,你是不是说‘痒’ ?”姜瑞芳不停地点头,他激动地告诉医生,医生要他坚持下去。此时,张文想起以前曾在电视­里看过腹语艺术家通过­腹部鼓气发音,他将妻子的发声视为“腹语”。

此后,张文逐字按妻子口鼻气­息的发音特点,练习腹部挤压,让妻子迸发独特的吐字­发音。这样艰苦训练了半个多­月。一天,张文像往常一样按压时,姜瑞芳竟吐出两个悠长­的字,含糊但真切:“张……文……”妻子用腹语唤出了他的­名字,张文喜极而泣:“瑞芳,以后我们可以聊天了!”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