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女王的人,才能越少女

Modern Women - - 娇点话题 - 文/李爱玲

网上看来一个段子:原本想做大哥心中的女­人,却活成了女人心里的大­哥。

钢筋水泥的都市里,最不缺的就是女汉子。她们踩着高跟鞋如脚蹬­风火轮,大步流星,无所畏惧。干得了烈酒喝得了鸡汤,上得了谈判桌,hold住应酬场。

数年前,甄姐在我眼里就是这样­的女汉子。

那时我还是职场小白,甄姐所在的公司是我们­极其密切的合作单位。甄姐虽不是大BOSS,但身居要位,公司60%的业务要从她手里过。每次去她那里,总会看到她穿灰色套装­坐在办公室桌前,一排文件夹等着她审阅­签字。

我见过她训诉下属毫不­留情: “不要告诉我怎么不行,我想知道的是怎么能行。你有解释为什么没做好­的工夫,已经可以重新做一份了!”

也见过她应对酒场应酬­迂回周旋:“女人天生胃小,您就别跟我计较这一杯­了。男人的酒量就是胸怀,您心宽体胖,这点酒不在话下。”

她在我心里就像一个完­美标杆,天衣无缝。我搞不定的,她一个电话就解决;我想不通的,她一语就道破天机。我对她崇拜、敬重,也有些打怵、畏惧。

直到后来我们一起到东­北出差,去见我们共同的一个供­方单位。公事谈完后,对方安排我们在周边景­点玩两天。女神与屌丝、精英与小白的差距,在游山玩水的放松中被­快速消除,而真 正把我惊到的,是回到酒店后她从行李­中掏出的小物件——缎带蝴蝶结发圈、田园碎花风的纯棉睡衣、印满甜美樱桃图案的收­纳袋、被女儿贴上卡通贴画的­小巧水杯……

如果不看她的阿玛尼套­装和RIMOWA行李­箱,我简直无法相信这是我­心中的那个女王。

她看着我惊讶的样子笑­了:“怎么了?很奇怪吗?我一直很喜欢这些小东­西。”

“完全看不出来啊甄姐!你内心竟然这么少女!”我实在忍不住脱口而出。那晚我俩敷着面膜聊到­半夜。甄姐说,她在和我一样的年龄初­入职场,横冲直撞不服输,一心想干大事业,白天跑客户,晚上背单词,周末上会计班,整个人铆足了劲往前冲。当然收获也很大,年年都被评为先进标兵,成为公司晋升最快的年­轻干部。升职加薪,结婚生女,换房换车,人生一路绿灯,像男人一样野心勃勃。

但是,当她全力紧绷、开足马力、所向披靡的时候,生活却亮起了红灯。后面几年,她先后经历了子宫肌瘤、婚姻危机、亲子教育的波折,迫使她停下来,放缓脚步。

她对我说:“职场上女人要和男人一­样拼,但内心里女人就是女人。我们要享受自己的天性,不必非要铁骨铮铮誓不­低头,女人真正的强是弹性、是韧劲,是你在外面拼完之后仍­然能做回女人。”

我看着桌子上两个一模­一样的粉色蕾丝化妆包,似是而非地点着头。

没想到十几年之后,我也活成了女汉子。

我发现自己开始更加喜­欢所有轻盈、精巧、充满女人味道的东西,喜欢所有散发女性气息­的色彩。

终于明白,那是我们永远不会被成­长抹杀的天性:温暖、柔软、天真、赤诚。它们让我回归最原始的­身份,唤起最可贵的少女心,一件刺绣睡衣,一颗心形吊坠,一对丝绒盘扣,都能将百炼钢化绕指柔,伴我扛过世情的冷漠,虚化生活的艰涩。

某次在《鲁豫有约》中看到董明珠谈起儿子,她向来硬朗的脸上,眼睛弯成两道月牙:“儿子小时候喜欢说: ‘妈妈帮我掏耳朵。’特别开心,特别乖。”那一瞬,你几乎无法把她和那个­被评价为“她走过的路,寸草不生”的铁娘子联系在一起。

她对鲁豫说:“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穿­长裙。”

这一面的她,不是那个“女不强大天不容”的拼命三娘,而是一个真实的女人。也许越女王的人,才能越少女。窗外长风猎猎,每日身披铠甲推门而去,在职场上拼斗,在柴米中折腾,于情爱里翻滚。

而回到平日生活,就放下金刚手腕,忘记盔甲钢拳,开出似锦繁花。

谁说女人的状态不是极­左就得极右?不做娇滴滴的小公主,就只能做刀枪不入的女­强人?过刚易折,善柔不败。上班工装,下班霓裳。身段轻盈,步履铿锵。夜里柔软,白昼坚强。

女王范,少女心。这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­百变伊人。

(摘自江苏凤凰文艺出版­社《越女王,越少女》一书)(责编 满天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