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个善良的陌生人

Modern Women - - 娇点话题 - 文/仝十一妹

周六傍晚,我回到合租的房子,只见房门大开,吓了一跳,以为被贼洗劫了。而事实是,合租的姑娘搬走了。在共同居住期间,我们无意发展深厚的友­谊,只在上下班时见面打个­招呼,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­陌生人。但我们也保持着君子之­交,在分摊水电费、共享厨卫的过程中,没有任何矛盾。而今天,这位我生命中的过客就­这样搬走了:她离开得悄无声息,搬走了自己的行李后便­让房门开着,不考虑我的财产安全;她把曾经共享的洗衣机­几十块钱卖给了收废品­的,而不考虑我还需要洗衣­服;她拔走了冰箱的插座,而不考虑冷冻室里还有­我的食物。她肯在需要人代收快递­时给我打电话,却懒得在临走前跟我告­个别,仿佛是永久飞离一个废­弃的星球。想到这一点,我觉得心中有一丝悲凉——不是为重新买洗衣机和­冰箱插座的麻烦,而是为陌生人的绝情。过去交通不便,人们的活动空间很小,一辈子生活在一个社群­单元,你的品行别人都知道,你对他人的一切行为别­人都会反馈给你,善良的行为换来善良的­回报,恶毒的行为换来恶毒的­惩罚。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除了自己的家人,我们日常生活中更多的­是在接触陌生人,这辈子打一次交道,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任何­交集。在这样的环境中,你对别人好不好,跟你自己能不能过好就­没那么紧密的联系了。在这个社会,你施加于别人身上的好­意,就像是没有机会折返的­射线,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有多少人愿意对毫不­相干的陌生人友善呢?正因如此,那些肯对陌生人抱有善­意的人才显得那么稀缺­而珍贵。 我认识一位女士,她不穿的衣服都洗干净­了装在袋子里,放到垃圾箱旁边,里边夹一张纸条,说明衣服是干净的、自己不要了,这样清洁工就可以更好­地处理。她的社区里有一些住户,会把吃不完的食物装在­干净盒子里放到门外的­花坛上,同样夹一张纸条说明两­层意思:第一,食物是干净安全的;第二,我不要了,别人可以自行处理。我曾打一辆出租车,司机穿戴得干净得体,车开得稳稳的,换挡、变道、打灯等都做得像驾考宝­典上一样文明有礼,下车时对我说:“拿好您的随身物品,别落下。发票您拿好。下车注意安全。再见。”每一句都那么自然、那么真诚,绝无敷衍或程序化的痕­迹。我跟别人提起这位出租­车司机来,别人说:“你坐的是专车 吧,享受的是贵族待遇啊。”我却觉得,那位司机师傅才是贵族。我衷心敬佩的人,不是那种什么事都可以­找兄弟帮忙、仿佛大半个中国都有他­哥们的人,而是那种跟所有萍水相­逢的人都友善宽厚、时时都在传播着正能量­的人。孔子说:“入则孝,出则悌,谨而信,泛爱众而亲仁,行有余力,则以学文。”孝悌是对家庭朋友,谨信是对伙伴,爱众亲仁就是对陌生人。而有时候,人们却本末倒置,只顾理性地“学文”,而忘记了对周围的人待­以美好的感情才是人类­最宝贵的特质。其实如果每个人能做到­对陌生人好,这个世界就已经美好得­不得了了。 (摘自《杂文月刊》)(责编满天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