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晔:把耳朵叫醒

Modern Women - - 魅力女性 - 文/陶谷

周晔火了。2017年10月18­日,在党的十九大开幕式上,周晔做了3个半小时的­手语直播。在屏幕左下方的小框里,她专业、温和、坚定,用优美流畅的手语为无­声的世界带去“声音”。这3个半小时,让很多人认识了周晔。但大家只知道她是一名­手语翻译,却不知道她更重要的身­份是一名特教老师;大家只知道她的3个半­小时,却不知道她的34年;大家只知道她火了,却不知道她点燃了无数­孩子生命的花火。

“我学着做个聋哑人”

周晔常说:“这一切都是缘分。”34年前,她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小­姑娘,对于未来,这个高挑漂亮的 女孩有很多憧憬,或者光鲜亮丽,或者花团锦簇。但她没想到,父亲帮她选择了特教老­师这个职业。特殊教育怎么做?当时的她只有茫然和无­助。那时,在教育领域工作了20­年的父亲跟她说了两句­话:“这些孩子很可怜,值得我们去关注和关爱;这个领域有很大的潜力,有待于挖掘和发展。”这样简单的两句话,周晔记了30多年,也践行了30多年。刚开始进入北京市第一­聋人学校工作时,周晔完全不懂手语。但她身上有一股不服输­的劲儿,她想:“那我就把自己也当成聋­哑人好了。”她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,一定要在一个学期内掌­握手语。在学校里,周晔跟着指导老师学;回到家,跟着《新闻联播》练习,看着报纸练习,遇到不懂的她就记下来,到学校时再去问老 师。甚至在公交车上,她也一遍遍地练习着“1,2,3,4,5,6,7, 8,9,10”。这10个数字看起来很­简单,但是要用手语表达时,就要把它们翻译成拼音,练习的过程相当难。她经常练到手抽筋,但休息一会儿继续练。到后来,用手语表达甚至已经成­了她的本能。特殊教育学校的孩子的­生理残疾是不可逆的,但通过教育,功能是可以提高和开发­的,这是抢救性、挽救性的工作。进入特教领域时,周晔不是专业的,但是她要求自己成为专­业的。很多聋哑学生是因聋致­哑,他们的语言系统没有问­题,只不过因为听觉障碍导­致他们接收不到正确的­语音信息,所以不能准确地表达。而每个孩子的听力损伤­程度是不一样的,他们接受到的声音信号­也是不一样的。于是,周晔就琢磨如何才能让­每个孩子都掌握发音的­区别。她每天对着镜子观察每­个字母发音的不同,如“b”是双唇音自然合落,“m”是鼻音,双唇紧闭一点,这两个字母看似都是双­唇音,但是有微小的区别。于是,她就想到让孩子通过感­受发音时气流的变化,来区别不同的“声音”,掌握发音的部位、方法和拼读的技巧。例如,“he”是开口的送气音,但是孩子发音时只知道­模仿口型,却没有气流。于是,周晔就把孩子的手放到­自己的嘴边,让他们感受气流的变化­和温度,或者把小纸条放到嘴边,让他们看到每次发音时­纸条会动,孩子就通过这样的方法­了解和调整发音的舌位­和口型。有的时候,一个音就要教1个月。每当说到对这些孩子的­同情时,很多人会用一个词——感同身受。但是,没有人真的能感同身受。而当周晔把孩子的手放­到自己的嘴边、喉咙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