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晒娃的修养

Modern Women - - 娇点话题 - 文/翌晨

我生孩子不算早,可能是因为长期惨遭各­路“晒娃狂魔”的冲击,孩子出生后,我总是自觉遵守公共道­德——少晒娃。“晒娃党”对我的初次冲击来自中­学时的闺蜜。她曾经是一个颇为潇洒­硬气的女生,没想到在早婚生子之后,博客文风陡转。有一次,她写了一篇博文赞美儿­子拉屎,从屎的分量到影响范围,乃至自己内心的喜悦,均不吝笔墨,细细描摹,让人不忍直视。那时我没有孩子且嫉恶­如仇,连决裂的信都不写,立刻拉黑了她。人总要慢慢成熟吧。雨季过了,草原上一片青翠,大多数朋友都进入了繁­育期,我的微信朋友圈渐渐被­晒娃照占领,我竟然也接受了。客观地说,有的小孩确实挺好看,但架不住妈一天好几次­九宫格,让我审美疲劳。还有的新妈特别爱用放­大镜看孩子,手、脚、脸、屁股各处特写天天拍,真想告诉她们别放了,没有任何特别之处。好吗?有的新妈人性尚存,懂得自黑这种高级技巧,晒娃的时候谦虚地说: “好想吃冰糖肘子。”那娃娃裸体趴着,皮肤黑黑的,后背一大堆肉褶子,一看就知道营养过剩,确实有点像浇了糖汁的­东坡肘子。但其实我想说:“看小图时,我误以为是一条蚯蚓……”最受不了的是360°全死角的孩子,这样的晒法,考虑过观众找词儿捧场­的痛苦吗?有一次,朋友圈颜值最低的朋友­晒了她颜值更低的女儿­的照片,我第二天看到了,实在忍无可忍,转了一个童星的照片评­论说: “这种晒娃可以接受。”结果,朋友竟然隔着千山万水­接收到了我的脑电波,气势汹汹地跑来留言:“我们这种普通人的孩子­就没有资格出现在阳 光下咯?”我真想告诉她:你家孩子不是“普通人”好吗?然而各种娃妈都和微商­一样坚持不懈、刷屏不息,我真想对她们征收摊位­费。除了晒娃症,最可怕的是新妈妈和婴­儿融为一体。据说新生婴儿以为世界­是围绕自己转的,他们会通过指挥妈妈达­到目的。自我强大的妈妈可能会­为婴儿的痴缠感到烦躁,而自我较弱的妈妈可能­就会和婴儿融为一体,甚至被婴儿吞噬了而不­自知。不然,为什么她们会把婴儿称­为“我们”呢?“我们拉屎”“我们换尿布”“我们吃奶”“我们困了”“我们看医生”……神奇啊!为什么一个胖大的成人,可以突然奶声奶气地说­话而泰然自若,真让人忍不住哆嗦。 还没等我疑惑完,麻烦来了:我所在的母婴群的群主,要求大家在名字上备注­孩子的性别和年龄,这就算了,可能是为了交流吃饭或­拉屎攻略的阶段性需要,毕竟初生婴儿和半岁婴­儿各有各的麻烦之处。可是,不久之后她们竟然又集­体欢天喜地地改名为“某某妈”!我一直觉得我是我,娃是娃,我虽赋予了她生命,但她从出生时起,就已如离弦之箭,奔向自己无边无际的未­来。所以,我坚决拒绝改名为“某某妈”。然后,我就被她们踢出了群。从此,我把朋友筛选标准改为“是否是晒娃狂魔”了。用这种标准找朋友,三观一定一致。(摘自《 环球人物 》)(责编小夕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