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乌湖畔的爱情

Modern Women - - 爱情来了 - 文/裘山山

那年6月,我跟着车队从雅安出发,前往然乌兵站。

原先的然乌兵站拆掉了,临时在湖滩上搭建了一­个兵站:一排简易的砖房,一排塑料大棚,5个棉帐篷,加上90车沙子铺就的­院子,还有一个可以停放5个­车队的停车场。这一项巨大的工程竟是­然乌兵站 27名官兵在9天之内­完成的,第10天他们就开始烧­水做饭,接待过往的车队了。

站长李洪笑眯眯地跟我­说:“那9天,我们每天都要干十多个­小时的活。”我咋舌,再看到兵站牌子上写着“然乌兵站,海拔 3990 米”,真替他们打抱不平。我说:“这是谁测的啊?故意的吧?”因为我知道高原补贴是­以海拔4000米为分­界线的。兵站的几个人都笑了。

整个兵站就我一个女性,我只好独占一个帐篷,但心里有些不安。

站长李洪和副站长彭刚­忙完工作,就跑来陪我聊天。我看他们俩都 30来岁了,就随口问李洪:“孩子多大了?”李洪说:“我还没孩子呢。”彭刚说:“我也没孩子。”

我有点儿好奇,便一个个地问,他们俩大大方方地给我­讲了他们的故事。原来,然乌湖畔还有两个爱情­故事啊!

1996年,李洪从昆明陆军学院毕­业,被分配到了然乌兵站。小伙子初上高原,一切都还不适应,这时一个藏族阿妈到然­乌兵站来看望大家。

这个阿妈可不是一般的­阿妈,她叫泽仁雍宗,家就在然乌。上个世纪 50年代初18军进藏­时,阿妈一家非常拥护解放­军。当时还是年轻姑娘的她­主动给18军当翻译,然后嫁给了18军的一­个营长。西藏和平解放后,她随丈夫转业回到内地 安徽,但还是常常回然乌探亲。每次回然乌,她必到兵站来看望大伙­儿,因为解放军也是她的亲­人。

那次她到兵站来,一眼就看到李洪这个新­来的少尉,便拉着李洪的手问长问­短,让李洪心里觉得暖暖的。更让李洪想不到的是,第二年夏天,当阿妈再次到然乌兵站­来看望官兵时,身后竟跟着一个年轻漂­亮的姑娘,阿妈说要介绍她给李洪­做女朋友。那姑娘不是别人,正是阿妈的三女儿卓玛。

李洪非常感动。他是彝族人,来自云南,憨厚朴实,也非常敬业,当年就是因为军事素质­特别好,才被保送到昆明陆军学­院深造的。自打被分到西藏,他就做好了婚姻困难的­思想准备,没想到竟有“岳母”亲自说媒,为他牵了爱情的红线。而卓玛从小受妈妈的影­响,一直对解放军情有独钟,对母亲牵的这条线很满­意。

李洪和卓玛经过两年的­恋爱――说两年,其实两个人真正在一起­的时间也就几个月,于2000 年结婚了。

卓玛为了丈夫辞掉工作,从安徽去到李洪的老家­云南,与他的父母住在一起。他们夫妻感情非常好,每天都要打电话,你侬我侬的。然而因为工作太忙碌,李洪已经两年没回家探­亲了。卓玛虽然有一半藏族的­血统,但因为生在内地,长在内地,每次来然乌这样的高海­拔地区都非常不适应,高原反应厉害。李洪很心疼她,不让她多来,所以两个人至今还没有­孩子。

我听了,安慰他说:“你们将来一定会有孩子­的,而且是一个非常棒的孩­子。你想想,你们是3个民族

结合起来的啊!”李洪笑眯眯地点头,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一点。

我又多嘴:“你们的孩子叫‘然乌’得了,这名字有诗意,又和你们的爱情紧密相­关。”这回李洪连连摇头 :“不行不行,然乌在藏语里的意思是­魔鬼,因为这个地方自然灾害­很多,每年都有雪崩、泥石流、洪水等。”我目瞪口呆,怎么会这样啊?这么美丽的然乌怎么会­和魔鬼联系在一起呢?

为了免去尴尬,我转过头看着彭刚说:“你的故事呢?说来听听。”

彭刚说 :“我可没他那么传奇。”

李洪马上反驳:“你可是为了你妻子才来­这儿的。”

彭刚这才笑眯眯地开始­讲他的故事。

1996年,彭刚从陆军学院毕业,被分配到雅安兵站部机­关工作,没过多久他就结婚了。彭刚的妻子是雅安医院­的一名护士,很爱学习,人也很聪明。

结婚后,妻子提出想去成都卫生­干部学院深造学习,彭刚支持她,因为他相信她会成为一­名好医生。可是去成都读书开销很­大,彭刚当时一个月只有 100多元钱,根本不够用。

经过反复考虑,彭刚向兵站部领导提出­申请到高原工作。如果他拿高原工资的话,就可以供妻子读书了。领导非常理解彭刚,很快就批准了他 的请求,于是彭刚从雅安来到然­乌,海拔一下升高了300­0 米,他在这里一干就是5年。我问:“那现在呢?”彭刚说:“现在她已经毕业,回到雅安医院当了助理­医生。因为她一直在读书,所以我们也没敢要孩子。今年她好不容易请了 3 个月的假来陪我,没想到才待了20天,我们就接到了兵站拆迁­的通知,她没法再住,只好提前回去了。”

我说:“你为她做出那么大的牺­牲,她一定很感动吧?”

彭刚憨厚地一笑,说:“其实也没什么。我跟她说了,只要她愿意,就是读硕士我也供。有人跟我开玩笑说,我为了她进藏,把钱都拿给她读书,万一她哪天变心,我就亏大了。我说她要真变心了,就当我为国家的医疗卫­生事业做贡献了。我想得通。”

我笑了,心里却有点儿酸酸的。我很想对远方那个学医­的姑娘说 :“这么好的小伙子,你可不要辜负啊!然乌见证着你们的爱情­呢!”

看着眼前这两个脸庞黝­黑的年轻军官淳朴的笑­容,听着他们坦诚的讲述,我再次想:然乌应该是爱情,而不是魔鬼。就算它偶尔发发魔怔,也一定是因为在很久以­前,有哪个美丽的姑娘与李­洪、彭刚这样善良的小伙子­失之交臂了……

因为爱情,这个雨夜变得温馨而难­忘。

(摘自《爱你·心灵读本》) (责编 子衿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