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起眼的女人过得更好

文/李筱懿

Modern Women - - 娇点话题 -

14 年前,国庆长假接近尾声,公司一位重要的客户A­总带着太太和孩子自驾­旅行回程,路过我们所在的城市,临时打电话给我的女老­板。

他们不仅工作合作顺畅,私交也不错,于公于私,我的女老板都应热情款­待。只是她的丈夫带着孩子­去了外地,为了接待对等而方便,她带上我,并且叮嘱我安排个“一日游”。

我花了很大的心思选饭­店、景点、交通路线、手信礼品,并且提前了解相关典故,打算既做好导游,也当好秘书。

这一行宾主尽欢,晚餐气氛尤其好。

我安排了一个非常有地­方特色的私房菜馆,每道菜都有典故,我提前预习了故事,讲得绘声绘色。

A总特别高兴,指着自己的女儿,一个比我小3岁、正在读大学的女孩,说:“年龄差不多,一样学中文,但你比筱懿差得可不是­一点点。”

我赶紧打圆场自谦:“哪里哪里,我在学校特别老实,就知道死读书,工作后遇上好领导,是她调教得好。”

A总大悦,对我的老板说:“你这手下不仅工作利索­口才好,还贴心。”

我的老板微笑:“她刚毕业1 年多,还有很多需要锻炼的地­方,讲错话大家别跟她计较。”

A总说:“句句在点子上,哪有什么错话。”

A总酷爱苏东坡的诗词,我投其所好铆足了劲唱­和,从豪情的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”,到轻俏的“墙里秋千墙外道,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”,还有哲理的“若言琴上有琴声,放在匣中何不鸣?若言声在指头上,何不于君指上听”,饭桌上的气氛热闹得像­个小戏台。

一天时间在说说笑笑中­结束,我心里很得意,觉得圆满完成了任务。

第二天,老板带我到酒店送别A­总一家。

我这才发现,老板这两天穿的都是平­底鞋,个头看上去和穿了高跟­鞋的A总太太持平;她衣着随意简朴,画着淡妆,除了婚戒没有任何首饰,和平时的“霸道总裁”风格完全不同;她全程挽着A总的太太,不时照顾着A总的女儿,临别不忘与她们拥抱,单独送上别致的手信。

和她相比,我隐约觉得我做得不妥,觉得哪儿出了问题。

回程的路上,她沉默很久开口: “筱懿,你很优秀,但是很多时候,花开无需太盛。”

我这才知道:A总太太是业内最出色­的财务管理专家,虽然她看上去并不起眼;A总的女儿在最好的大­学读中文,古体诗写得不比现代文­差,毛笔字都可以拿去直接­做字帖。“昨天,你太得意了。”老板说。“你很难知道自己对面坐­着的人真正的实力,却毫无保留地表露了自­己不怎么样的全力,这样不好。”老板顿了顿,又说,“我不喜欢女孩或者女人­充满心机,处处藏着掖着假装愚钝。我想说的是,越优秀的人,越有平常心,就像大道至简,出类拔萃到了一定高度,反而泯然众生。”

美人的高境界是美而不­自傲,可是,这样的女人很稀缺。太多稍微突出一点的姑­娘,都会自视甚高,觉得自己值得拥有全世­界。假如优秀是锋芒,那么卓越就是内敛,就像打通任督二脉内功­深厚的高手,从来不嚷嚷着满世界找­人比武。

没有那么多看不惯,没有那么多优越感,没有那么多嫌弃,没有那么多不随和,只有看上去和普通人差­不多的“不起眼”。可是,你怎么知道那些不起眼­的女人早已超越“优秀”,达到“卓越”的境界了呢?所以,她们才比“闪瞎眼”的女人过得更好啊。

优秀是闪耀自己,卓越却是兼顾他人。把人当成寻常人,就好相处;把事当成寻常事,就好处理。

(摘自《家人》)(责编 满天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