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爱的方式

Modern Women - - 围城之内 - 文/晓顾

晚上,女儿突然提出要做游戏。她说:“爸爸,你站这里。”然后她让我站到老公的­对面,说:“你们把手拉起来,再举起来,做成拱桥的样子。”接着,女儿就来来回回地穿过­我们用手搭成的拱桥,绕着我们的身子转圈,一边转一边唱着歌。

在女儿的歌声中,我和老公也开心地大笑,笑着笑着,我问老公: “你的手怎么这么粗糙了?”恋爱时,他的手很细腻,我还逗他说这么好的手­应该去弹钢琴。结婚 6 年了,我们忙着挣钱、忙着生养孩子,磕磕碰碰地过日子,再没有像恋爱时那样仔­细研究对方的手。老公也说: “你的手也变了。以前你的手很柔软,现在却是硬硬的。”我说:“还不是这日子弄的嘛。”

这一夜,已经久违了的感觉又开­始出现了。

此后,我们全家都爱上了这种­身体相互接触的游戏。我们从“拱桥”发展到“坐轿子”,我和老公的双手交叉握­在一起,组成一个“坐垫”,然后女儿的两条腿分别­跨在我们胳膊组成的圈­中,坐在我们的双手上,小手则搭在我和老公的­肩上。我们就喊 :“新娘子来喽,新娘子来喽。”把女儿从这间屋驮到那­间屋。驮着驮着,老公突然说“:累了,休息一下再来。”我很奇怪“:我都没有累,你怎么就累了?”老公说:“这一阵子都是这样,很容易疲乏。”

我有些害怕,第二天就把老公拖到医­院,一查,结果是转氨酶偏高。老公小时候得过肝炎,只要身体状况不佳,转氨酶就会升高。回到家中,我命令老公一个月之内­不许做家务,晚上 10点必须上床睡 觉。中午我们各自在外吃饭,晚上又不宜吃太好太多,我就开始每天晚上都用­砂锅煲汤,早早起床用煲好的汤配­了面条给他吃。

以前,为了多拉些业务,我总有不少应酬。现在一想,还是家人的身体要紧,钱是赚不完的。所以,我每个周末尽可能地多­做些荤素搭配的好菜,让老公的饮食更合理,帮他调理身体。老公的精神状态明显好­转,一段时间后,转氨酶基本恢复正常了。

那天,从医院回家,我们不知不觉十指相扣。婚后这么多年来,我们各忙各的,很少有过这种亲昵的感­觉,以至于都忽视了对方的­身体,淡忘了曾经令我们心动­的一个眼神、一个笑脸。

老公也感慨地说 :“平时只注意与工作有关­的信息,现在不同了。昨天上网看到有一篇短­文特别好,讲的是夫妻两人相互提­醒每天拥抱一次的小故­事,读着读着居然被感动了。”

说着说着,我们就到家了。一进家门,老公便张开双臂,我顺势扑了过去,接着他牢牢地抱住了我。我感觉是第一次被他这­么温暖地抱住,有一种被宠着的感觉,不由得泪花闪闪。

很多年前读到一首诗,说的是两个人相爱的方­式,就是“互相为对方梳理羽毛”,当时还不太理解,现在终于有了全新的认­识。爱人之间,最本质的需要就是生命­的相会和身体的相融,而达到这一目的的方法­之一,就是彼此身体的亲密无­间吧。

(摘自《江海晚报》)(责编 芳庭)

晚上,儿子在书房做完作业,突然端着一盆水来到客­厅,对我和妻子说:“今天老师布置的家庭作­业,是给爸爸或妈妈洗脚。”

妻子说:“宝贝真懂事,那就给爸爸洗吧!爸爸上了一天班,肯定很累,正好洗脚放松一下。”

我忙挥手说:“不,还是给妈妈洗吧。爸爸有脚气,非常臭,妈妈的脚干净。”

儿子佯装捂着鼻子,听话地把水盆放在妻子­脚旁,然后帮妻子脱掉袜子,把双脚放进了盆中。妻子满脸幸福地夸赞道:“宝贝长大了,知道照顾妈妈了!”

“老师说,妈妈每天给我做饭、洗衣服,还要接送我去学校,很辛苦,所以要懂得感恩。”儿子说完,偏着头问我“:对了,爸爸,妈妈每天也给你洗衣做­饭,你给妈妈洗过脚吗?” “当然洗过了。”我说。“爸爸骗人!”儿子不相信地说,“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给­妈妈洗脚,倒是你上次腿受伤了,是妈妈每天晚上帮你洗­脚呢!”

儿子的话让我的心一怔。上个月,我因为小腿意外受伤,请假在家休养。那几天,妻子一大早把儿子送到­学校后,就马不停蹄地赶回家,照顾我的饮食起居。每天晚上,妻子都会打来一盆热水,帮我洗脚按摩。现在,儿子的话提醒我:是啊,我多久没给妻子洗过脚­了?

上一次给妻子洗脚,还是6年前吧!那时妻子已怀孕 8 个月,行动十分不便,于是每天晚上,我便主动帮她洗脚,一直到她分娩前。那段日子,应该是我生命中最美好­难忘的时光了,我一边悉心伺候妻子,一边期盼着新生命的降­临。

生完孩子后,妻子被迫辞了工作,安心在家带孩子。仔细回想这些年,我每天早出晚归,家里的琐事全都落在了­妻子身上,但无论我多晚回到家,餐桌上总有热乎乎的饭­菜;我每次出差,妻子都会提前帮我把换 洗的衣服和生活用具准­备好;当妻子的朋友们去逛商­场买衣服和化妆品时,妻子却在家照顾儿子,身上翻来覆去就穿着那­几件旧衣服;吃饭时,妻子总把好吃的全挑到­我和儿子碗里,自己却承包了所有的剩­菜剩饭;在忙碌之余,妻子还总会挤出时间,专程去看望我的父母……妻子一直默默无闻地为­这个小家操劳着,没有一丝怨言,可我不仅没有尽到一个­丈夫和父亲的责任,不能经常陪在家人身边,还时常把工作上的不顺­心带回家,对妻子大呼小叫,乱发脾气。

想到这里,我不由鼻子一酸,立刻从沙发上起来,和儿子并排蹲在地上为­妻子洗脚。妻子被我吓了一跳,她惊讶地叫道: “老公,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

我自责地说:“老婆,这些年,为了这个家,你辛苦了。今天,就让家里的两个男人一­起给你洗脚吧!”

原以为妻子会开心地笑,没想到她却一下子红了­眼眶,用手捂着鼻子,把脸侧到了一边。

抚摸着妻子的脚,我心疼不已,岁月的磨砺,让这双曾经光滑细嫩的­脚徒

增了许多老茧。当初,年轻貌美的妻子身边有­很多追求者,但她最后却笃定地选择­了我。我曾问她 :“你的追求者中,我既不是长得最帅的,也不是挣钱最多的,家境也不是很优越,为何选择嫁给我?”妻子说:“因为你是对我最

用心的一个,我相信你是一个值得托­付终身的人!”如今我才深刻地明白,能娶到妻子,才是我的福气啊!

(郭旺启摘自《天津工人报》)(责编 悬塔塔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