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允许天使飞翔

Modern Women - - 父母课堂 - 文/刘继荣

一夜大雪,天地明澈,小城忽然间就被装进了­琉璃盒。朋友来电话,说公园里梅花正开,快快带孩子来。老公叫醒儿子,兴冲冲地宣布:“今天要看梅花,堆雪人,打雪仗,玩个痛快!”

谁料,儿子不但不兴奋,反而期期艾艾:“妈妈,我不想去。”奶奶发愁道:“前些日子,老师说你厌学,最近老厌食,这会儿又厌玩了,这可怎么好呢?”

大家轮番上阵,劝他出门。可他始终对着一窗白雪­沉默。问急了,他终于开口:“你们大人不管叫小孩做­什么,都是有阴谋的。”我骇然一笑:“大家那么爱你,哪儿来的阴谋!”他不服气,一桩桩诉说。

那次春游,儿子正在草地上翻跟头,我却拉他起来,要他背关于春的唐诗。老公拿出写生本,要他好好画一幅画。儿子怏怏不乐,吵着要回家。当时,我们都莫名其妙。

四月杏花开,小城变成一幅水粉画。儿子在树间奔跑、呐喊,满头落花,一脸欢笑。我急急叫住他,别只顾疯跑,仔细观察,回去写一篇日记,他顿时目光黯淡,心不在 焉。自然,日记也写得毫无趣味。

“十一”长假,我带孩子去天池。临别时,爷爷郑重嘱咐他:“别只顾坐缆车、吃烤肉,要多学些知识。回来后要讲旅游见闻。”8岁的孩子茫然地站着,面色凝重,仿佛不是去旅游,而是要远征……

“还有,吃饭也很辛苦。”儿子拖着长腔,学着奶奶的口吻说,“这个可以补充维生素,有个高考状元常吃;那个可以补钙补血,有个科学家最爱吃……”他模仿得惟妙惟肖。

大家面面相觑,一时无语。我们如此急功近利,恨不得让孩子一夜成才。且不说平时的严格训练,就连玩耍、吃饭都如此咄咄逼人!难怪孩子会厌食、厌学、厌玩。

他只有8岁,我们却贪婪地渴望他有­18岁的心智,有28岁的志向。天使的翅上坠着无数的­欲望,你让他如何飞翔?

一家人诚恳地谈了很久,找到了问题的症结。大家保证,从现在开始,再不会有人如此愚蠢地­待他。孩子欢快地笑起来,并提出要在夜里去看梅­花,我们欣然赞同。

我们第一次在灯下看梅­花—— 朦胧的红,朵朵可亲。低矮的木栅栏上积着白­雪。儿子对着梅花,边拍手边唱儿歌。我们团了大大的雪球,奋力掷向树林。笑声震得头顶的积雪簌­簌而下。

第二天,我取消了若干雷打不动­的规定。比如:每天两次的英语听音,每天必写的日记、必读的课外书、必背的古诗。他可以在想写的时候写,想读的时候读,想背的时候背。

他不是一棵树或一只鸟,他是一个人,一个8岁的孩子。他有权利贪玩、撒娇、发呆,有权利做自己喜欢的事。过分的关注,反而会让他变得不知所­措。

爸爸和爷爷也说到做到,取消了额外的作业。我还打算为他订漫画期­刊。儿子像开了锁的小猴,兴奋得又跳又叫。我们曾以爱的名义绑架­了他的童年,让他不得喘息。现在,我们终于在失败中醒悟。

餐桌上,奶奶的变化最大。她一改往日的风格,不再直播科学家食谱,而是变成了地道的美食­鉴赏家。她的鉴赏幽默风趣,穿插着迷人的传说。每道家常小菜,都让人胃口大开。

家中的气氛一日日轻松­起来,连我们自己都沉醉于这­种和谐之中。孩子眼里的忧郁散得干­干净净,人渐渐活泼起来。儿子背书包的时候,不再长吁短叹,胃口好了很多,这让奶奶大为欣慰。

星期天,我读《呼兰河传》,儿子凑过来看:一切都是自由的,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­架,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,黄瓜愿意开一个黄花就­开一个黄花,愿意结一个黄瓜就

结一个黄瓜,玉米愿意长多高就长多­高,蝴蝶自由地飞。

儿子抢过书,一遍遍朗读着。他一会儿抱臂缩颈,粗声粗气地说自己是个­倭瓜,在睡觉呢。一会儿又笑称自己是个­带刺的黄瓜,在晒太阳呢。我惊喜地发现,他在不知不觉间,爱上了那些美好的文字。

再次旅行,我们去了月牙泉。这一回,没人要求他将历史和地­理都弄通。我们滑沙、骑骆驼,对着鸣沙山大喊大叫,自由自在,玩得不亦乐乎。到达山顶时,忽然不见了儿子。我惊惶失措,老公神秘一笑,指指身后。呵,儿子有了新朋友,他正与一对美国夫妇谈­论面前的胡杨树。3个人结结巴巴,比比划划,中国人说英文,美国人说中文,聊得无比热闹。我与老公相视而笑。就在上学期,儿子还说他听见英语就­会胸闷呢。

这个学期,没有了额外辅导,没有了课外作业。课堂上的他变得聚精会­神,兴趣盎然。考试时,我们不再强调必须获得­的名次,他轻松答题,成绩竟出人意料的好。老公感叹:“有时候,放弃一些,反而会得到更多。”

我的孩子正在成长,他渐渐变得结实,变得聪明,他慢慢学会许多不懂的­知识。在岁月的晴空里,在温存的等待中,这个小小的天使将凭借­轻灵的翅膀,飞到自己想去的地方。

(燕子楼下摘自江苏人民­出版社《遇见世上最好的爱》一书) (责编 悬塔塔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