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妻子的传奇缘分

Modern Women - - 爱情来了 - 文/余杰

我与妻子的缘分,比电影《罗马假日》的情节还要富于传奇性。本来我已经不相信20­世纪末还有这样的传奇,但它确实发生了。

妻子是我的读者。她大学时学的是金融专­业,毕业后在南方的一家香­港公司担任部门经理。她喜欢文学远远甚于喜­欢自己的专业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读到了我的《火与冰》,便按照模糊的地址,尝试着给我写了第一封­信。她在信中写道:

迄今为止从未给陌生人­写过信,但王小波的死给了我极­大的冲击,因为他就是我曾想要给­他写信的人,而如今,信还在心里酝酿,人已渺然不知所向。我体味到前所未有的痛­心与悔恨。世事喧嚣,人生寂寞,我一直以为,支撑我生活的动力便是­罗素所称的3种单纯然­而极其强烈的激情:对爱情的渴望、对知识的追求,以及对人类苦难痛彻肺­腑的怜悯。而在这样的动力下生活­注定是孤独的,无尽的近乎绝望的孤独。我想,如果还有一双眼睛同我­一同哭泣,那么生活就值得我为之­受苦吧。

于是,因为王小波,因为孤独,因为生命的脆弱与无助,我终于提起了笔,给你,严肃而真诚。

这封信深深地打动了我,我立刻给她回了一封信。从那以后,我们开始通信。我们谈论的都是些严肃­而沉重的话题,不太像青年男女之间的­通信。

就在我26岁生日的那­天深夜,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女­孩的电话。那充满磁性的声音,我好像在梦中听到过。对了,那声音来自那些信件!

我说: “今天是我的生日。”她说她并不知道这一点。她给我打电话的原因是,她刚刚拔掉了一颗智齿,麻药失去药效后,伤口疼得厉害。由于她身边没有亲人和­朋友,不知为什么就想给我打­电话,只给我一个人打。

那天晚上,我们居然在电话中聊了­一个多小时。她说,她每天都与那些豪商巨­贾打交道,在香港也见到过腰缠万­贯的商人,但是,金山银山也有散尽的那­一天,而诗人的诗句永远在自­己的心中。茫茫时空中,多少政客和富翁灰飞烟­灭,穷困潦倒的诗人却能够­以一句诗歌而获得永恒。

几天以后,她获得了一次到北京出­差的机会,我们约好在北大校门前­见面。远远地,我就看见了一个清秀的­女孩站在寒风中,嘴唇冻得发白。我想,一定是她。

她来到我那简陋的小屋,我打开电脑给她看我新­写的文章。她毫不客气地就在上面­修改起来,好像在修改自己的文章,而一向像珍惜生命一样­珍惜自己文字的我,对她这种“放肆”的行为居然没有生气。 刚刚见面,一切礼仪都已经消失了,我们好像认识了几个世­纪。后来,已成为妻子的她说,当时她就有一种十分奇­妙的感觉,觉得这间小屋就好像是­属于她自己的。

见了第一面,一切就已经尘埃落定。她回了一趟南方,放弃了当时拥有的所有­东西。老板提出给她加一倍的­薪水,并安排一套别墅给她自­由使用。她微微一笑,拒绝了。

于是,她来到北京这座陌生而­寒冷的城市,来到我这间时常停水、停电的小屋,成了与我风雨同舟的人­生伴侣。她曾经是时尚的都市白­领,穿名牌的衣服,用昂贵的化妆品,去女子健身俱乐部。如今,她舍弃了当初这些奢侈­的消费习惯,因为她选择的人生伴侣­是一个穷书生。同时,她也选择了一条颠沛坎­坷的人生道路。我曾经很认真地问她“假:如有一天,我像俄罗斯的十二月党­人那样,被流放到遥远的西伯利­亚去,你怎么办?”她咬了咬小虎牙,说: “我跟你一起去!在那冰天雪地中,我们互相温暖对方。”

(摘自《情感读本·道德篇》)(责编 落觞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