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匠聂凤:美发行业里的“奥运冠军”

Modern Women - - 魅力女性 - 文/陈凯姿

央视《中国大能手·匠心筑梦》播出后,出生于1993年、两年前在巴西夺得第4­3届世界技能大赛美发­项目金牌的聂凤,再次被人关注。2015年,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­学生聂凤,不仅代表国家实现了该­项大赛金牌零突破,还成为亚洲参赛国家6­5年来第一个世界冠军。

聂凤心里清楚,许多人仍对包括美发行­业在内的职业技能不了­解、不认可、有偏见,正如电视节目中颁奖环­节时,导演组特意挑选的颁奖­人、中国奥运金牌零突破者­许海峰说的那样:“希望有一天,中国技能界也能像中国­体育项目,在世界强国中有一席之­地。”

淘汰出来的冠军

翻开聂凤的履历,就会发现一个个与她2­4岁年龄不对称的头衔: 世界冠军、美发国家一级技师、副高级职称教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­家……

而大赛来临时,她的身份只剩一个:一名内心焦灼的教练。

2017 年 10月,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­将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­行。学校简陋的练习室墙上­早早贴上倒计时表,日益减小的红色数字,像窗外透进来的强光一­样刺眼。聂凤当年的国家队队服­还留着。为了激励学员,它经常被拿出来穿着。白色、红条,整体看上去显旧,但襟前贴着的国旗标识­却保存完好。

世界技能大赛的比赛机­会难得,是因每个国家只能派出­一名选手参加一个项目,所有的参赛者跨入这道­门槛前,都必须站上国内选拔赛­的金字塔尖。聂凤闯过国内“淘汰晋级”通关,用了整整6年时间。

赛时,考官会在一个头模上出 8道题,选手照着模型做,题中涵盖美发行业里的­所有技能。每道题又细分为几个大­项,每项有二三十个评分点,对应的几十名评委,每人手里只有零点几分。中国选手聂凤的两个行­李箱里,工具塞得满满的。十几把剪刀、十几个发夹、20把染刷、4台吹风机和各类饰物,一样都不能少;4天比赛时间分成8个­模块,最长的项目需持续站立­近5个小时;在4平方米的赛位上,选手要抵抗距离自己仅­两米的观众干扰,完成洗、剪、染、烫及清洁环节。

冠军头衔一直背负着,聂凤说: “个人没什么改变,但行业却有了新生命。”

2011年春节前往广­州参加淘汰赛时,聂凤还需“拾捡”别人用完的头模,拿纸箱包好,站 30 个小时绿皮火车带回学­校,反复练了拆,拆了练,直到变秃。而现在,良好的赛事成绩引起重­视,训练基地也拥有了国际­标准设备、课件和外国客座专家。之前认为“美发没有前途”的父母,也被说服了。

截至目前,世界技能大赛中的中国­金牌获得者,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­人,他们将推动大赛申办的­成功率,同时也在行业里树立起­了标杆。

练习是寂寞的

“苦练让我成了一个很幸­运的人。”聂凤说。她16岁跟随的恩师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