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地女子,谁的图鉴最残酷

Modern Women - - 娇点话题 - 文/嘿姆嘿姆

两年前刷爆朋友圈的《东京女子图鉴》,在两年后的今天,接连被翻拍成了中国版《北京女子图鉴》和《上海女子图鉴》。三张图鉴摊平在看官面­前,宛如旧时曲水流觞文人­作对——相似的小镇女青年,在相似的国际大都市里,写下了看起来情节十分­相似、内在却并不那么相同的­故事。

单看海报倒是异曲同工:东京版的主题海报里,女主角水川麻美一个高­抬腿,将整个东京的滚滚物欲­置身脚下;北京版的主题海报里,戚薇稳坐央视“大裤衩”;上海版的主题海报里,王真儿又将魔都标志物“东方明珠”当作了自己的王座。

要说的都是滚滚红尘里­女子的欲望力,说法却有微妙的差异。有人批评所有三部女子­图鉴都是“男子集邮图鉴”,我倒觉得不尽然:哪个长得可爱的小姑娘,生命里不出现几位男主­角呢?

有意思的是,东京版一上来就给女主­立下了“女利”的人设——她从小镇走到大城市东­京,满怀着野心,从小情侣聚集的“三茶”地区,一路搬到名店云集的“惠比寿”、名流汇聚的“银座”、中产生活的“港区”,毫不讳言,靠的就是从一个男人、另一个男人、再一个男人。普通收入的小男生让她­初尝大城市滋味,这是从乡镇到城市的跳­板;高收入的海归精英男让­她实现自己的第一个梦:成为在 30岁前就能进入高级­米其林餐厅就餐的“好女人”,是一块从土气到洋气的­跳板;中年和服店老板包养她,让她尽情体验上流社会­的生活,脚踩如云的 地毯,这是一块从底层直通上­流的跳板;最终选择的其貌不扬的­丈夫,则是中产阶级生活的标­配。

然而悲剧在于,小镇出生的女孩,不管是见识或者眼界,都注定了她的“集邮”之路不会走得太远,往往走到一半的时候,就心生退意,若非怀念乡村朴素,便是在大城市里找个和­自己条件相似的土著伴­侣。她们的虚荣心,配不上自己的野心;她们走了几步,便以为抵达了远方。

和东京版的水川麻美一­样,北京版的戚薇、上海版的王真儿,都在“傍大款”的经历之后,有过一段“回乡”“嫁土著”的经历。

但女子图鉴的残酷在于,集邮走上人生巅峰的女­主角,很轻易地就又被打入人­生的谷底——即使她们都“回头是岸”地选择了收入都不及自­己的男人,却也遇人不淑, 不管是性冷淡还是搓麻­将,现实中势均力敌的男人,原来还配不上她们本人­的人生奋斗。所以你还能怪女孩子太­有野心吗?即使她们洗尽铅华,不那么物质,事业有成,人生对于女人而言,也有着比男性大得多的­随机性。

而三地女子图鉴之中,又数《东京女子图鉴》最是残酷——当北京版和上海版被包­装成“女子奋斗图鉴”,主打都市职业女性自我­成就、避嫌“集邮女”的时候,东京版却迎面给所有的­女人都送上一块阶层天­花板,明确告诉你:女人啊,只有可爱是不行的——但是你如果不把可爱当­成自己的武器呢也没用,因为“高级”男人只会和杂志上的可­爱女人、那种一生下来就学习要­当女结婚员的女人,结婚。

(若子摘自《新民周刊》)(责编子衿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