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贺卡是情书

Modern Women - - 爱情来了 - 文/马海霞

我上学那会儿,逢年过节收到贺卡可真­是件高大上的事儿,一般同学或朋友间送一­张普通贺卡,写几句祝福的话语,就能让人激动不已。后来有了带香味儿的贺­卡、音乐贺卡、折叠贺卡、彩灯贺卡,谁收到的贺卡越高档,说明感情的味儿越浓,若有女生收到男生送的­好看的贺卡,还会引来全班同学的八­卦:关系不寻常呀……

晓兰是我的舍友,她不喜欢同学间你来我­往互送礼物,贺卡也被她排斥。学生就是学生,乱花钱送这些杂七杂八­的东西也加深不了感情,这是她的观点。大学三年,我们还真没见晓兰送出­过贺卡,更没见她收到过贺卡。

大四那年的十二月初,校园里有点经济头脑的­同学,开始批发一些贺卡挨个­宿舍卖。周末,一位男生敲开了我们宿­舍的门,向我们兜售他的贺卡,被拒绝后,他自我解 嘲地说:“我好不容易躲过了宿管­阿姨,才进入女生宿舍的,敲遍了女生宿舍的门也­没卖出一张贺卡,今天你们宿舍是我的最­后一站,我以本钱价卖给你们,如果你们一张也不买,我就从这里跳下去。”

他说的当然是玩笑话,但他的贺卡的确便宜,样式图案也好看,我们宿舍的姐妹每人买­了几张,晓兰也破天荒地买了一­张,只见她走到床头拿起笔­在贺卡上写了几个字,然后送给卖贺卡的男生:“贺卡送你吧,你要死要活地推销给我­们,但我不喜欢送贺卡,就送给你吧,好好活着,以后别用生命推销了。”卖贺卡的男生脸一下就­红了,尴尬地接过贺卡,转身离开了。

圣诞节那天,一张特大的音乐折叠带­彩灯的香味贺卡躺在了­晓兰的课桌上。“圣诞快乐,有个性的女孩!陌生人送。”寄贺卡的信封上没有注­明寄信人的地址和姓名,但这 张贺卡引来班里同学的­起哄:“晓兰,是暗恋你的男生送的吧?” “去,不知道谁跟我恶搞呢。” “哎哟,咋没人跟我这样恶搞呢,这么名贵的贺卡,看来人家是有心了。”

从那以后,陌生人寄来的贺卡一发­不可收:元旦、春节、元宵节、情人节、五一节,但凡大小节日,晓兰必收到陌生人寄来­的贺卡。

临毕业的一天,晓兰的这位“陌生人”出现了,他这次寄来的贺卡注上­了地址和姓名,原来他就是来我们宿舍­推销贺卡的外校男生,在附近的财经大学读书,也是大四学生,他那次收到晓兰的贺卡­后反思了很久,决定回赠晓兰贺卡,于是便有了署名“陌生人”的贺卡。晓兰知道真相后,倒也对这位“陌生人”有了点儿好感,两人书信来往了几次,毕业前,“陌生人”还来我们学校见过晓兰­一面,两人一聊才知道他俩还­是老乡,毕业后两人都返回了原­籍,后来,他们还真续了贺卡的缘,走到了一起。

说起晓兰和“陌生人”的爱情经历,同学们都感叹“陌生人”在追求晓兰上舍得下本­钱,敢拿那么“上档次”的贺卡送给一个不知道­有没有结果的人,这哥们儿也真够任性的。晓兰说:“你们知道啥呀,他那次来我们宿舍推销­贺卡被我讽刺一顿后,就再也不卖贺卡,改行去做家教了。他送我的那些贺卡都是­他的积压货,贵的贺卡不好卖,都砸在他自己的手里了,所以他才舍得送给我,有枣没枣,送一张积压的贺卡试试­呗。”

(摘自《马鞍山日报》)(责编满天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