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岁学滑雪,她把五星红旗插上南极

李占梅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目录· - 文/李占梅

北京时间 2018 年 1 月 8 日下午 3 点,历时 52 天 5 小时,冯静终于在南极点《南极条约》最初缔约国各国国旗前,骄傲地举起五星红旗,成为我国越野滑雪抵达南极点的第二人、女性第一人。创造历史的那一刻,所有的艰辛、磨难、困苦、疼痛都化作了一种努力过后无怨无悔的幸福。

被远征南极点俘获

冯静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,从北大高材生到公司白领,一路顺风顺水地走了下来。

一天,窝在家里沙发上休息的冯静,忽然被电视中精美绝伦的画面吸引住了,那是南极神圣而美丽的冰川世界,流云迅速变幻着,雪 山云雾缭绕。一直酷爱旅行的冯静曾经从亚洲到过南美洲,曾经坐在高高的巴肯山上看世上最美的日出日落,也曾在蔚蓝纯净的天空下享受安静的海滩时光,可是电视中呈现的那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景色,还是深深地震撼了她。

就像一见钟情,冯静被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击中了,远征南极点,成为她挥之不去的梦想。

冯静明白这不是普通的旅行,这是一次对自己的耐力、毅力和身体极限的挑战,为了彻底切断自己的退路,冯静毅然决然地递交了辞职报告。所有的人都认为她疯了,放着安逸优雅的白领不做,偏偏要跑去吃苦,而且那是一种无法预知的痛苦和磨难。得到消息的母亲哭着说:“你这不是‘明知山有虎,偏 向虎山行’吗?”

冯静说 :“有了梦想现在不去做,将来也永远不会做,所有的逃避只不过是一个借口。我想知道自己的力量。”

相信每一步

所有的人都不看好冯静 :“去南极,你以为是去上海、去美国那么简单?”

是的,她连滑雪都不会,在雪地上寸步难行。她的身高只有164厘米,体重也只有50多公斤,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。无论体能还是心理素质,在远征者中冯静都处于绝对劣势。她所拥有的,只是全部的决心和斗志。

为了具备充分的身体和心理条件,冯静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锻炼机会。

从零起步,33岁的冯静开始学习滑雪,第一次穿上滑雪鞋竟然不会走路了。在教练的指导下,她艰难地迈出了第一步,在蹒跚的步履中,在一次又一次摔倒的尴尬中,她站起来继续向前滑行着。

远征考验的不仅仅是滑雪技能,还有面对重量超过60公斤的雪橇拖带行李的现实。为了训练相应的腰背部肌肉群,每天深夜她要背着一只重重的包,拿着两根滑雪杖,拖着一只笨重的汽车轮胎,在寂静的小区里走三四个小时。无论严寒酷暑,不管雨雪晴天,除了几声零星的狗吠,空旷的街道上,只有这个瘦弱的女子拖着重重的物体在艰难地行走着……

有好几次,夜里巡逻的保安都

把冯静当成了精神不正常的人,拦住她,问她家住哪里,要送她回去。

为了提高臂力,强化腿部力量,每隔一天冯静要托举起18公斤的大米,反复1000次,每天还要完成一个半程的马拉松。为了训练自己对无聊的忍耐度,冯静每天要在狭小的室内绕八字跑步几个钟头。

同时,冯静在挪威、新西兰和中国的东北部都进行模拟训练,白天滑雪,晚上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气温中扎营适应寒冷的环境。

冬天的野外没有虫鸣,没有鸟语,更没有喧嚣,飞扬的雪花夹杂着冰雹,打到人脸上又冷又疼。冯静紧紧地裹住身上的冲锋衣,为了保持体温,每隔几个小时,她就要在睡袋中做些仰卧起坐、按摩手腿的运动。

为了防止雪盲,她试着在一块皮革上挖两条狭长的细缝,罩在眼睛上加以防护,后来冯静针对两次在挪威进行的模拟训练中发现的问题进行探索,发明了滑雪镜防雾眼罩,在远征中发挥了重大作用,得到了资深极地向导们的认可。

这种苦行僧一样的生活,让她从身体到精神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,她说:“当训练的艰辛和疲劳累积到让我意志薄弱的时候,我就会在手上写下‘每一步’3个字,鼓励自己要相信这个过程,把信任托付给每一步的努力和时间。”

为了梦想全力以赴

经过3年艰苦卓绝的训练和准备,2017 年 11 月 17日,冯静终于迎来了她向梦想前行的日子。冯静 的出发地点是南极大陆海格立斯湾,这里完全被冰雪覆盖,是地理意义上的南极大陆的边缘。

她请了加拿大极地向导保罗,两人各拖一个雪橇,每日扎营,白天行进8 ~ 10小时,每2小时休息15分钟。早餐是一杯热茶和压缩饼干,晚餐化雪煮沸还原脱水食物。

最初的几天,雪橇特别重,爬升幅度也很大,有时会遇到暴风雪,条件极为不利。那天正滑行着,四周忽然一片昏暗,天气阴沉,漫天都是又厚又低的灰黄色的浊云,飞雪仿佛一把把锐利的刀剑,肆虐地在旷野里奔跑着,好像要刺穿厚厚的衣服。冯静和保罗在松软的大雪中艰难地前行着,一天仅仅滑行了12.3 公里。

在特别艰难的两周里,因为能见度太低,看不清脚下地势起伏,冯静完全在白茫茫之中摸索前进,不小心一个趔趄摔倒了,再爬起来时,两只脚却似千斤般提不起来。她发现自己的两只脚踝意外扭伤了,每滑行一段路程都会肿痛,严重的时候一只脚踝比另一只粗两厘米,穿脱靴子特别困难。严寒中冯静疼得大汗淋漓,她不得不停下来服用止痛药来缓解伤情。实在疼得厉害时,冯静只有依靠上肢力量帮助前行。但不久,她的手腕上出现了很多水泡,而且软组织也有损伤。那一刻,孤独和无助强烈地包围着她,冯静特别想躺在帐篷里休息一下,哪怕一天、一个小时,可是心底的另一个声音对她说:“躺在帐篷里是没法抵达南极点的。”

为了缓解疼痛,冯静试图用各种古怪的姿势滑雪。在行进的时 段,影子正好打在前面,冯静会盯着自己歪歪扭扭的身影很久,试图分散注意力。她每天变着法儿给自己打鸡血。出发前冯静在滑雪板的顶端写下了“every step”的字样,虽然她在身体和心理方面做好了充分的准备,可是依然没有想到,南极的气候和环境的艰险程度远远超出她之前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,但她也没有想到,这不经意的一句话会成为日后自己前行的动力。当坏天气、糟糕的地形、伤痛来袭之时,她会盯着“every step”一整天,一步步、一点点,慢慢地挪。她告诉自己要相信每一步,相信每一米。

冯静远征南极点的全程路线大约 1130公里,总共爬升约3000 米,有 3次食物和燃料补给。在第二个补给点,冯静的运气开始变好,路况也变得相对轻松容易,她奋勇前进,最后一天连续滑雪 38.6 公里,终于在 2018年1 月 8 日下午抵达南极点,而此时正是南极点的午夜时。当她激动地把五星红旗举起在南极点《南极条约》最初缔约国各国国旗前时,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地夺眶而出。

冯静以她徒步远征南极的壮举告诉我们:人生是一场马拉松,即使不知道距离梦想的终点还有多远,即使前路坎坷没有捷径可走,即使迷雾里我们只能看见眼前的 5米,我们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相信脚下的每一步。因为一步一步走下来,你会发现,迷雾慢慢散了,世界在给我们让路。

(王世全摘自《风流一代·青春》) (责编 拾谷雨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