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望相助

枫子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目录· - 文/枫子

16/

每年的妇女节,我都要给我妈拨去一个难为情的电话:“妈,今天是妇女节啊,祝你妇女节快乐哈!”然后再听到她十年如一日般,因难为情而表现出嫌弃的回答“去去去”。虽然她每年都会接到这样的祝福,但还是不能习惯,总是一副“就你们年轻人爱作怪”的反应。对于一个生活在农村、每天起早贪黑干活的妇女来说,春节是唯一的假期,是唯一一个可以心安理得放下所有工作去休息的日子。所以,什么妇女节、母亲节,去去去,少给我作怪。

作为她的女儿,我除了长得像她之外,此女身上许多良好的品质、技能、运气,我都没能遗传,起码暂时是这样。她的生活简单而圆满地归结为爱情、家庭、小事业以及其他 : 一个爱她的丈夫、3个善良的孩子、从事做鱼丸几十年、聊不完的八卦。我在手机通讯录里备注她为“英姐”,对外称她是“我家的鱼丸西施”。就说爱情和事业吧,我 也一样不如她,连我爸爸都曾经对我摇头叹息道:“看看你妈妈。”什么叫爱情事业两丰收,尽在我爸的一句话里。承认吧,我妒忌得发狂。

先说说此女幸福的爱情,这里就不得不重点说到她的丈夫。我们家的家务可以分为两类,一类是洗衣、做饭、烧菜,归我妈负责,另一类是其他所有,包括卫生,全归我爸。他们的感情很好,印象中只有在我小的时候吵过两次架,之后都遵守着模范夫妻的道德标准:守望相助。他是一个集温柔和暴躁于一体的好男人,甚至可以毫不留情地说,他越来越暴躁,对很多人很多事都没有耐心,习惯靠“吼”来交流,可是唯独当她疲惫、生病的时候,他脸上的盛气没有了,眉头加深了,连动作都轻缓了,那种疼惜又紧张的样子,把一个男人内在最温柔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曾经我也有过一丝疑惑,觉得父母不像别人的父母一样,对孩子 的关心面面俱到,甚至基本不过问我们学习上的事。现在明白,子女会离家,也许一年回家不过一次,而永远陪伴在身边的那个人才是最值得你全力支持的。我很愿意,让他们彼此成为自己最重要的人,他们就是这样。

再来说说此女的事业,连续30年在小渔村从事鱼丸一行,简直逆天。她曾经以己为例教育子女,说自己 11岁就开始挑着鱼丸到附近村子四处叫卖,而 11岁的我们在干吗?相比之下,难以挂齿。听到这个故事之后我便决定:家中有此励志女,何须再看名人传。凭着绝佳的手艺,她做的鱼丸受到乡亲们的喜爱,并且名扬方圆几百里的村子,那是我最最怀念的家味,甚至是乡味。如今,她的小事业早已“如日中天”,我爸也因为体质弱不再出海捕鱼,早就成为她唯一的合伙、员工兼除技术以外的顾问。这对夫妻,每天在一起的时间几乎等于24小时。

春节回家,又领略着他那“震耳欲聋式”的交流方式,我说:“爸,你声音这么大会让人觉得你很凶,我看也只有我妈可以忍受并且原谅你吧。”他很不好意思地笑了。过了一会儿,她突然问我怎么还不找男朋友,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台词,说: “妈,我没有你那么好的运气,找到这么好的男人。”她笑着反驳道:“那你刚刚不是还说你爸凶吗?”我说: “所以你们,守望相助啊。”虽然机智逃过一劫,但所言句句属实。

(摘自中国华侨出版社《我从远方赶来,恰巧你们也在》一书)(责编 微子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