葛朗台的爱

荆棘鸟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目录· - 文/荆棘鸟

老公很抠门,常常让我抓狂,老妈却喜欢得不得了,逢人就说她选的女婿如何会持家过日子。

我和老公的相识源于老妈安排的相亲。那是几年前一个冬天的早晨,我被老妈从被窝里拎起来,她下命令似的冲我嚷嚷:“赶紧洗漱,今天去相亲。”我万分抗拒,坚决不去。她先是说那个男孩是她老朋友的儿子,很帅,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,说老姐妹们孙子都好几个了。在她的软磨硬泡下,我屈服了。

见到他的第一印象是:嗯,人长得还不错。因为抱着应付老妈的心态,所以一直无关痛痒地聊着。临走时,他竟然把杯子里的最后一口咖啡喝掉,还把最后一块华夫饼打包。看见我诧异的表情,他笑笑说: “这里的东西挺好吃,哪天你有空的话,我们再来吃。”

我礼貌性“呵呵”两声,心想,这人也太像“葛朗台”了吧。第一次见面就这样,那熟悉了以后得抠 门成啥样啊?

为了不让老妈着急,我只能装装样子,慢慢交往下来,发现他其实还不错。相处一年后,我俩顺理成章地结了婚。婚后,我才发现被骗了。

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他的抠门一览无余……

我扔掉的洗发水和沐浴露的空瓶子,他都要从垃圾桶里再捡回来,说:“装上水它还能用好几回呢。”饭后,每个盘子寥寥无几的剩菜他都要留下,说“:热一热下顿还能吃。”我提议去吃比萨,他却说外面卖的比萨又贵又不卫生,要回家亲自给我做。

我骂他是骗子,说要退货。在想着如何退货的时候,我怀孕了,这可把他和老妈高兴坏了。

他天天变着花样给我做各种好吃的,偶尔还有海参、燕窝。一有时间,他就在网上买各种小衣服和玩具,而且价格不菲,好像一夜之间,他变得不抠门了。我调侃道:“有了孩子就是不一样,你真舍得下血本呀。”他一边在电脑上网购,一边说: “你老说我抠门,我那是会过日子。”

一周前,老爸被查出冠心病,需要做支架。我们姐弟三个商量着如何平摊医疗费。他一改往日温吞的脾气,大声说: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说钱的事。我们应该赶紧去和医生商定做手术的时间。”

办公室里,当医生问要国产支架还是进口支架的时候,他想都没想就说要最好的。这是我那个“葛朗台”老公说的话吗?我不敢相信。

老爸手术顺利,七天后便出院了。我终于松了一口气。回到家我 瘫坐在沙发上。老公凑到我跟前说: “这几天你也没睡好,我给你去放热水,泡个澡好好睡一觉。”

他起身,我一把把他拉回来,靠在他怀里,泪如雨下。这个傻瓜,明明老爸住院这几天都是他在医院守着,需要好好睡一觉的是他啊。

晚饭时,我对他说 :“咱妈刚打电话,让你算算一共花了多少钱,完了让老大家、老三家把钱给咱送来。”不等我说完,他便把话抢过来: “什么钱不钱的,告诉老太太把老爷子照顾好就行,别乱操心。”

筷子夹的肉停在半空中,一时我都忘了吃。“别看了,口水都流到桌上了。”他哈哈大笑。而我在此时此刻,眼睛被泪水打湿,眼前一片模糊,以前的一些事渐渐清晰起来……

每一次他把我扔掉的洗发水空瓶子捡回来,装上水摇一摇,他都能继续用好几次。但同时,他都会把一瓶全新的洗发水打开让我用。

每一次我说想吃比萨、薯条、鸡翅的时候,他都以不干净、不卫生为借口,拒绝带我去吃。但同时,当我回到家的时候,餐桌上总是摆着他亲手做的比萨、薯条、鸡翅。他说:“洗洗手,赶紧吃,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往事一幕幕,像开闸后的潮水,一涌而出。

这个我一直嫌弃的男人,这个我一直说他抠门的男人,对我、对孩子、对我的家人却如此大方。想到这里,我眼挂泪珠,心底却开出幸福的花来。

(摘自《莫愁·天下男人》)(责编 拾谷雨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