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你相守,共赴生死

艺非凡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目录· - 文/艺非凡

一对加拿大老夫妻的爱情感动了无数人。他们是乔治和雪丽,相守 73年后,两位90多岁的老人健康每况愈下。在死亡靠近之际,他们感到可怕的并非死亡本身,而是:如果我先走了,他/她该怎么活下去?他/ 她先走了,我又该怎么活下去?

相守73年,依然恩爱如初

1944 年,乔治还是一位年轻、英俊的海军。他多才多艺、放荡不羁,在遇到雪丽前,处过好几个对象。但当他在那年圣诞节遇到雪丽后,不相信一见钟情的他,瞬间呆在了原地:她不就是我这辈子想要厮守的女人吗?

乔治迅速和正在相处的女孩做了个了断,然后在与雪丽相识仅仅6 天后,就把她约了出来。如童话故事一般,第一次约会,他竟然就向她求了婚,而她竟然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。“我当时已和别的男孩订婚了。”雪丽笑道。

两个相爱的人,就这样在认识仅仅几天后结了婚。起初,周边的人都不看好这段婚姻。毕竟,两个人的闪婚看上去是很冲动和草率的决定。然而,两个人却用一辈子向周围的人证明:这就是真爱。

每年的结婚纪念日,乔治都会为雪丽准备礼物,并且年年都不重样。譬如今年,95岁的乔治送了妻子亲自栽种的粉色玫瑰。明媚的春光下,94岁的雪丽收到礼物后,笑得比小姑娘还甜。而每年乔治的生日,雪丽都会亲手为丈夫制作生日蛋糕。

夫妻俩几十年如一日的甜蜜,让 60岁的二儿子至今都感慨:“就算是我妈出去买一双袜子,我爸都会跟着。两个人真是寸步不离。”

如果你先走了,我该怎么活

然而,随着两位老人的健康每况愈下,很多浪漫的事变得难以为继。今年,躺在病床的雪丽,因为未能让爱人吃上自己亲手制作的蛋 糕,难过了好些日子。

其实,自从上了90岁以后,两位老人的身体就饱受病痛的折磨。一开始是雪丽,她被类风湿关节炎折磨,手肿胀到发紫,整晚整晚无法安然入睡,她说:“像是有某种可怕的动物在啃咬我的关节。”她的心脏也日渐衰败,2016年甚至差点因此死在手术室。

“那次父亲不吃不喝守在手术室外,老泪纵横,哭得像个孩子。等到能进病房时,他进去一把拉住老妈的手,‘我求你不要走,失去你,我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。’”二儿子回忆说。

因为病痛,雪丽经常只能躺在病床上呻吟,这让她和乔治的心里都十分难受。他们开始认真考虑“死亡”这个问题:如果其中一方提早离去,剩下那个孤零零的一个人怎么办?想想余生只能躺在病床上的凄凉,两位老人都忧心忡忡。

终于有一天,他们忍不住拉起对方的手,拄着拐杖出门散步。这一路走了很久,聊了很多。在轻柔的春风吹拂白发的那一刻,两位老人做了一个共同的决定:愿与卿相守,不求同生,但愿共死,生生世世,永不分离。

我等你,和我一起走

彼时,加拿大恰好在2年前通过了《医生协助死亡合法化》,两位老人决定一起去接受安乐死。当两位老人把这一决定告诉儿女们时,儿女们起初都难以接受。

两位老人告诉孩子,他们终将失去健康,他们不想苟延残喘。“很

多年前,我们亲眼目睹了非常受爱戴的一个家庭成员,在好几年时间里,从一个器宇轩昂的人变得无法被认出,躺在床上呻吟。”雪丽说“,我们当时就想,我们不在乎死亡来临时会发生什么。我们知道的是,面对死亡我们不要这样。”

漂亮了一辈子的雪丽,不想那样失魂落魄地离开这个世界。即使饱受病痛的折磨,她都一直坚持涂指甲、做头发、擦口红,每天尽量保持着精神饱满的状态。她想和乔治一起有尊严地、优雅地离开这个世界。

经过几天艰难的思想斗争,儿女们最终决定尊重爸妈的想法。

但根据法律的规定,想要安乐死并不是“自愿就行”,还必须要通过 2名医生对身体和心理的各种检测,符合安乐死的条件才行。2017年年初,两位医生对雪丽的病情做出了符合资格的结论,但在乔治的身体状况检测上出现了分歧。其中一位医生认为,乔治并没有特别严重的疾病让他的死亡合理可预见。

就这样,两位老人只能继续等待。神奇的是,没过多久,乔治的身体便开始走下坡路。他多次晕倒,不省人事,心脏也出了毛病,多次因为感染反复出入医院。再一次经过两位医师的评估,乔治糟糕的身体状况,符合了安乐死的标准。

终于到了可以好好跟这个世界告别的时候了,两位老人都舒了一口气。

牵你的手,一起优雅地离开

在两位老人去世的前两个晚上,他们去 Opus餐厅进行了最后的约 会——那是他们最喜欢的餐厅。

第二天晚上,他们与自己的大家庭共进了最后的晚餐。除了71 岁的女儿,69岁、60岁、54岁的儿子们,还有20多位直系亲属,都分别从越南、挪威、瑞士等地飞来,参加了他们的死亡告别仪式。

两位老人再一次向孩子们讲起两人初遇时的爱情故事——尽管这些美好的际遇他们向子女说了无数次,但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。饭后,他们又跟家人留下了最后一张合影。然后,跟可爱的孩子们一一告别,送上他们心底最真诚的祝福。

最后的一点时光留给彼此。晚上7点钟的时候,雪丽转头问丈夫: 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“你准备好,我就好了。”说完乔治给了雪丽深深的一吻。然后两位老人相互搀扶着来到床边,轻轻地躺了上去,对着床尾的孩子们说了一句:“孩子们,我们爱你们。”

伴随着两位执行医师的走近,房间里缓缓响起那首熟悉的莫扎特乐曲。那是他们初遇时放的乐曲。“知道吗乔治?这是我这辈子最喜欢的音乐。那时第一次约会,听着这首民谣,我也爱上了你。这辈子,真的很幸运遇到你。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,我都很幸福。”

说话间,两人紧紧握着手臂,努力靠近彼此,感受最后一次共同呼吸,最终满脸幸福地携手走进了天堂。

有太多的婚姻,还没经历衰老、疾病,便已不堪一击,而这对几十年如一日的伉俪,直到生命的尽头,也不愿放开彼此的手。

(摘自《家人》)(责编 芳庭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