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男人做些柴米油盐的烟火事

黄了青梅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目录· - 文/黄了青梅

曾经有几年,我以为自己很女人、很贤惠,出得厅堂下得厨房,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,把自己也打理得很好。老公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幸福生活,我一出差,他连内衣放在哪里都要打来电话问一问。同行的人说:“你老公好依赖你呀。”听起来好像自己是很重要的角色,好像一切很完美。

操心厨房的油盐、换洗的衣服、卫生间的香皂厕纸,这一切都是我的活儿,而这个家的男主人,下班回家只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等到酒菜端上桌方才归位。我心底有爱,也并不怎么劳累,日复一日似乎习惯了这种状态。

直到有一天,我伤寒发作,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。好不容易等到老公回家,他见我难受,倒也体贴,想要为我煮一锅稀粥,暖胃暖身。从打开煤气到米下锅,他跑来卧室问了我10遍有余,将锅端进卧室请我过目后才端上炉头,中途水又溢出,稠了加水、稀了添米,两个小时后,我才吃上了一碗有生有熟的粥。躺在床上,想到老来若自己先病倒,不禁心生悲凉。晚上,小儿闯了祸,老公又絮絮地对我讲:“看你儿子……”好像一切都与他无甚瓜葛。

我痛定思痛,一定要改变现状。于是索性借病在床上多赖了两日,到吃饭时说想吃最简单的炝锅面,附带一脸柔弱渴望的样子。老公大手一挥:“我来做!”

面做出来了,但是真的很难下咽。为了鼓励老公,我忍着不适全部吃完,对他大加赞赏。老公也极受鼓舞,在我养病的那几天自创 了很多花样儿,每每得到我热烈的推崇。在前来探病的好友面前,我更是不遗余力地奉上溢美之词。赞美会使人失去抵抗力,等我小病大养彻底康复之后,老公已经可以做四五个拿手菜了。

入得厨房后,我又将他引至阳台。老公自小在农村长大,瓜果蔬菜的种植都烂熟于心。我虚心向他请教,想在阳台开一角菜园,并买来盆土与种子。因为是他擅长的事,所以很容易就种好了,隔几日浇水,只待发芽生长。

有天晚上,我陪他喝了几杯红酒,说起他这些日子的变化,言及自己幸福感倍增。老公说,婚后他以为自己做不好,并不被我们需要。我说“:不,你是咱们家最重要的人。”

又过几个月,我们开始搬家。新家里一草一木都是他设计的,自然充满了感情。他每天打扫着自己辛辛苦苦装修的房子,用心养护着自己亲手栽种的瓜果蔬菜。我下厨,他一定进厨房帮忙择菜剥葱,什么活儿都没有时,他也会在旁边陪着我说会儿话。

老公越投入,就越挂念这个 家。之前,家就像睡一夜的宾馆,虽有温情,但不足以牵肠挂肚地系在他心里。现在,丝丝线线都被他惦记着。前几日,老公要去海南骑行,临行前,他买了鲜花和鱼食,准备好行李。我沏了壶茶,本想花前月下你侬我侬地惜别一下,却变成了他老人家的嘱咐大会 :“每天早上别忘记定好闹钟,二四六喂鱼、周三给花换水、早晚清理猫便便、睡觉开加湿器、下雪后不要开车……”不过是出去一周,我却感觉他不在,这个家就无法正常运转了。

不仅如此,从老公出去的第三天起,我和儿子就不断收到他寄回来的礼物:咖啡、水果、丝巾、笔,他走过的地方、品尝到的美味,所有他感觉美好的东西,都想与我们分享。他在家里真的很重要,他带来的爱对我们也很重要。

有时候,真的需要让男人回到家里来,做些柴米油盐的烟火事,那会让他们有更多的爱、更多的存在感。

(摘自《婚姻与家庭·婚姻情感版》)(责编 悬塔塔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