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宫本先生

辰璐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目录· - 文/辰璐

多年以后,安乔依旧会回想起那个慵懒的下午。

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身上,温暖熏烤着舒适的榻榻米,一股稻草的芳香混杂其中。宫本先生用石杵一点一点地碾磨着咖啡,安乔呆呆地坐在一旁,用余光打量着他额头上细细的汗珠,安静地等待着那杯只属于自己的咖啡……

1

安乔工作的写字楼旁边新开了一家咖啡馆,也是在这里,她认识了宫本。

安乔的家境不好,喝咖啡这么小资的事情,放在以前,她是想都不会想的。唯一的一次喝咖啡还是速溶的,是上学的时候为了提神才喝的。所以,当安乔第一次喝宫本先生的咖啡时,手舞足蹈地跟对方解释说自己不爱吃甜食,不加奶和糖,内心还局 促地害怕对方嫌弃自己土。

“速溶咖啡是没有灵魂的,不加糖和奶,才最能真正喝出咖啡的精髓。”当宫本先生听说了安乔的这件糗事后,他无比认真地跟安乔如是说道,末了,他还不忘加上一句,“这个店里除了我,也只有你这么喝了,就连老板喝我磨的咖啡时,都会加上很多的奶才能饮下,他真的不懂咖啡。”

听完后,安乔哈哈一笑:“你不怕我告诉你老板,让他把你开了?”宫本先生听完后明显一愣,随后俏皮地冲着安乔眨了眨眼睛,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。

一来二去,安乔开始有点喜欢上咖啡了,喜欢上了这里,渐渐跟宫本的话也多了起来。有时候,宫本做了一些小甜点,也会邀请安乔去店里品尝,听一听她的意见。

2

安乔每天一有空就去喝一杯宫本先生磨好的咖啡,慢慢变成了一种习惯,而这种习惯所带来的“恶果”,就是安乔品咖啡的嘴越来越刁。

于是,宫本先生便别出心裁地想出了一个玩法——盲品。因为安乔把店里所有的品种都喝遍了,所以宫本先生让安乔去猜他磨的是之前喝过的哪一种咖啡。渐渐地,两人变得越发默契。有时候,安乔跟朋友一起去喝咖啡,宫本问遍了所有的人想要什么咖啡,唯独落下了安乔。因为他知道,今天的安乔喜欢什么样的味道。

咖啡厅里总共有4款特色咖啡杯,宫本拿杯子时,安乔突发奇想地想用云朵的那套,宫本看了一眼 安乔,问她:“这套吗?不用花朵那套吗?”安乔一头雾水。

后来,安乔才知道,她第一次来到咖啡厅里的时候,跟宫本说过自己喜欢带花的这一套杯具。宫本记住了,之后安乔每一次喝咖啡便都是这一套。她本无心,而宫本有意,并深切牢记。

有人说:“咖啡在一次次研磨中变得更加香醇。”而安乔对于宫本先生的感情也在一天天的碰撞中变得更加牢固。当有一天安乔出差,没有办法去宫本先生那里,而是选择就近找一家咖啡厅喝一杯的时候,她才惊愕地发现——她喜欢的不是咖啡,而是那个人。

她告诉自己,我今天已经喝过咖啡了,可是她的心还是会跟她的胃说:“不,你今天还没有。”

3

在得知自己的心意后,安乔无时无刻不想和宫本表白。

可是,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病彻底打乱了安乔的计划。也是在那段时间,安乔疯狂地迷恋上了肯尼亚咖啡的味道。因为咖啡味道最苦,香味最浓,只有这个咖啡能够掩盖掉那一刻她心底的压抑。

宫本极为默契地配合着安乔的心情,他们一起从咖啡的发展史聊到日本的发展史,从咖啡口感的解析再到咖啡豆的产地。因为语言的原因,宫本很多时候并不能很明确地听懂或者表达,但是每逢这个时候,两人相视的一个微笑,便将很多问题迎刃而解。

那是她人生为数不多的美好时

光。有朋友问她:“那段时光如此美妙,为什么不趁热打铁在一起呢?”安乔只是笑了笑,她喜欢宫本,不敢表白,怕破坏了这段美好。

4

手术很成功,一个月后,安乔又来到店里,什么也没做,只是喝咖啡。

宫本很好奇,安乔一个月没出现,到底去了哪里,而安乔也觉得没有必要再瞒着他,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宫本。宫本知道后,发了好大一通火,混杂着日语,叽叽喳喳地说了一堆,怪她瞒着他,甚至还要没收刚给安乔煮好的咖啡。

宫本跟安乔说:“你现在刚手术完,不能喝咖啡吧?”安乔摆了摆手“:谁说的?没有的事。”安乔知道,术后应该戒掉咖啡这类刺激性的饮品,可她也知道,咖啡和宫本不论哪一个,她都已经深藏在骨子里了,割舍不掉了。

她最终还是表白了。表白的那一天,是她人生中最倒霉的一天,开车去机场送朋友,准备回去时,找不到车了;好不容易找到了车,却发现车钥匙没了;最后车钥匙找到了,却因为自己的大意,把车停在了应急车道,还被交警贴了罚单。

当她哭丧着脸去宫本那里喝咖啡,宫本问她是不是心情不好的时候,安乔再也忍不住把自己的苦水全都倾诉出来。他拿出咖啡豆跟手磨咖啡机,想着法子让她开心。安乔那天兴致实在不高,宫本来来回回折腾也没效果,后来他突发奇想, 竟然做了杯奇酸无比的咖啡给安乔。

她泪流不止,一半是因为酸,一半是因为感动。那一刻,她彻底鼓足了勇气,抬起头问他:“我喜欢你,可以吗?”

宫本只是笑着看着安乔说:“如果这能让你高兴的话,没有问题。”

5

宫本不是一个很善于经营的人,咖啡厅在他的手里一直是亏损的状态。老板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,便把店面盘了出去。对于宫本来说,这无非就是换个地方继续工作的事情而已。但对于已经喝惯了宫本咖啡的安乔来说,简直无法接受。于是,宫本每天做好挂耳咖啡,风雨无阻,中午准时送到安乔那里。

宫本也会生气。有一次,他赌气地跟安乔说:“我以后再也不做咖啡了。你每天陪咖啡的时间都比陪我的时间多。”

安乔听完后,微微一愣,转瞬便笑得前仰后合地跟宫本说道:“第一次见你吃醋,你却还是和自己做的咖啡吃醋。”

不过,宫本的话还是触动了安乔。她思考犹豫了很久之后,跟宫本说:“要不,咱俩贷款开个小咖啡厅吧?这样我就能天天喝上你做的咖啡,而你也再不用跟咖啡生气了。”她的话音刚落,宫本就已经掏出了一个小本子,本子上记载的是各种各样的预算和比较好的地段的店铺价格。

安乔说,以前她真的想过,怎么样才能知道对方是不是真正对的那一个人,遇到宫本以后她才明白,和对的人在一起后,所走的每一步 都是那样的合拍,没有隔阂,他就是生命里所有的和音。

6

南京路的一家正在装修的店铺前,宫本问安乔:“想好店名了吗?”安乔摇了摇头,对宫本说:“要不就叫一间咖啡厅吧。”宫本思忖了一番后,竟然点了点头。只要安乔开心,他什么都愿意做。

可是真当牌匾做好送到的时候,宫本先生才发现自己被安乔骗了。宫本问安乔:“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?”安乔什么也没说,只是紧紧地抓住了宫本的手,把头靠在了他的肩头。落日的余晖慢慢地散了,就好像那天下午一样。

“再来一杯肯尼亚咖啡吧。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安乔站起身来,望了一眼宫本,静静地说道。宫本看了一眼安乔,什么也没说,径直走回了店里,开始择起了咖啡豆,然后用石杵一点一点地碾磨着咖啡。

安乔背着手站在门外,来回晃荡着,望着落地窗里宫本那认真的模样,心里一阵满足。对于她来说,这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,一场那天慵懒下午之后最美的延续。她微微地抬起了头,看了看蔚蓝的天,转而又望着牌匾,一字一句地念道“:你好,宫本先生咖啡厅。”

她已经闻到店里弥漫的香气,她知道,宫本先生那杯专属于她的咖啡已经煮好了。还是那个带花的杯具,还是那份醇厚的口感。凉了,就不好喝了。

(田龙华摘自《时代青年(悦读)》)(责编 悬塔塔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