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没见面,我就被牵住了

哈爸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目录· - 文/哈爸

2009 年 2 月 19 日,我从厦门飞往重庆。之所以对这个日期记忆深刻,是因为从这开始,我的人生不一样了。

在这之前,我接到了一个面试邀约电话:“余先生,您好!我们总编邀请您来我们杂志社面谈……”那是一个女生的声音,甜美、知性、温柔,我一下就被吸引住了,可谓“一听钟情”。当时我就在想:这个女生有没有结婚,有没有恋爱?

这一切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合常理,但缘分也许就是这么奇妙。在还没有见到她之前,我就被远隔千里的那一端的她牵住了。我隐约感觉到,我生命中很重要的那个人就要出现了。

很快,我和“这个声音”在重庆的朝天门见面了。面对她的那一刻,我很笃定:这就是我想要找的那个人。当知道她既没有结婚,也没有男朋友时,我万分窃喜。

河水不知道自己将会在哪里拐弯,人生也一样。

在遇到哼妈之前,我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,这个世界,不太有“别人”。我比较沉默,生活中鲜有“普通朋友”,跟我经常联系的朋友极少,仅有屈指可数的几位能促膝一谈的“挚友”,聊的也多是诸如哲学、生命、使命、价值、意义这样的话题。

在遇到哼妈之前,我在“新教育研究中心”工作,那是一个很好的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团队,但那份理想也没能让我坚持下去。我始终处于低迷的状态,寻找却寻不见,抓取却抓不着,我的双脚不知该踏上哪一条道路。在这段内心求索的 日子里,我甚至写了一部10万字的长篇随笔,自命名为《无聊者手记》。

那时,我常常整天一个人坐着,对人生做各种哲学意义上的思考。我深深地感到:所有思考中的“我、我、我”是不好的――这将是一条孤独的、没有希望的道路,它只会带我走向灭亡。

我隐约觉得,我需要一个深爱的人来引领我向上――有了她,我或许能找到活着的另一层意义;有了她,我会有更大的动力去努力生活和奋斗。如果有一个亲密爱人,我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将就而无趣地活着。即使是很简单的日常吃饭,都可以成为两个人的洗手做羹汤,而不是一个人凑合着吃。于是,我对关系产生了强烈的认知和需求――我应该主动去寻求爱,寻求一种从“我”到“我们”的关系。

“关系”,这个在我以往所有的思考中从未出现的字眼,就这么突然地插入到我生命探问的序列中来,隐含着人生幸福的某种密码。一个人无论怎么有智慧、有名望、有成就,但如果是孤独的,也很难说有什么幸福和意义。于是,那时的我迫切地想要找到生命中的另一半,找到 那个能跟我相伴一生的亲密爱人。而且,我也需要找一个人拉住我,不愿成为“飘荡的半空人”:上没有信仰,下没有传统――既无天空,也无大地。在遇见哼妈之后,哼妈就像是我的大地,我就像只风筝一样,不管怎么飘,飘到哪里,总有哼妈可以拉住我。

哼妈对于我的意义,在心理层面,我找到了这样一个很亲密的爱人;在生活层面,我找到了一个能够抓住我的伴侣,不会让我总是飘荡。

《鲁滨孙漂流记》和《荒岛求生》很好地展示了一个人与世隔绝的孤独,失去关系的生命也就失去了幸福。生命的本质,就是在关系中寻找自己,并成为真正的自己;在关系中寻找爱,并成为爱。

歌德在《浮士德》中说:“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向上,你就是我的永恒女性。”2009年的 2 月 19 日,这终于来临,感谢上帝把哼妈――这个引领我向上的女性――带到了我的身边!

(摘自天津人民出版社《好婚姻,就是一次又一次爱上对方》一书)(责编 微子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