坚韧诚实不忘本 严谨家风传百年

甘海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目录· - 文/甘海

时至今时,距“中国铁路之父”詹天佑诞生已150多年。詹天佑的孙子詹同沛整理出来了一些祖父的资料,这些资料对詹同沛来说视同珍宝。在整理家书时,詹同沛看到了之前父亲詹文耀亲手写的手稿,其中一句写道:“做个坚韧的人,做个诚实的人,做个不忘本的人。”这是父亲一生做人的原则,同样也是詹家每个人做人的信条。

做事要严谨

“中国铁路之父”詹天佑和妻子谭菊珍有8个孩子,为了修建铁路,詹天佑带着一家老小跟着铁路“跑”, 8个孩子分别出生于广州、直隶林西、山海关、锦州、北京五地,然而颠沛流离的生活并不影响詹天佑对妻儿的关爱,他总能在工作中挤出一点时间陪伴孩子们读书写字,既威严又慈祥。只要有时间,总是让孩子们把最近写的字、读的书给他看。遇到孩子们写错的题目,詹天佑不会严厉批评、责骂孩子们,而是把这道题目圈出来,告诉他们写错了,得重写。

三子詹文耀5岁时,詹天佑修筑从北京到张家口的铁路。有一天, 父亲一夜未归。第二天才知道,那天沙尘狂风席卷八达岭,测量队工人急着结束工作,测量到数字后就赶紧记下来,也没有再次核对,就从岩壁上爬下来。詹天佑发现后,背起仪器,冒着风沙,重新吃力地攀到岩壁上,认真地复勘了一遍,修正了一个误差。

有一次,詹文耀的小儿子詹同沛为了能早点出去玩,数学作业没检查就跑出去了。傍晚回家,看到 父亲在他的作业本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红“×”:“一个小数点点错位置,相差十万八千里。当年你的祖父修铁路不要说错一个小数点,就是相差0.1,也修不成这铁路。对数字绝对要严谨,否则,别去学数学。”

等父亲说完,詹同沛乖乖地走到书桌边,那里常年摆放着一把戒尺,假如有孩子写作业不认真,或者是写错了题目,惩罚是不可少的,那把戒尺就是“家法”,不过父亲从

不打他们,而是让他们自己拿尺子打手心。每打一次手心,疼痛便会传遍全身,自责也会传遍全身,看着通红的手心,脑子里会记住下次别再犯同样的错误。

那次以后,詹同沛对待数学上的每一个数字都很认真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多年以后,詹同沛进入上海柴油机股份有限公司工作,从车间工人到分公司经理,事业发展的背后,离不开这种从小养成的严谨的工作态度。

做人也需严谨

詹文耀 14 岁那年,父亲詹天佑担任粤汉、粤川铁路督办兼总工程师。那年秋天,詹天佑接到北洋政府的一个通知:批准他的大儿子詹文珖、二儿子詹文琮官费出国留学。当时一家老小的吃穿用全靠他一个人的薪俸支撑,尽管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子承父业,但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詹天佑婉言谢绝了北洋政府的特殊照顾,坚持用自己的薪俸,支付两个孩子留美8年的一切费用。两个孩子不理解。詹天佑语重心长地说:“如果公费留学,你们就会懈怠一些;我自己出钱,你们才不敢偷懒,你们不好好学,浪费的就是家里的钱,而且我也没有过多的钱供你们虚掷光阴。”

送走两个孩子留美后,詹天佑和妻子带着其他孩子节衣缩食。詹文耀曾经抱怨过父亲。有一天,他偷偷溜进父亲的书房,看到一封未封口的信,像窥探到父亲的秘密一样,他小心地打开信件。这是一封寄往大洋彼岸的信,收信人是驻美 公使唐绍仪,父亲在信中拜托他帮忙照顾好两个儿子,言辞恳切,足以看见父亲对孩子的担心和期望。

詹文耀儿时最爱看的书和收藏的金圆币,都是父亲托同学代购的,只为博得孩子们一笑。“我寄上160元汇票一张,请为我购书。余下的钱,可否分心为我将其全部购买金币?我的孩子们很喜欢这些小货币(美金 1 元),每天都向我念叨,他们觉得这种1元金币很好玩,如果你能寄些新的来,那就更好了。”这是1906 年 10 月 23日,詹天佑在写给他耶鲁大学的同班同学布雷肯里奇的信中,向朋友提的一个充满父爱的要求。

随着这一封封越洋信件,带来的不仅有孩子们爱玩的物价,更多的是一本本外文书,甚至整箱的《马克·吐温》全集。正是詹天佑为孩子们创造了阅读的环境,詹家的孩子长大成人后各个事业有成,尤其是二儿子詹文琮继承了父亲的事业, 1918年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回国投身铁路事业,人称“小詹天佑”。抗战期间,詹文琮在株洲至萍乡间抢修被日机炸毁的铁路,因劳累过度病逝。孙辈詹同济是著名的铁路工程师,詹同渲成为漫画家。

多为国家着想

詹文耀 22 岁那年,大哥和二哥留学归来,一家团聚后,面临两个哥哥找工作的事情。有单位直接找上门,想要高薪聘请,父亲却不同意,他把两个孩子叫到书房,郑重地说:“我送你们出国留学,不是要你们回来做高官、拿厚禄,而是 要你们为国家的繁荣富强做些有益的事。我身边正好很需要人手,你们就在我身边工作吧。”两个儿子都很孝顺,没有提一丁点要求,便来到父亲身边帮衬。

和两个哥哥一起回国的几个同学,也来到詹天佑的身边工作。詹天佑给他们每月开出100多元的工资,而给自己的两个儿子开出的工资只有70多元。两个儿子自认为并不比别人差,为什么父亲要自降一等?那些天,詹文耀觉得家里的气氛很压抑。詹天佑感到两个孩子在闹情绪,便在一次饭后,言语恳切地说:“不是因为你们工作得不好,而是因为你们俩是我的儿子,要求要更严一点。对自己的孩子徇私是不好的。你们要知道,国家目前有困难,我们不能只顾个人,要多为国家着想。”

父亲一生清廉,让几个孩子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他常对孩子们说:“不能只顾个人,有大情怀才有大出息。各处所学,各尽所知,使国家富强,不受外侮,以自立于地球之上。”

做了一辈子统计工作的詹文耀时刻铭记父亲的话,同时也这么教导自己的孩子“以国家利益为先”。没有见过祖父的詹同沛,对这句话感同身受。

在詹家有一个传家宝。这个传家宝是一个金子做的钟,外面镶嵌着玛瑙,是慈禧太后赏给詹天佑的。虽说这个是詹家的宝贝,但遵照詹天佑的遗愿,后来还是捐献给国家了,现在这座钟放在詹天佑纪念馆里。

(摘自《新天地》)(责编 满天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