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性和谐的婚姻

游小挺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目录· - 文/游小挺

我们会发现一种很有趣的现象,吵吵闹闹的夫妻,往往一起白了头;而相敬如宾的夫妻,哪一天悄无声息突然就分手了,而之前的和谐只是一种假象,在能量层面上,他们是断裂的。那这种现象是怎么形成的呢?

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啊!

习惯性回避冲突的男人

在冲突中,男人和女人真的很不一样,女人恨不得拉着男人:“来,把话说说清楚,问题不能过夜。”女人期待最后的结果是两个人能达成一致,甜甜蜜蜜搂着睡觉。而男人面对冲突,本能地就背过身去:“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?老是睡觉前和我吵架,还让不让我睡觉了?”

Tina在婚姻里感到的就是这股冷意。

她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生,话特别多,像叽叽喳喳的小喜鹊。先生是她的大学同学,话不多,但让人感觉踏实可靠。一个外向,一个内向;一个活泼,一个内敛,大家都觉得是天作之合。

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Tina 发现先生回到家,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玩游戏,而对她的回应也越来越少,经常“嗯嗯啊啊”地敷衍她,每次她和他絮叨家里的琐事时,他都特别不耐烦,转身就躲到游戏里去。Tina要和他吵架吧,老吵不起来,一大声,他就说:“行了行了,都是我的错。”然后就去打游戏了,等过一段时间,他心情平静下来了,会经常用讨论家常事务的方式,让生活重归平静,他觉得自己的修复能力很好,但 Tina很痛苦,有些事情她很想揪着老公吵个痛快,可是遇到这样一个三棍子打不出闷屁的男人,她很是抓狂。

于是,在日常生活中,她就越来越絮叨,而被絮叨烦到的男人,就越来越把自己埋到游戏中去。

两个人进入到了依赖和反依赖的模式中去,男人用习惯性回避冲突的方式来回应女人,看似一直在忍让,没有发火,只有沉默和宽容。

但这也是一种冷暴力。

陷入能量上的断裂

终于有一天,Tina醒悟了,或者说绝望了。

那天,孩子上幼儿园要迟到了,她手忙脚乱地出门,又把重要的文件落在了家里,等到了公司才发现,再回去取就来不及了,赶紧打了一个电话给老公,让他帮忙回家一趟,因为他会开车,离家也近。恰巧老公那天手上也有些事,一时走不开,两个人就在电话里吵起来了。

说吵呢,也就是拌了几句嘴,像往常一样,他们的吵架一直是一头热,一头冷。

等晚上回了家,Tina的气还没有消呢,就借着其他的事,对着他嚷嚷了两句。他淡淡地瞥了她一眼,穿上衣服,甩上门走了。

那一瞥,却让她寒到骨子里,那一眼似乎在说:“我都这么宽容了,你还这么纠缠不清,到底还要不要过日子了?”

那一个晚上,Tina想了很多,她权衡下来,老公各方面还是不错的,人长得帅,工作上进,对家庭负责,唯一让她抱怨的就是他对冲突的逃避。

她知道从他这里获得不了什么感情上的交流和慰藉,也就索性不做了。有事说事,没事大家各忙各的。他喜欢玩游戏,她喜欢打打羽毛球,有空再和闺蜜们聚一聚,吐吐槽,日子就这么平淡地日复一日地过下去了。

我们可以看到:习惯性回避冲突的男人经常和“问题不能过夜,必须谈清楚”的女人在一起,这类男人被这类女人的活力吸引,这类女人则需要这类男人的稳定可靠。

结果却是彼此都痛苦不堪。男人会责备女人:“你怎么这么多事儿,不像我这么宽容。什么事儿你都要谈!”

女人则有可能在关系中逐渐学会了隐忍。双方进入一种假性和谐的状态:就是双方都小心翼翼地收起自己的真实感受,避免踏入“雷区”,维持一个表面的和谐关系。

逐渐地,由于“能量层面”的双方实质上已经断裂,日子久了就会彼此感到窒息。

依赖和反依赖

这种模式是怎么形成的呢?我们内心的创痛大致可以分成两类,一类是被抛弃的创痛,一类是被吞没的创痛。

因为有被抛弃的创痛,一个人就会无比渴望爱情,并在爱情中时时刻刻都渴望亲密,这样的人在爱情中会不明白什么是个人空间。

相反,因为有被吞没的创伤,一个人在爱情中反而会特别留意自己是否有空间,他会随时为自己保留一片天地,有时是独处,有时是保守一些秘密,有时则是将注意力从爱情中转移到别处去,甚至是背叛。反依赖的人很难说“不”,回避冲突,同时他们又很希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所以他们觉得如果太深入爱,自己就会消失。这是很深的恐惧,而不是一点点。

依赖的背后是害怕被抛弃。反依赖的背后是害怕被入侵、被吞没、被吃掉。

健康的关系中,你可以处于依赖,也可以处于反依赖。但在不健康的关系中,角色是固定的,一个永远是依赖的,一个永远是反依赖的。在绝大多数情况下,这个力量是失衡的。不幸的是,依赖的力量 总比反依赖的人力量小,所以常常总是反依赖的人在控制关系,决定现在亲密度的百分比是多少,但这会让对方受伤,觉得如此无助,很愤怒。

如何破局

当两个人慢慢形成一种冰冷的关系或能量割裂的关系,无法表达负面感受时,这种婚姻已经成为一个美丽的躯壳,内在的活力已经消失了。

如何破这个僵局呢?有两个关键点。

对有被吞没创伤的人而言,无论男人还是女人,他们必须要学习的功课是,对有被抛弃创伤的人表达拒绝,因为每个人都是要通过自己而证明自己的存在。

有3个练习可以帮助我们: 1.稳稳地站在地上,一只脚向前,伸出一只手,对向自己提要求的人说:“不!”

2.稳稳地站在地上,向前伸出双手,对走近自己的人说:“停!”

3.稳稳地站在地上,向两边撑开双手,说:“我要我的空间!”

这些练习都是为了让有被吞没创伤的人,学会直接拒绝有被抛弃创伤的人的要求。

当他可以非常清晰地发出信号时,对方就知道他的边界在哪里,也给大家留出了充足的空间。

其次,可以讨论负面的感受。当觉得不舒服的时候,是可以敞开来谈论的,唯有真诚才可以拥有深度的亲密关系。

那对一个有着依赖清醒的人来 说,需要做什么才能破局呢?她可能同样需要更多的空间和独立性。

依赖型的人渴望爱,就像渴望氧气,但这会让反依赖的人感到窒息,感到对方的需要就像海啸,会把自己淹没。人一旦把所有的能量都聚焦在对方身上,自己就会失衡。

比方说,你期待伴侣什么时候给你电话,但他没有,那等待的一个小时就好像是一辈子,永远要这样等下去,而你好像很确定,你没有得到你想要的爱。因为小时候有太多的不安全,所以我们有一个很深的感受——我需要,如果需要得不到满足,就会死掉。

这是一种幻觉,我们必须从这种幻觉中醒来。我们已经长大了,可以活下去了,我们可以依靠自己获得自己想要的。

所以,首先不把所有的能量聚焦在对方一个人身上,我们可以拥有自己的朋友、同事、宠物,建立起丰富的社交网络。同时,培养自己的爱好,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自我成长上,而在沟通上,始终保持一个原则,对自己的感受负责。

我们可以坦诚交流自己的感受,但归根到底,情绪是自我负责的,要区分请求和命令。

同时,我们学会感恩对方,而不是挑剔对方。在感恩对方的过程中,慢慢地会升起一种信心,原来他已经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情,我是值得被爱的。

期待我们每个人都从自己的桎楛里挣脱出来,学会新的表达爱的方式,让爱的能量进入生生不息的交流和平衡中……

(摘自《现代家庭》)(责编 满天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