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馅饼遇上比萨

周晓菲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目录· - 文/周晓菲

我每天上下班,都要从一个城中村里穿过,中间的巷道是一条热闹的街。

有一天,街上来了一个卖芝麻酱的人,一台不大的机器,上面放入芝麻,下面就流出芝麻酱,比香油作坊里卖的显得更加原汁原味, 10块钱一瓶,我赶紧买了。

回到家中,烫了面,烙了两张红糖芝麻酱饼,饼烙得金黄,外层香脆,里软而筋道,红糖和芝麻酱已经完全融合,咬上一口,甜丝丝、香喷喷,这个味道竟让我想起小时候吃过的烤饼来。

我小的时候,住在湘潭一个2万多人的大纺织厂里,因为爸爸远在千里之外,只有妈妈带着我们姐妹俩生活。我们的饭也都是在食堂解决的。

每天下午,食堂里就会做一种发面的烤饼,两面烤得像馕一样焦黄,中间薄的地方已经烤脆了,里面有红糖,咬一口,褐色的糖浆就会溢出来。

再后来,我也喜欢上了霸气外露的比萨,无论是荟萃大虾、蟹柳等丰富的海鲜配以酸甜的菠萝、青椒的海鲜比萨,还是由香腊火腿搭配菠萝、磨菇、洋葱,加上浓厚的马苏里拉酪的意式比萨,口口都是令人满足的好滋味。虽然说,比萨的老家在咱中国,是马可波罗记错了,把本该藏在里面的馅儿裸露在了外面。但是,两种馅料放在不同的位置,却体现了中西方不同的价 值观。

中国人是含蓄的、内敛的,无论为人处事、情感乃至食品都是内向的,我们信奉包子有肉不在褶上,所以包子、饺子、馄饨、馅饼、汤圆、粽子都看不到包罗万象的内容,虽然这种方式与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同出一辙,具有挑逗性,让食客们的探索精神油然而生,充满了对未知美食的想象等优点,缺点却是难以猜测,不利于选择。

而西方人是直白的、外露的,他们的食品其馅料都放在了表面,比萨、热狗、汉堡甚至包括寿司,一切都摆在了明处,让人一睹为快,瞬间判断,入口之前就有了全面的了解。

两种馅儿的文化表现了两种价值观念。东方人看重内在涵养而忽略外表,增大了判断事物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。而西方人则是崇尚内涵与外在并举,最大程度地展现事物的价值,缩短判断时间,把成本和风险降到最低。总之,美食的差异在其表,而其内部仍然彰显着深厚的文化内涵和美的诱惑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