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靠岸

Modern Women - - 目录·Contents - 荆承

1

与陈河岸的相识纯属偶然。那次在车站,乔菲在一场秋雨中,望着过往的车辆出神。大块头的陈河岸从她身边跑过去,碰掉了她拿在手上的包。他返回头帮她捡起来,失魂落魄的乔菲这才想起来要上这趟车。

乔菲身上的衣服已经差不多湿透,贴在了身上。她尴尬地左拉右拽,感觉一个人用胳膊碰了碰自己,她抬眼一看,看到刚才碰掉自己包的男子手上拿着一件外套递给她。乔菲接过来披在身上,感激地看了他一眼。原来看似粗犷的男子却有一颗细腻的心。

车子开了没两站就停了下来,司机道歉说车子出了故障,请乘客下车改乘别的交通工具。有人抱怨但也没有办法,大家纷纷下车,换乘别的车辆。陈河岸把伞撑起来,问乔菲的目的地是哪里,乔菲说了 一个地址,他说自己顺路,可以送她一程。乔菲感激不尽。

雨很快停了,陈河岸把伞收起来,两人又走了一会儿。告别时,陈河岸抬手从乔菲的头发上摘下一片树叶,说:“再这样走下去,没准你就变成一棵树了。”乔菲被他的话逗笑,好像乌云都散开了。

后来,乔菲总会在车站遇到陈河岸,车没来的时候,两个人便聊天打发时光。也是后来,乔菲才知道陈河岸的单位其实比自己要近一些,第一次送她到目的地,他又往回走。陈河岸说:“只是觉得你好像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,我就想多陪你走一会儿。虽然那时候我们还不熟,但两个人说说话,总好过一个人闷闷地走路。”

冬天的时候,两个人总会提前几站就下车,一块儿在雪地里走走,雪落在肩膀上、头发上,渐渐地,就成了白头。

后来,陈河岸买了车,就让乔 菲搭他的顺风车。

2

直到更熟悉的时候,陈河岸才知道初见乔菲的那天,她为什么不高兴。

如果说在大都市里生活很艰难,那乔菲身上背负着更多的重担。她和父亲生活在一起,父亲行走不便,乔菲就是父亲的腿。

乔菲有强大的自尊,也有强大的自卑。她像亦舒笔下的女郎冷静理智、自负盈亏,不接受任何人的同情目光,也拒绝了所有的外界温暖。

大多数时间里,父亲在他的轮椅上无趣地度过,轮椅停泊在那套陈旧的小房子里,像汪洋大海中的一艘孤舟。乔菲的心也会随着沉下去。

乔菲下班的时间,都会陪伴在父亲身边。毕竟他不能下楼,全世界已经抛弃了他,她不能再抛弃他。

他的脾气很差,经常无故地骂人、摔东西。他曾是一个画家,但他的心似乎也像他的双腿一样枯萎了,他不再碰那些曾经视为生命的东西。

女儿照顾行动不便的父亲,其实有许多不便之处,但乔菲都忍耐了下来。只是女子毕竟力气弱,有时不能周全。有一次,恰巧陈河岸打来电话,乔菲犹豫再三和他说了。

陈河岸个儿大力气也大,可以把她的父亲抱上抱下。出乎乔菲意料的是,陈河岸还会按摩,在他大块头的衬托下,父亲显得很瘦小。乔菲看他给父亲按摩,总怕他的一

双大厚手会把父亲揉碎。父亲的表情很放松,能看出来他享受这样的按摩。

房间的纱窗坏了,几只苍蝇飞了进来,在父亲的小腿上爬爬停停,它们惯于欺负那枯萎的生命部分,父亲丝毫不觉得,乔菲却看得难受,它们爬得她的心直痒。陈河岸不朝它们下手,而是不动声色地起身,好似无意地驱走了那些讨厌的东西,然后用苍蝇拍悄悄地把它们结果掉。

在那死去的腿上拍苍蝇不合适。这是个心地善良的小伙子,连乔菲的父亲心里都有数了。

3

陈河岸告诉乔菲,他父亲去世得很突然,之前没有任何征兆,他甚至因为出差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,成为终身遗憾。后来他当起了义工,去敬老院服务,照顾老人,好像这样才能弥补些许心中的遗憾。

这时候,乔菲才发现,自己竟然对这位朋友一无所知。

陈河岸说:“看到你爸我就想到我爸。你真幸运,回到家还能叫一声爸。你看我,现在已经是一个孤儿了。”

乔菲的父亲自从出事后就很少出门,陈河岸提议带他出去散心。乔菲犹豫,那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。

陈河岸准备了各种生活用品、出行装备。乔菲没想到父亲能轻易答应,她一直以为他已经厌倦外面的世界,原来一直是她错了。

陈河岸甚至为乔菲的父亲准备了气味幽微的香水,他原来早就发现乔菲的父亲对带香味的东西爱得 不近情理。也许瘫痪的人都会生出自卑,生怕自己有不正常的气味令人窘迫。陈河岸默默做了一切琐碎的事情。

他们去了海边,看到乔菲的父亲对各种各样的石头有兴趣,陈河岸帮他捡了很多。

陈河岸帮乔菲父女俩拍了合影,乔菲犹豫着,把手放在父亲的肩头。后来看照片,乔菲发现,她和父亲那时都是笑着的。

回来后的一天,乔菲的父亲塞到陈河岸手里一个东西,陈河岸张开手看,发现手心里是一枚小小的石头,石头上画的是一个女子的像,呵,那是乔菲。陈河岸才又想起,乔菲曾告诉他,她父亲是个画家。直到那一刻,他才把画家和眼前这个瘦小的瘫痪男人合二为一。

过了一段日子,乔菲的父亲又给了陈河岸一枚石头,陈河岸发现画的是他的样子。他把它连同乔菲的像摆在家里最显眼的位置,每天看,仿佛空气里都是蜜糖。

陈河岸和乔菲商量给乔菲的父亲开一家微店,专门卖乔菲父亲的石头画。和乔菲父亲商量时,他沉默良久,说:“那得需要很多石头,没有灵性的石头,我画不出来。”乔菲看陈河岸一眼,知道父亲这是同意了。

从此,父亲也忙碌起来,经营的琐事交给乔菲和陈河岸,他只管创作的事。他不再每天目光空洞,像孤舟那样漂泊。

曾经,一场车祸夺去他妻子的生命和他的行走能力,从此看到和妻子酷似的女儿,就不禁思念亡人。他那时才知道自己无法面对女儿, 没有妻子,他甚至不知如何与女儿相处。

心细如发的大块头陈河岸的出现,恰好成了父女俩的调和剂。他像一泓泉水注入,让这个了无生趣的家有了无限可能。

4

黄昏时,走在街上,乔菲被绊了一下,幸好陈河岸及时扶住,他调侃她:“这么平的路都能摔跤,这要是坑洼点你不得住院?”乔菲笑起来。乔菲突然问陈河岸:“你为什么对我爸这么好?”

陈河岸说 :“因为我喜欢他女儿啊。”

爱情是一个神话,我们注定要走过那条懵懂的河,长成无神论者。但有的人却让我们重新相信爱、相信神话,也许他不富也不帅,却是那种让你想起来就觉得暖和的人。遇到这样的人,幸福就靠了岸。

乔菲从不说想要,因为怕得不到。但是那次,陈河岸问她:“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好不好?”她莞尔一笑,说:“好!”

(摘自《风流一代》)(责编 落觞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