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

Modern Women - - 陇上精英 - 文/王太生

春日读汪曾祺,看到他在《人间草木》里说,“如果你来访我,我不在,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。”似听见一个老头儿在喃喃自语。

有个朋友住在一座老桥的旁边,桥旁的河坡上站着一棵白梅。居住在这样的环境,其实是很美的,风和景明,桥与梅,梅与流水,相映成趣。

虽不曾住过院子,但我经常到有院子的人家走动,敲门时,有的院子比较大,里面的人一时听不见,或者听见了,等他来开门要过一会儿,也只能和他门前的花草坐一会儿。这种“坐一会儿”,是用眼睛去交流,与花对视,或者漫不经心睨上一眼,等到木门被打开,它们已成为身后的温柔背景。

“请和我门口的花坐一会儿。”这是一个人留下的花草笺、春日帖,是主人唯恐怠慢客人,担心客人在等待的过程中单调乏味而说出的话。这是多么美妙的情境,又是多么美好的际遇。我所能想到铺展下去的事情,还可以叮嘱对方:“树上有鸟雀,架上有葡萄,你如果口渴了,可以先摘上几颗尝尝。”

把花种在门外的,是一个有生活情趣的人,也是一个随和大气的人,不把花只种在院里独乐,而是种在门口,与路人分享。

真想做一回青石台阶闲淡人。春风再度,清风拂面,岁月不老。

(摘自《工人日报》)(责编 悬塔塔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