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是我最辽阔的天空

Modern Women - - 目录· - 徐俊霞

我和宁远相恋在北方的一所大学校园,我学音乐,他学工商管理。大学本科毕业后,我考上南方一所大学的研究生,宁远选择参加工作,我们开始这段并不浪漫的异地恋。

我出生在城市的普通工人家庭,音乐是烧钱的专业,从小到大,耗尽了父母大半生的心血,好在我读的研究生是公费,学校每月还补助200元,家里只需要负担每月的部分生活费。宁远出身农村,虽是家里的独生子,对于他的工作,乡下的父母却帮不上任何忙,他四处投简历,跑人才交流会,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才应聘到一家私企做销售。

反对我们相恋的声音一直此起彼伏。我第一次带宁远回家,倒是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欢喜,我爸却闷闷不乐,连饭菜都做得失了平日的水准。尽管宁远眉眼周正,身高尚可,可是我爸看不上宁远的出身,瞧不上他的工作。我是家里的独生女,长得漂亮高挑,从小到大, 学习成绩在班里也是数一数二,父母虽然没有多少文化,但对我期望很高。我爸不想让我嫁个农村男孩,找个农村婆家,有一堆农村亲戚,总觉得宁远给不了我幸福。我非常反感我爸那一套门当户对的旧观念,宁远从来没有退缩过,他努力地表现自己,希望得到我爸的认可。

在我读研的3年时间里,宁远不遗余力地支持着我,南方大城市的消费高,为了让我吃好穿好,他节衣缩食,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进夜场。宁远每次来学校看我,都买最便宜的火车硬座票;而我每次回家探亲,他都给我订飞机票。

那几年,我家里正是多事之秋。先是我爸下岗,后是我妈办理了病退,爸妈供我读书愈来愈吃力。宁远宽慰我爸妈:“叔叔,阿姨,你们不要发愁,只要丹丹喜欢,咱们一起供她。”屋漏偏逢连夜雨,我爸下岗后再就业不顺利,自己开饭店,由于经营不善,干了一年,结算完房租、员工的工资,还欠了一屁股外债。我爸到其他公司应聘,又嫌 工资低,受人管制,何况他能力有限,年龄也大了,只能做那些诸如保安、保洁之类的工作。老爸心里苦闷,一天晚上,他和哥们儿喝醉了,骑摩托车出了交通事故,被摔成骨折。出院后,老爸在床上躺了大半年。我还在读书,我妈一个人既要上班养家,又要照顾我爸,日子过得真是焦头烂额。为了照顾我年迈体弱的父母,宁远选择了到我父母所在的城市的一家私企工作。私企工作强度大,他却主动放弃为时不多的休息时间,只为多挣些加班费,补贴我家的生活。

宁远是个优秀的男孩,有不少女孩追求他,但他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放着我和他的合影,在他的钱包里夹上我的照片……显示自己“名草有主”的身份。

即便宁远做得面面俱到,让人挑不出毛病,我爸妈还是有些犹豫。他们一辈子待在一家单位,从年轻

到年老,在他们眼里,只有政府公务员、国有企业职工是正式工作,旱涝保收,生老病死有保障,其他的像私企、个体户都拿不上台面。堂哥、表姐找的对象都在国企上班,宁远毕业后一直在私企工作,这成了我爸妈的一块心病。

我爸妈总担心宁远的工作没有保障,总有一天会下岗,更害怕我们将来的日子会过得很艰难。为了供我读大学,我爸妈先是卖掉住了多年的两居室,接下来又四处租房,最后才购置了一套经济适用房。房子是一居室,面积小,我寒暑假回家的时候,我爸只能睡客厅。在城市里如果失去了工作、房子,做人就会没有底气。

我妈家的亲戚还好,舅舅、小姨都很疼我,对我上学也很支持,我爸家的亲戚就不怎么样了。从我读大学起,我爸妈经常向亲戚们借钱给我缴学费。我读大三那年暑假里的一天,下着大雨,我去找堂哥借钱,他当着他公司同事的面奚落我:“就你家里的情况,就你父母的身体,你还上什么大学,还不赶紧找一份工作,减轻你爸妈的负担。”我含着泪给他打了一张4000元的借条,回到家里哭得天昏地暗。

宁远在公司里做得不错,上司很器重他。我和宁远经常交流,他的努力、上进给了我信心。我开导爸妈:“我们生活的时代和你们的时代不同,只要我和宁远有头脑、有能力,生活不会有任何问题,你们不必杞人忧天,请相信我们。”爸爸心有所动 :“我和你妈的观念老了,过时了,跟不上时代发展了,希望你和宁远创 造属于你们的未来。”

我研究生毕业那年,宁远已经到了而立之年,像他这个年纪的男人在农村早已娶妻生子,孩子都会打酱油了。他远在老家的父母催着我们结婚成家。宁远拿出工作3 年的积蓄和七拼八凑的借款付了首付款,贷款购置了我家附近一个小区内的一套房。

当时新《婚姻法》炒得沸沸扬扬,宁远买房的房款收据和房产证上写的却都是我的名字。宁远家的亲戚都很担心。他姑姑说:“这傻小子,一个人付首付,一个人还贷款,产权却是人家姑娘的。”他姨妈说: “两个人一个南,一个北,说不定哪天就谈崩了,咱家远儿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”大家都不看好我们的爱情,连我的准公婆都有些担心,害怕宁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研三那年寒假,宁远买了钻戒和玫瑰花郑重其事地向我求婚,可是此时,我有了考博士的打算。我和他商量 :“现在就业形势越来越严峻,我打算考上博士再结婚;或者考博不成,先把工作稳定两年再结婚,你看好吗?”宁远一口应允,没有丝毫的犹豫。

说实话,我和宁远的感情一直很好,虽然我在校园,他在社会,虽然双方家庭都有各自的小算盘,但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挠我们相爱。他了解我求学的不易,我懂得他工作的辛苦,我们的所做所想都是为了将来更好地在一起生活。宁远性格温和,善于沟通、交流,他做事 向来都是为我着想,我的心里除了他,也装不下其他人。

博士毕业后,我应聘到家乡一所中专学校教书。我和宁远终于结束了5年的两城生活,相守一城。

5年来,宁远对待我的父母像自己的父母一样,代替我在他们身边尽孝,我的父母也把宁远当作半个儿子。

从青葱岁月到围城之约,我和宁远相识相知了9 年,9年的爱情长跑足以让一段感情从热情如火到平淡如水,我们的感情却一如当初。宁远依旧是那个笑起来一脸阳光的男孩,感谢他这么多年都没有放弃这段感情,我们的手始终牵在一起。

那年3月,在双方父母的祝福中,我披上婚纱,做了宁远的新娘。新婚之夜,我故意问宁远 :“这些年,你真的不怕我变心?不怕我跟别人跑了?”宁远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说:“爱一个人就不怕吃亏,不留后路。你不嫌我穷,不嫌我起点低,我怎么会怕你学历高?怕你将来比我有出息呢?”顿了顿,他又说: “把爱情当作生意来做,最后一定是蚀本的。说到底,我们不是锱铢必较的生意人,我们是患难与共的爱人。与其说我相信我们之间的爱情,不如说我对自己有信心。”

我依偎在宁远的怀里,倾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心跳,不由得为他倾倒。宁远倾尽所有为我付出,放手让我自由飞翔,不管结果如何,他始终如一,无怨无悔,因为他知道他自己才是我最辽阔的天空。

(卧龙城主摘自《黄河黄土黄种人》)(责编 悬塔塔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