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姻的羽毛

Modern Women - - 目录· - 王月冰

1

孟莲想住大房子,勉强攒了些首付,可二套房首付大幅提高,她思来想去,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:离婚。这样就能以首套房的名义买了。首套房上写的是她的名字,因此,离婚后这套大房子只能以秦力的名义来买。

听到孟莲的决定,亲戚朋友都劝她谨慎,老公秦力也不太支持,说房子还没买,婚就离了,不吉利,最好推迟些买房,反正目前的两居室还够住。孟莲却无论如何不答应,扯着秦力就去了民政局。

婚离了。房子很快选好,孟莲却突然有点担心她和秦力之间出什么事,忍不住跟秦力商量:“要不还是用我们两个人的名义买房吧,差的几十万首付可以去借。”秦力有点不耐烦,问她在担心什么,何况网签申请都交上去了,再换太麻烦。

孟莲不好再说什么,又开始盘算如何保护自己的权益,拐弯抹角向秦力提出应写一个两人协议,说 明首付款是夫妻二人的共同财产。秦力不屑地说:“理解。那你写,我签字就是。”孟莲拿出纸笔,龙飞凤舞地起草协议,还去楼下文具店买了印泥,拿起秦力的大拇指重重地按了血红的手印。

秦力木然地看着她做这些,突然说:“原来我们的感情这么浅,一个假离婚,就让你原形毕露了。”说完,甩门而去。

孟莲瘫坐到沙发上,忍不住开始怀疑婚姻的意义,觉得与秦力的情分原来并没有那么紧密不可分。房子还没尘埃落定,感情倒像是落入了灰尘里。

2

周末,孩子去了奶奶家,秦力说单位有活动,早早走了。孟莲正独自躺着郁闷,同事姐妹在微信上约她出去玩,她便答应了。

原来是和同事一起去郊区,她一眼就看到了程建和他的车。去年单位组织旅游,孟莲崴了脚,是程 建背着她,还给她揉脚。从那时起,孟莲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就有了变化。她赌气似的上了程建的车,程建递过来一盒车厘子,说:“怎么,不开心?知道你喜欢车厘子,我特意买的。”孟莲的心顿时一软。“我和他离婚了!”她脱口而出。

程建开始频繁地给孟莲发微信,有时深夜还发,孟莲大多没回。秦力倒是挺放心,她洗澡时忘记带手机在身边,就算放在那里他也不看,只是提醒她有人找。孟莲想,难道真是陌生人了?如此不在乎。

因此,当程建约她一起吃晚饭时,她答应了。喝了点酒,程建的胆子更大了,说附近有家酒店很实惠。孟莲竟鬼使神差跟他去了。爬过逼仄的楼梯,进到阴暗狭小的房间里,程建一把搂住了她。孟莲突然一惊,想起了和秦力的点点滴滴,愧疚潮水一般涌了上来,她不禁落荒而逃。

3

几天后,房子的所有手续办妥。秦力立刻请了假,催着孟莲去民政局复婚。

开开心心领了新的结婚证,孟莲心上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,可户口本上“婚姻状况”一栏仍旧是“离婚”,她看着很别扭,立刻就去派出所要求改掉。

派出所的大姐给她改了婚姻状况,打出新户口页,孟莲看到“婚姻状况”一栏写着“复婚”,顿时就急了,问:“不能写‘已婚’吗?我是跟同一个人再结一次婚。”大姐说“:是啊,所以是复婚。”看孟莲还愣在那儿不愿走,大姐又说“:婚姻是夫妻的羽毛,

你拔下来一次,又粘上去,跟原来长在那儿的能一样吗?很多人为了这样那样的利益随意拔掉婚姻的羽毛,以为随时都能重新粘上,也不想想,那是会有粘痕的啊。”

大姐说得没错,羽毛拔过的痕迹终究不太美观。

她去超市买了一大袋糖,带到公司,大声说:“吃喜糖啊,我又结婚了,跟同一个人!”程建悻悻地 接过糖,孟莲当作没看见,她心里想的是,以后要怎样全心全意来爱惜和保护自己婚姻的羽毛。

(摘自《37°女人》)(责编 拾谷雨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