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有爱不会撒谎

Modern Women - - 目录· - 原炜飞

1

周末加班回来,看见青青趴在桌子上写作业,若无其事的样子,头都没朝我抬一下。她爸也是一副平常态,靠在沙发上看报纸,说了声“回来了”,又低头看起来。

我换了衣服,从卫生间洗手出来,故意坐在沙发边看他,他借报纸遮掩,瞪大眼睛看我,说:“快去吃饭吧,都在锅里给你热着呢。”

好,既然不说,那就都憋着吧。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又想遍了那个女人,难怪青青越长越美丽动人,看来是集中了她爸妈的优点。

一夜沉闷,第二天早起后,我准时喊青青起床,她从床上爬起来不情愿地叫起来:都放暑假了,也不让人多睡一会儿,天天叫,天天叫,当个后妈也不学乖点……”

我都当了8年后妈,用你教我。我狠狠地瞪她一眼,“刷”地拉开窗帘,开始我们又一天的新生活。

吃早餐时青青又嘟囔:“又是牛奶,给你说过多少遍了,我要喝酸奶。”我边倒奶边说“:起来就喝酸奶,你下午不能喝呀。”

“你就不能顺着我点呀……”她愤怒地盯着我。

我不理她,冲口而出:“我又不是你亲妈,干吗要顺着你。”

“爸爸,你听听,她就是故意的!”她爸边喝奶边说:“她是为你好,快喝你的吧。”

“你们俩串通好了欺负我,是不是?”青青双眸里的怒火毫不退缩。

“你不知道夫妻是一条心呀。”我的话音刚落,她爸起身,推椅子说: “都别闹了都快吃吧,别凉了。”

“什么叫都,是你老婆闹了,你 就偏心吧。”我比她的嘴更快:“嫌我不好,跟你亲妈去呀,反正她已经来接你了。”

青青一愣怔,片刻之后,突然才反应过来,大声说:“你是巴不得我走吧,我就偏不走,就要吃你的喝你的。”她耍赖似的大口嚼着饼。我慢慢地吃着,也不再言语,她的神色倒有几分得意,似笑非笑的样子。

2

青青妈是老公的高中同学,初恋。高考后的一个晚上,彻底放松的他们懵懵懂懂地亲热着。当时都大意、无知,等到青青妈发现有孕后已是大学开学后,她既害怕又无奈,面对堕胎有可能带来的伤害,双方父母一致同意她休学生下了孩子。

孩子就是青青,一直由奶奶养着。可惜四五年的大学时光发生了很多变化,北上的老公和南下的青青妈,最终未能走到一起。

和老公相爱后,她已经上幼儿园大班,很懂事的小姑娘,我抱起她,就像抱起大哥家那个总是跟在我身后的小侄女。

接送青青上学,做饭,洗衣,琐碎的生活里,我们3个人互相体谅着,日子过得开开心心,8年如一日。谁知,青青妈回来了。

她现在的条件比我们好很多,可以给青青提供更好的未来。

青青也大了,很多事我们都得征求她的意见。况且,就算我们生活了这么多年,就算她的妈妈没管过她一天,毕竟也是亲生母女,骨血相连。她妈妈的一个电话就让她像一支离弦的箭,顷刻间从我身旁

跑出去,不顾我在后面喊她:“穿上衣服!”

看着她们开心的笑,再望望蓝蓝的天、轻轻的风,一幅岁月美好的情景,我也笑了笑。

3

老公安慰我:“没事,她要走就走吧,咱们再生一个。”

“讨厌……”我噘着嘴,心里很难过。记得刚接她回来的午后,我踩凳子上在墙上钉钉子,给她挂蚊帐,重心不稳,一个踉跄从凳子上倒下来,头磕在柜子的棱角上,鲜红的血顺着额头流下来。我还没来得及疼,她就吓哭了。我赶紧拿卫生纸擦了擦,边哄她:“没事的,你看都好了,不流了。”当时她一把抱住我的脖子,哭泣着说:“我怕,我怕你流血了,不要我了……”我的心柔软地疼起来,听到一个孩子对母爱的渴望与眷恋。即使这只是个后妈,她也是那么依赖呀,我怎么能辜负孩子的心呢。那时我紧紧抱着她,暗暗下决心,这辈子一定要好好对她。

8 年来,我待她视为己出。却敌不过她妈的糖衣炮弹。购物,游玩,吃各种好东西,青青跟着妈妈尽情地享受着,大包小包地拎回来,笑得合不拢嘴。一件一件地把那些漂亮的衣服穿起来,活脱脱是一位娇美迷人的小公主,我望着她,仿佛穿越时光,看到未来的她,光彩夺目,就像眼前她的妈妈,不愧是搞服装设计的,顾盼生姿,纵使经过苦难的挣扎与拼搏,也别有一番惊心动魄的美。

“那我真跟她走了。”青青高兴地听着我的赞美和对美好未来的描绘,心动不己,“你给爸爸说说,我怕他不高兴。”

我点头,听到青青妈说:“真是谢谢你了。”我说:“谢什么呢,咱们都是为了孩子好,只要她好,她愿意,我们都该尊重孩子的选择。”

青青走的时候问我:“你想不想我?”我说:“不想,你走了我多利索,多清静。”她撇了撇嘴,哼了声: “我就知道。”

这个丫头,她能知道什么?我用心地把一个忐忑不安的孩童养成开朗的美少女,然后双手捧送给她的妈妈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感慨。

4

直到回家来,静悄悄的,听不到她的声音了,才颓然地坐在沙发上,再不愿起来。老公从厨房倒了水出来,迟疑了片刻,便一把将我揽入怀中。

我趴在他的背上使劲地哭着。听老公柔和的声音说:“没事,说不准哪天她就回来了,她不一定能在那儿呆下去,也就新鲜几天。”

新鲜几天?那么好的妈,小样儿跟得了宝似的高兴着,能舍得?谁生的才是谁的,养也是白养,我擦干泪水大声地宣布:“我也要自己生一个!”

婆婆生前和老公一直想让我再生一个,可是我好心疼青青,怕她多心了、伤心了、委屈了,也是我们的经济并不宽裕,养两个孩子负担太重,不敢要。

青青走了3个月后,我怀孕了。

在我剧烈的妊娠反应期,青青突然回来了。那天是个午后,她自己拖了个箱子进门来。我从床上爬起来,看到她,直接给怔住了:“你、你怎么回来了?”

我赶紧去帮她,她扒拉开我: “别,你别动,别把你弄着了。”

“青青……”她好像知道我怀孕了,我不知该怎么给她说,想了一下,才说:“青青,你也没吭个气就回来了,怎么啦?”

“回来帮你带孩子呀,姥姥和奶奶都不在了,谁管你?爸爸那么忙,能顾得上你……”青青打开箱子,捡两件衣服扔在床上,也没回头看我,小嘴竹筒倒豆子似地说着。

我的泪在心里“哗哗”地流着,却口气坚定地说:“你小孩儿懂什么,我不用你管,你该干吗干吗去,跟你妈回去!”

“你不想我回来?”青青扭头瞪着我。我竟然心怯得不敢与她对视,转身往外走。她从后面猛地扑过来,抱住我,低声说 :“你说谎,但爱不会撒谎。我也想让你有个自己的孩子,奶奶给我说女人生个孩子才会最幸福,我也想让你最幸福,我没想离开你和爸爸,没想要跟妈妈去……”

我心里大惊,那么多的感动和欢喜,轰炸而来,一时都不知道咋办了。待我含泪扭过身来给她擦泪,她边流泪边笑:“你一怀孕,我好高兴哟!”

“傻样儿……”我们一起笑起来,头顶头,脚蹬脚,开心的日子又回来了。

(摘自《女子世界》)(责编 芳庭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