并非偶遇

Modern Women - - 目录· - 杨莹

我是年近7旬的老人了,本该颐养天年的年龄,但为了我心爱的孙子,毅然做起了陪读爷爷。

我在生意场上辛苦打拼多年,眼看着生活越来越好,遗憾的是,老伴几年前因病去世了,儿子儿媳把我接到他们的小家去住,我也顺势把经营了 30多年的生意转让出去,落个轻松自在。

学校在郊区,附近的村子已成了有名的陪读村,租房的家长中爷奶辈的有不少呢。最初,我的陪读生活很单调。每天都是出租屋——菜市场——出租屋,两点一线,忙碌不停。我和孙子相处融洽,而且与年轻的他朝夕相处,我感觉自己也重新焕发了青春,像个孩子似的对未来充满了期待。

陪读了一段时间,自由时间多了,就去附近的公园打打太极拳,结识了几个新朋友,其中和我同路的女拳友也是给孙子陪读的,巧的是,他们还是同年级的,她们租的房子就在我们住的那栋楼的前面,算是邻居了。

女拳友叫李玉华,是一名退休教师,家在邻县。那个县地处山区,风景优美,我曾经几次和朋友去游玩过,印象深刻。或许因为这个缘故,我感觉和李玉华很投缘。李玉华交友比我广,她说陪读爷爷奶奶们的业余生活多姿多样,要我有时间多出去走走,与大家多交流,她开玩笑地说:“别的不敢说,保证让你厨艺大涨。”她还和几个志同道合的老朋友建了一个陪读微信群,我一听, 赶紧申请加入,顺便和李玉华加了微信好友。

加入微信群后,我的陪读生活变得丰富多彩起来。谁学了一道新菜,一分享,大家都学会了;谁家孩子情绪有波动,你出个点子,他出个主意,就解决了。我们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,玩起来也像年轻人一样嗨。天气晴朗时,我们相伴去附近景点游玩;遇到有人过生日,我们也会AA制去喝一杯,也会去唱唱卡拉OK,总之玩得不亦乐乎。

我和李玉华相处最愉快。我们有不少共同爱好,清晨一起打太极拳,黄昏一起遛弯,有时到公园闲坐,我拉二胡,她唱戏曲,琴瑟相和,怡然自乐。李玉华以前是语文老师,爱唐诗宋词,我年轻时也曾喜欢诗歌,晨练回去的路上,我们谈诗论词,如多年知音一般投机。

李玉华看上去开朗乐观,其实她命途多舛。她年轻的时候,爱人就去世了,因担心儿子受委屈,她一直没有再嫁人,吃了多少苦只有她自己知道。她看似柔弱,实则坚强,很有主见,加上为人爽快热心,在陪读群里颇受尊重。

随着对李玉华的了解加深,我对她的好感也倍增。我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我希望在余生里,让我来好好疼惜她,与她共度美好的夕阳红岁月。

看得出来,李玉华对我也很有好感,我们在一起默契感十足,总是有说不完的话。当我鼓足勇气,像个冒失的毛头小伙向她求爱时,她却退缩了。我理解她的心情。我们都是60多岁的老人,这时还要谈情说爱,要惹多少闲话啊。最主要

的是孩子们会怎么想,能理解吗?

我鼓励李玉华,老年人不应该成为被爱情遗忘的角落。苦了半辈子,是该为自己着想的时候了,应该勇敢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。

李玉华最终被我的真情打动,消除了顾虑。我们商量好,等孙子们考上理想的大学后,我们完成了陪读任务,再考虑婚事。平时,我们还是各照顾各的孙子,还和陪读群的朋友们一起玩、一起乐,只是彼此心里多了一份牵挂,那感觉踏实安稳。我们的爱不像年轻人那样激烈,而是如细水缓流,似春风拂面,淡淡的,暖暖的,贴心又安心。这迟来的爱如一杯陈年老酒,是那么醇美而醉人。

我料到我们的爱会面临阻力,但没料到阻力会那么大。一向孝顺的儿子很不满:“爸呀,是我们待你不好还是怎么了,你不缺吃不缺喝,都七老八十了,不怕人家说三道四吗?”女儿也打电话,委婉提醒我:“你做了几十年生意,房子票子都有,别老了老了被人家骗。”李玉华的儿子也劝她:“你年轻时不愿委屈我都不嫁,现在这么大岁数了,去伺候人家,不委屈自己吗?”

我和李玉华哭笑不得。在一片反对声中,只有两个小孙子送来了祝福,给了我们最大的支持。孙子们的支持给了我们信心,我相信儿女总有一天会理解我们的。当两个孩子都如愿 考上了心仪的大学,我和玉华如约领了结婚证。为了不让儿女多心,我们决定去住养老院。李玉华有退休金,我有些积蓄,够我们用的了。我们把房子和大部分存款都留给了孩子们,就是让他们知道,我们两个老人谁也不图谁什么,只是单纯地相爱,相依为伴。

在养老院,我们过得简单而幸福。我们闲暇时教养老院里的老人们打太极拳,一起锻炼身体。更多时候,我陪着李玉华在院里散步,边走边聊,欢声不断。小院不大,花草不多,但身边有知心的那个她,就感觉似乎世上最美的风景就在身边。晚上我们守在电视机前看剧,常常看着看着,我就打起了呼噜,惹得玉华直笑,她悄悄关了电视,为我掖好被角。有时直到深夜我才惊醒过来,听着窗外寒风呼啸,心里特别踏实。一个人的家不叫家,有伴的家才是避风的港湾啊。

过了一段时间,女儿到底心疼我,主动过来把我们接去住几天。以情换情,女儿慢慢接受了李玉华。在女儿的带动下,儿子也改变了态度。孩子们坚持让我们搬出养老院,回家享受天伦之乐。李玉华的儿子听说后也赶来相认。两家人成了一家人,和睦温馨。

落霞满天,夕阳如醉。余生里,我和李玉华携手相伴,成为彼此最美的风景。

(摘自《都市女报》)(责编 芳庭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