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营婚姻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- 李洪波

儿子马上就要结婚了!随着婚期的临近和筹办结婚事项的日渐完成,家里原本28 年的3口之家,如今即将剩下我和妻子老来伴了。

面对已经退休、两鬓泛白、精心操持家务的妻子,心中似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什么滋味。不过,我非常感恩今生能娶到这样贤惠的妻子。

与妻子的相识是在一位文友的热心“撮合”下见面的。彼此的陌生,语言的匮乏,含蓄的笑靥,都不敢正面多看对方一眼。介绍人反馈:彼此印象都不错,那就处处看呗!断断续续接触之后,彼此感觉人品不错。于是,在双方父母的催促下,虽然没有海誓山盟,我们还是走到了一起。那是1988 年的冬天。

生活首先需要的是面对。日常家务琐碎,八小时工作辛苦。儿子的出生带来了生机和活力,虽然家中经济拮据,可40平方米的民宅里依然充满着欢乐和喜悦。从那时起,我们才开始渐渐懂得了夫妻情感的融合。

对我们夫妻来说,生活中偶然的发生竟是加快双方读懂爱情、深谙爱情真谛的“催化剂”!

结婚5年后,妻子患上了棘手的甲状腺机能性亢进,饥饿、心慌、出汗、急躁、脖子和眼部突起等症状越来越明显,有时连上楼的力气都没有。为了让妻子静心养病,我几乎包揽了全部家务,并托亲访友,搜集信息,四处打探治疗的消息,凡是存有希望的绝不放过一次机会。我们先后多次奔走于北京、沈阳和大连几家医院,吃过中药、西药,做过核放射治疗……

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在我的精心呵护下,妻子的病竟奇迹般的得到痊愈,就连北京的主治医生都感到十分惊讶。此刻,夫妻间开始体会到了爱情的浓烈与醇厚,力量与希冀。

这种感觉我在那年春节大假患重感冒和一次甲状腺结节手术中,更加真切地体味到了。

2000年春节,我连续5天穿梭于家和医院之间,除了吃药、打针,就是闭眼睡觉,实在被感冒折腾得没有丝毫过节的快慰。妻子除了喂我吃药、煮米粥、熬姜汤、用毛巾为我冷敷外,好

几次深夜用白酒反复擦搓我的手心、脚心,以求降下高烧的体温……

2008 年,我因甲状腺结节手术住进了医院。从入院的那天起,妻子就全程陪护在我的身边。妻子不定时地糊弄一口饭,晚上铺些报纸和衣躺在病房地上,七八个夜晚的陪护至今还历历在目,记忆犹新,恐终身难忘。

也许是免疫力差的原因,如今妻子又患上了骨性关节炎,疼痛扛不住的时候只能靠药物控制。我虽然尽最大努力抢干家务,可工作需要,我不可能全天候打理家事。退休后的妻子仍咬紧牙关操持家务。每天下班回家,一桌可口的饭菜摆在我和儿子面前。这些都是妻子从烹饪书中“偷艺”所来,她从不抱怨,从不喊累,从不叫苦。

如今,孩子马上就要成家立业,独立门户。将来,除了牵挂孩子成了我们夫妻共同的“任务”之外,彼此的关照和爱护会像“浆糊”一样变得越发黏稠。此刻,才渐渐体味到父母常在我们耳边唠叨的一句话:“还是老来伴啊!”

(摘自《新民晚报》)(责编 微子)

爱情并不是口头上的,而是实际生活中彼此的关爱和体贴。这种屋檐下的无言举动,昭示了夫妻间的真爱与永恒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