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是妈妈,我们更是自己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- 李筱懿

十几年前,我优秀的女同事A走进我女老板的办公室,一会儿门开了,她神色复杂地走出,我进去送材料。

我的女老板利落地签好文件,放下笔,抬头看看我:“A怀孕了,她将面临职业女性最大的挑战——当妈妈。我们在工作里需要给予她更多的照顾和支持,但是要做好新人分担工作的预案,因为她很可能再也回不到过去的状态。”那是我第一次听说当妈妈是一项巨大挑战。老板准确预测了同事A的状态,她从什么都搞得定的伙伴,变成了60分的员工,家事电话此起彼伏,经常不能按时完成需要衔接的工作,她生完宝宝复工半年后再次停了工——永久性停工,辞职回家做了全职妈妈。

大家为她开了小型欢送会,她五味杂陈地和每一位同事拥抱,与老板拥抱的时间最长,老板拍拍她,说“:理解你的决定,既然选择了‘妈妈’这个世界上难度最大的职业,就全心做好。”

回去的路上,老板开车,我问她“:为什么‘妈妈’是难度最大的职业?”她笑着说了段10 年后我自己做了妈妈才顿悟的话:

“不曾被孩子重塑过的女人,从未像风箱里的老鼠一般被家庭和事业双面夹击的女人,未曾经历三代以上复杂家族关系考验的女人,无法全面理解生活的辛苦,有太多热心观众教你如何做个‘好妈妈’。”

当我成为妈妈,我真切感觉到,“妈妈”这种天然的身份,被加入了太多成功学和竞争上岗的意味。

比如,“成功”的妈妈意味着教育出了“成功”的孩子。再多的付出,如果孩子没有达到世俗意义的成功,没有从小表现出过人的聪颖,没有名校毕业工作体面,那么,所有的努力自动生成差评,那些出书的“虎妈”、胜过老师的好妈,全都因为孩子的成功才获得社会的普遍认可。

世界上绝大多数岗位都有卓越的标准,唯独“妈妈”没有,“妈妈”这个岗位永远有人做得比你更好。

如今,各种舆论都在强调“拼妈时代”。比如,妈妈们必然加入学校老师的微信群,这是老师用来传达指示、布置任务的通道。是的,全能妈妈就是这样,她们不能错过子女成长的每一个片段,书上说陪伴不够孩子成年后心理会有渴爱焦虑症;负责任的妈妈必须亲力亲为孩子的一切,母乳喂养、一饭一蔬、一针一线;优质妈妈要烤得出蛋糕、读得了童话,甚至做得出上小学之后的 PPT。

起初,我也用过这种成功学的方式要求自己做优质妈妈,非常辛苦,也未见得多有成效;后来,我用概率学的眼光重新看待我和孩子的母女关系——我自己是中人之资,那么我的孩子从概率上说特别好和特别差的几率都不会太大,除非后天基因突变或者我们的生活状态发生巨大改变,她最大的可能是成为和我差不多的中等人,这难道是一件特别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吗?关键在于,我们以自我的、独特的方式爱着孩子,我们是一个独立的、鲜活的、有自己的人,而不是面目模糊的“某某妈”。

先成全一个人成为 TA 自己,再赋予 TA 其他的社会角色和责任。每个妈妈,都是一艘独一无二的“母舰”。每个妈妈,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自己。我们不仅是妈妈,更是我们自己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