拒绝霉相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- 刘红旗

阳台上的水管坏了,我记得楼道里贴着一张维修水电的名片,就按上面的电话打过去,没多长时间,人就来了。

一开门,我见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,约有四十五六岁,头发梳得很整齐,脸不白,但很干净;两眼很有神,衣服是旧的,但不脏;脚上的皮鞋是棕色的,擦得又明又亮;手里提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工具箱,还有一根PVC管。

猛一见,我一愣,要不是他手里的塑料管和工具,我绝不会以为他是修水管的。

“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像修水管的?”他像看透了我,问得我倒不好意思了。

“好多人都像你这样,以为我不是干这个的,都说我像个大老板。”说这话时,他一笑。

我也一笑:“真是,你不像修水管的,像一个大老板。”

“我真是做过大老板的。”他一边干活,一边和我聊起来,“以前做过化工,30多岁时就挣了很多钱了——你想象不到的多,可是生意场上,一个不小心,全赔进去了。”

他不像是在说自己,倒像是在说听来的一个笑话。后来,他又陆续开过影楼、卖过家具、倒腾过农资等,都不景气,干什么赔什么。

“不像,不像,你真不像倒过那么多霉的人。”我说的是真心话。

“你以为倒霉的人是什么样的?就该是衣服脏乎乎的,成天低着个头,哭丧个脸?”

他这样一问,我一时无法回答。“开始时,我也无法接受。可是时间长了,就想开了,不管你怎么生气着急,都没用。不干活,没人给你一分钱,你自己再是个 样子,更没人看起你了。再说了,赔钱倒霉是倒霉,但也不是什么灾难,过去那一阵儿之后,还可以干别的,总会有路可走的。”

说到这里,我突然想起了苏东坡的《在儋耳书》:

覆盆水于地,芥浮于水,蚁附于芥,茫然不知所济。少焉,水涸,蚁即径去,见其类,出涕曰: “几不复与子相见。”岂知俯仰之间,有方轨八达之路乎?

我们对于生活的潦倒落魄,往往都像那些小蚂蚁,把一盆水看成汪洋大海,放大了自己的 逆境,看到的都是山重水复,却很少能看到转眼之间就会出现的四通八达的道路。遇上倒霉的事,从精神上先打垮自己,不但垂头丧气,就连穿着打扮也随之邋遢污浊起来。他的经历是有点不顺,不过他的精神面貌让我钦佩,并不是所有的人当然也包括我,能像他一样坦然地对待人生中的坎坷。

南开校长张伯苓说过一句非常有名的话:“人可以有霉运,但不可有霉相。”

他边干活边笑着说:“我听说过幸福是奋斗来的,光是唉声叹气什么用也没有,你说是不?”

听了他的话,我也笑了,是呀,幸福是奋斗来的,一脸霉相只能让你更倒霉!

很快,水管就修好了,他依然像个大老板似的走在路上了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