珍重一只鸡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- 周晓菲

春天的时候,一只小公鸡从妈妈的翅膀底下啄破蛋壳,怯生生地来到世上。不久,黄绒绒的毛褪去了,小公鸡长出了漂亮的羽毛;夏天的时候,小公鸡又长出了艳红的鸡冠,健壮而有弹性的大腿日渐丰满。这时,小公鸡经历了它短暂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候,立夏那天,它成了餐桌上的一道主菜——老姜炒子鸡。子鸡是童子鸡的简称,据说,作为一只纯朴的童子鸡,这时候思想尚未发育,没有杂念,一心只扑在身体的发育上,所以,肉质细嫩,佐以料酒、生抽,或者再加点黑木耳,用老姜爆炒而成。这道菜是我爸爸最擅长的菜式之一。

我坐月子的时候,吃了很多只鸡。托人从乡下买来土鸡,剁块,只加生姜,放入沙煲中,煲成黄澄澄的鸡汤。可是,煲过汤的鸡肉竟索然无味,肉质发柴,如同嚼腊。只能倒掉。后来实在不忍心浪费,捞出鸡块,爆炒成辣子鸡,凉拌成麻辣鸡丝,也无济于事,仍然没人动筷子,最后还是倒掉。那只鸡的灵魂仿佛早已随汤而逝,留下的只是僵硬的肉体。

如此浪费一只鸡,的确是一种罪过。特别是对待那些在阳光明媚、新鲜空气中成长的,而非一月多时间从鸡舍中速成出厂的小公鸡或者小母鸡。虽然,它们生来就是为了让人大快朵颐,但是我们也要珍重一只鸡,起码要从烹饪的方式上,给他们以足够的礼遇。

2014年,我们娘俩第一次在兰州过年。好朋友送来了一只大约五六斤重的土鸡,一再交待,这是一只非城市户口的、从小自由散漫、行走于山野的走地鸡。

偌大的一只鸡,我们娘俩不知要吃多久才能消灭掉,肯定要把它化整为零才行。

先将走地鸡两条强健的大腿剁下,因它整日游走于山岭之间,承接山野空灵之气,大腿肌肉浑圆而有弹性。将腿 骨剔出,将腿肉用盐、料酒腌两天后,卷好,用牙签固定,蒸熟。放凉后,切片入盘,浇以蒜末、姜末、生抽、香醋、白糖、辣椒油、芝麻混合的味汁,就是川菜中的经典——口水鸡。

然后将两只大翅连翅根一起取出,剁成小块,与洋葱、土豆、胡萝卜一起做成咖喱鸡,配上西兰花、米饭,既好吃又好看,是孩子的最爱。

再把两片厚实的鸡脯剔下来,用盐紧一下,放在冰箱里。今年我因为要做白玉羊肉,买了一包泡椒,泡椒水没扔,加糖加盐,顺手泡几根芹菜、黄瓜、萝卜片,酸酸辣辣甜甜,其味甚好。用腌过的鸡脯肉切丝,与酸芹菜、黄瓜合炒,极为爽口下饭。如果过年吃多了肉,单凭此菜,即可开胃。

我像庖丁一样,熟练地将一只鸡分解,最后剩下的部分便可煲汤,放点黄芪、红枣、干贝,煲出一锅鲜美鸡汤。

这个年,就凭这只鸡温暖一家人的舌尖了。

(责编 拾谷雨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