妹妹的温暖,让我成为更好的人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- 张峥

如果没有妹妹,不知道现在的我会是个­怎样的“怪物”。感谢有了妹妹,我知道自己没有成为那­个原本会非常可怕的人。

妹妹比我小3岁。她出生后没多久,身为部队医院医生的父­母因工作繁忙,无力照顾两个孩子,便把妹妹送到了爷爷奶­奶家。事实上,一直到我7岁在妹妹回­来之前,我始终是家里唯一的孩­子。

妹妹被接回来后,我对这个“闯入者”充满敌意,觉得她又土又丑,什么都不懂,更重要的是,她分走了我曾独享的爸­妈的爱和关注,因此从心底里讨厌她。因为不适应,她整天哭闹着要回爷爷­奶奶家,而爸妈无暇多关照,我又看她不顺眼,小小的女孩便独自适应­着这个陌生而又有些冰­冷的世界。

整个童年和少年阶段,我始终毫不掩饰对妹妹­的敌意和蔑视,觉得她没有我聪明,没有我乖 巧伶俐,没有我学习好,没有我好看……现在想起来,父母似乎也并没能做到­一视同仁。妹妹最爱的人始终是奶­奶,刚回来的那两年,她总盼望着回老家找奶­奶,而没有像爸妈期待的那­样,投入父母的怀抱寻找爱­的归宿。当他们结束一天的工作,筋疲力尽地回到家时,我会又唱又跳地逗他们­开心,小嘴巴也不停地东拉西­扯,撒娇卖乖,妹妹则只会呆呆地在一­旁看着。爸妈的夸赞爱抚让我洋­洋得意,而她感觉到的也许是疏­离和胆怯吧。

上学期间,我学习好又听话,是老师的宠儿,三好学生、班干部年年不落,各种活动也总是少不了­我。父母以我为荣,周围的叔叔阿姨也是赞­不绝口。而妹妹的成绩始终只是­中等,爸妈心里的天平有意无­意向我倾斜。于是我更加肆无忌惮地­表达对她的轻蔑,觉得她笨、没用。其实妹妹非常心灵手巧,绣花、缝纫、剪裁、织毛衣、剪头发等生活技能都是­一学就会,甚至无师自通。她总是吸引着一帮小姑­娘聚在家里聊天、游戏或做女红,还曾有阿姨专门请她给­剪头发。但就因为学习成绩不好,这些技能在爸妈眼里显­得毫无价值,我就更加嗤之以鼻。

18岁,我考上了大学。从没有过集体生活的我,一下子住进7人一屋的­集体宿舍非常不适应,觉得她们个个都自私庸­俗,处处看不惯,总是觉得自己被冒犯了。暑假回到家,和妹妹的关系开始微妙­地缓和。我第一次尝试着平等坦­诚地和她交流,带着尊重去了解她,这才发现,原来这些年,其实都是妹妹在包容忍­耐我。比如当我盛气凌人地表­现自己的能干,独自准备晚饭不小心切­了手时,她手脚麻利地拿来药膏、纱布帮我止血包扎;比如我打碎了茶杯却不­敢承认,妈妈想当然地认为是妹­妹干的而批评她时,她却低着头一声不吭,让我心里涌动异样的感­觉;再比如我刚冲她大发了­一通脾气,却被夏夜的惊雷吓得不­敢入睡,爸妈偏又都值夜班不在­家,她不计前嫌地来和我躲­进一个被窝互相壮胆。

开学回到学校,我意识到真正的“怪物”是我自己——那么自私狭隘、偏执狂妄、自我中心、不知谦让和体谅为何物,活像一只刺猬,被其他6个女孩容忍照­顾着而不自知。从那时起,我像是开了窍,在宿舍里慢慢改变着。大家都惊叹于

我的妹妹,她用容忍和耐心陪我走­过了青春少年,现在,又以慷慨的接纳,继续让我享受着世上无­可取代的姐妹情深。

我的转变,最后的结果是,收获了6个姐妹情谊历­久弥深的知己,至今仍亲人般相处着。也是从那时起,我开始非常非常爱我的­妹妹。

然而妹妹没有考上大学,父母觉得非常丢人,生平第一次动用关系让­她参了军,先是到千里之外当了两­年兵,之后又安排她考军校。直到她军校毕业分配到­了北京的部队医院,他们才稍稍松了一口气。紧接着又开始张罗着找­人给她介绍男朋友,一个一个地相亲。最后,妹妹跟其中一个小伙子­结了婚,爸妈这才觉得尽到了当­父母的责任,放松下来。我猜,恐怕也是他们觉得这些­年来对她的关心不够,需要给自己一个安心的­交代吧。

我不忍,觉得妹妹少了大学的浪­漫和自由恋爱的甜蜜,私下里问她自己是怎么­想的,干吗这么听话地任人摆­布?妹妹只是轻轻地笑笑,说: “我知道他们是好意,只有看到我过上了正常­的日子,他们才会心安。”

妹妹极像奶奶,内心干净善良,又极其刚强,所有的一切在她那里都­云淡风轻地无痕无迹。医院的工作辛苦而繁忙,妹妹的家庭生活也如所­有的人一样平平淡淡,从不曾听她抱怨过什么。

我总觉得妹妹不容易,吃了那么多苦,尤其想到自己小时候的­种种专横刁蛮,所以总想补偿她,衣服、鞋子、化妆品等,只要觉得好就会毫不吝­惜地买给她,她总是轻声说句“谢谢”,大方地接受。她有了孩子以后,吃穿用的各方面我更是­格外上心义不容辞,过年过节、生日带假日时,都不忘包个大大的红包。一起出去玩,来回的机票住宿等花销­从不让她掏一分钱。其实,再多的钱也无法消除我­的愧疚和悔恨,只是试图稍稍减轻一点­心理上的不安。她像是知道我的心思,也从不推辞,接受得不卑不亢。

你取之于我,是我得到的最好的礼物,当你

知道我因施与你而快乐。

你明白,我的给予不是让你欠我­的人情,而是因为我想活出对你­的爱。

欣然地接受,或许是最佳的赏赐。我无法将两者分开。

当你施与我时,我给你我的接纳。当你取之于我,我感激你的赐予。

当我读到这首名为《获赠》的诗时,心里五味杂陈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。最了解我的人是她——我的妹妹,她用容忍和耐心陪我走­过了青春少年,现在,又以慷慨的接纳,继续让我享受着世上无­可取代的姐妹情深。

也许,就像诗里说的,“我的全部努力不过完成­了普通的生活”,但是,因为你,亲爱的妹妹,我的生活虽普通却温暖­美好,让我无限感恩上天的眷­顾和深爱。

(摘自《幸福家庭》)(责编 芳庭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