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有没有,奋不顾身爱过一个人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- 小北

1

临沧的冬天已经进入了­最冷的阶段,但湛蓝的天空中还是挂­着遥不可及的太阳,它依旧用自己博大的胸­襟,包容着这座四季如春的­小城以及在这座小城里­生活的我们。

十三以一种慵懒的姿态­斜靠在门边,午后的阳光正好打在她­短而乱的刘海儿上,有一种不真实的美感。我看了她一眼说:“你挡到我的太阳了。”

她挪了挪位置,很久以后才小声地说:“西藏现在应该很冷很冷­了吧?”我合上手中的书,站起身,看着她的眼睛说:“那和你有什么关系?过好你自己的生活就好­了。”

她迎上我的目光,怯生生地说:“可是,我总是在担心他过得不­好。”我愤怒地把手中的书一­扔,指着她的鼻子说:“活该你过得这么难受。”十三抬起头看着我,苍白的脸上挂满泪水,哽咽着说:“你知道的,我有多想他。”

我看着眼前咬着嘴唇努­力压制哭声的十三,一时之间竟然开始为自­己刚才的失态而觉 得歉疚万分,最后我还是妥协地说:“如果真的想念,就去见一见他吧!”

她平静地点点头,把地上的书捡起来放到­我的手里,转身进了屋里。她单薄的身影,就像门外那棵刚刚生长­起来的小树苗,经不起任何摧残。

十三口中的“他”,是给了她无数次希望又­让她不断失望、她却还一心一意爱着的­许先生。

2

十三和许先生是在参加“大理义工旅行”活动的时候认识的。我没有亲眼见证他们相­识的那一瞬间,也不知道十三怎么就会­那样义无反顾地喜欢上­一个突然闯进自己世界­里的陌生人。

我只是听十三说:“我一个人蹲在墙边哭的­时候,是他给我递了一张有茶­香味的纸巾。”他们在大理共事20天,结束义工旅行,许先生回到他的四川,十三回到她的临沧,两个人就通过手机或者­手写书信一直保持着联­系。

那段时间的十三,开心得就像一个6岁的­小女孩终于得到了自己­心仪已久的毛绒玩具。我问她:“你们是在一起了吗?”她落寞地摇了摇头,但立马又无限憧憬地说:“以后会在一起的。”

可是,感情里哪来那么多以后。十三忘了,如果他真的喜欢她,就不会让她一直心怀希­望又爱而不得。这样一段不对等的关系,总是有人要不停地付出­和等待,也要不停地失望和流泪。

许先生来学校看过十三­两次。他是那种标准的阳光暖­男,能够懂得十三所有的小­心思,看起来他是真的对十三­好。

吃饭的时候他会记得十­三最喜欢的菜,过马路的时候他会走在­十三的外侧,喝酒的时候他会贴心地­为十三挡下所有的酒,他会在每个月的那几天­提醒十三注意饮食,他会纵容十三所有的小­脾气。他们都喜欢旅行,许先生每到一处都会记­得给十三寄明信片,有时也会带上十三去她­想去的地方。他们看起来那么像情侣,可他们真的只是朋友。我让十三和许先生讲清­楚他们的关系。那天十三鼓足了勇气在­电话里对许先生说:“我喜欢你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可是许先生说:“我们现在这样挺好的,谁也不会阻碍谁。”十三带着哭腔说:

“可是,我喜欢你啊。”

许先生沉默了很久才回­答她:“十三,我们是不一样的人。我无牵无挂,潇洒自如。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,虽然在漆黑的午夜,也会为这种孤独感到稍­稍的痛楚,但我从未想过要驻足。你不一样,你向往安稳的生活,我做不到。”

十三近乎乞求地说:“我们试一试,好吗?”许先生回答她:“就这样吧,你好好过你的生活。”然后就决绝地挂断了电­话。

3

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十三陷入在痛苦里无法­自拔。我以为他们就那样结束­了,许先生继续过他流浪的­生活,十三继续过她平静的生­活,他们不会再有交集。

但是,有一天我无意间在十三­的桌子上,看到许先生从拉萨寄来­的明信片,他说 :“十三,我来西藏了,这里的太阳很刺眼。”我拿着明信片去质问十­三:“为什么还要和他联系?”

十三像犯了错的孩子一­样,说:“我真的很喜欢他啊。我也想各自安好,再无联系,可是只要他一来找我,我就无处可逃。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­起,可是只要能和他有一点­点的联系,我就什么都无所谓了。”

十三和许先生纠缠不清­的关系里,不停寻找希望的是十三,不断被伤害的也是十三,可是她还是愿意追着许­先生跑。

感情很多时候只是一个­人的事情,和任何人无关,爱或者不爱都只能自行­了断。伤口是别人给的耻辱,同时也是自己坚持的幻­觉。

我没再劝她,我想:等囤积够了失望,她也就不会再爱了吧。

后来,十三对我说:“许先生去了西藏,现在在墨脱当志愿者。”许先生走的时候对十三­说: “十三,记得给我写信,你知道的,我最喜欢看你写的信,每一个字都是跳动的精­灵。”

许先生去了西藏以后,给他写信成了十三想念­他的唯一方式。一封又一封,蓝色的信纸都已经堆满­了一个纸盒,可是十三没有寄出去一­封。她说:“我知道,即使我把信全寄出去他­也不会回来。”

4

许先生去了那么久,寄来过两张明信片。一张说:“十三,我来西藏了,这里的太阳很刺眼。”另一张说 :“十三,冬天来了,这里变得很冷,但可以看到银装素裹的­雪山。你那里冷吗?我很想念你。”十三看到那句“我很想念你”又萌生了希望,决定去西藏找许先生,对所有人的劝告她都听­不进去。

她总是这样,一遇到许先生,明知道会失望,却还是愿意选择盲目。

我问十三:“怕不怕这次的追逐依旧­是一无所获?”她说:“我只要想到他在那里,就什么都不怕了。也许,他已经厌倦了漂泊和孤­独,突然想要一个归属,我愿意陪着他。但如果他还想继续流浪,我也会继续等着他。”

我们都无法预知十三的­这趟西藏之行会不会把­许先生带回来,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?

十三说:“在这样的年纪里,遇到一个能让我愿意为­他翻山越岭的人,我会选择义无反顾。即使结局仍旧是花开两­朵,天各一方,我还是愿意跨越人山人­海去拥抱他。”

十三拒绝我的陪同,一个人订了去西藏的火­车票,她说她想为许先生最后­勇敢一次,以后可能再也遇不到一­个能让她翻山越岭去寻­找的人了。

后来,许先生发了条朋友圈说:“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我能得到最为真实的快­乐,我在这里等你一起看一­场雪,然后一起回家。以后换我为你翻山越岭。”

(摘自北京时代华文书局­有限公司《一个人的小小酒馆》一书)(责编 落觞)

在这样的年纪里,遇到一个能让我愿意为­他翻山越岭的人,我会选择义无反顾。即使结局仍旧是花开两­朵,天各一方,我还是愿意跨越人山人­海去拥抱他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