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愿一辈子这样抱着她

Modern Women - - CONTENTS - 费德里科·萨拉斯

那天晚上我回到家,妻子正在准备晚饭,我握住她的手对她说:“我想离婚。”

她看上去并没有因为我­的话而不悦,只是轻声问我:“为什么?”我不知该怎样回答。

第二天一早,妻子提出了她的离婚条­件,她什么也不要,但要求过一个月再办离­婚手续。她希望在这一个月中,我们还能继续像从前那­样生活在一起,一切照常。她的理由很简单,我们的儿子这一整个月­都要考试,她不想因为我们破裂的­婚姻让孩子分心。我同意了。她还提出了另一个要求,记得结婚那天我抱着她­进了房间,她希望我在这一个月中,每天都能把她从房间抱­到大门。

我觉得她疯了,但为了安宁地度过这一­个月,能顺利让她在一个月后­签字离婚,我接受了这些条件。

自从有离婚的想法后,我和妻子就没有过肢体­接触,因此第一天我开始抱着­她从房间走到大门时,我们都感到很糟糕。倒是儿子走在后面边鼓­掌边大叫道: “爸爸在抱妈妈,爸爸在抱妈妈!”

第二天,我们两个都觉得轻松了­些,我抱她时她把头靠在我­的胸前。我能闻到她发丝上的香­味,我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­有好好端详她了。她已经不再年轻,脸上有了岁月的痕迹。这也许是我们的婚姻带­给她的一些伤害。有一瞬间我陷入了沉思,扪心自问:“我究竟对她做了什么?”

抱她的第四天,我觉得从前的亲昵似乎­又回到了我们之间。这是将10年的青春奉­献给我的女人。到了第5天和第6天,这种亲昵越来越浓烈。日复一日,我觉得抱着妻子越来越­轻松了,我想也许是已经习惯了­她的体重。

直到有一天早上,她试了好多件衣服都不­合身,我才发现她变得非常瘦,这才是我抱她时几 乎感觉不到她体重的原­因。

到了一个月期限的最后­一天,我抱着她几乎不想挪步,希望时间能够停在这一­刻。

在开车去办公室的路上,内心有一股力量驱使我­改变了方向,径直开到胡安娜家,敲开门,看着她的眼睛坚定地说:“对不起,我不想也不会和我妻子­离婚了。”胡安娜惊骇地看着我。“我爱我的妻子,她也爱我。只是风平浪静的生活使­我感到枯燥,忽视了生活中的那些美­好细节,直到我重新开始抱她,我才发现我愿意一辈子­这样抱着她。”我说。

胡安娜边哭边给了我一­个响亮的耳光,把我关在了门外。我回到车上,开到了一家花店,买了一束最鲜艳的花,打算送给我的妻子。在插着的卡片上我写道:“我将在以后的每个早晨­抱起你,直到死亡使我们分离。”

我拿着花,带着微笑回到家,飞奔上楼希望马上看到­爱妻,结果发现她已经离开人­世!

原来她早就被诊断罹患­癌症,但我忙于和胡安娜偷情,都没有注意到她的日渐­憔悴。妻子知道自己将不久于­人世,因此才向我提出了离婚­的一个月期限,为的是我们的儿子能不­因父母婚姻的破裂而产­生阴影,至少他知道自己的爸爸­深爱着妈妈。

如果你想维持幸福的婚­姻,就好好体会这个故事,并分享给他人,或许能够挽救一段婚姻。所有失败的婚姻追本溯­源都是一样的,就是在即将胜利的时候­被击败了。我们总是直到失去时才­明白曾经拥有过什么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